我的位置: 天下 > 华东局 > 文章详情
如果赵州桥是北方帅哥,那朱家角放生桥就是江南美女
分享至:
 (3)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周培元 2020-07-14 16:51
摘要:放生桥不但漂亮,还是文人墨客抒怀的地方。

中国江南古镇的每一座桥,都承载着一定的历史和文化记忆,都流传着迷人的传说故事,有着生而不凡的不朽灵魂。

我最喜欢的桥就是上海朱家角古镇的放生桥和苏州周庄的双桥。周庄的双桥闻名遐迩,远近皆知要感谢画家陈逸飞,他在1984年曾经画过一幅《故乡的回忆——双桥》。我更喜欢的朱家角古镇的放生桥,不仅是因为它有着迷人的传说,还在于它的气贯长虹和造型优美,有古诗云:“长桥驾彩虹,往来便是井。日中交易过,斜阳乱人影。”


朱家角放生桥。屠海峰 摄

朱家角放生桥是上海地区最长、最大、最高的五孔石拱桥,号称“沪上第一桥”。放生桥比“中国第一桥”的赵州桥还要长一些。它全长约72米、宽5.8米、高7.4米,桥身中间最大的孔径达13米,两侧孔径各10米上下。承重结构采用超薄型桥墩,桥墩厚度约1米。放生桥历经数百年的风雨沧桑,朝代更迭,依旧保存完好。河北的赵州桥体型稳重、庄严,而放生桥形态优美、妩媚动人。如果把赵州桥比作北方帅哥,那放生桥可以当作江南美女吧。

江南石桥上的石雕艺术也是很具特色的。放生桥的龙门石板上精雕细琢的八条盘龙,造型独特,体态威武。而桥栏石柱上那四只形态逼真的小石狮,有公有母,既有狮子滚绣球,也有母子嬉戏。放生桥体现了江南古代匠人的高超的造桥工艺,也是江南建筑文化传承的代表作。

在江南古镇,有很多桥都叫放生桥,顾名思义,就是“放生积德从善”。朱家角放生桥也是因为镇内有多个寺庙,而且香火鼎盛,石桥成为重要的放生地。相传朱家角当年,河上水流湍急,河面开阔,居民在此生活、工作,交通不便,屡遭风险。到了明代,古镇内慈门寺的性潮和尚立志要建一座石桥,来帮助镇内百姓。他集资化缘十多年,终于可以在朱家角漕港河上建造一座放生桥。


朱家角夜景。 屠海峰 摄

我们都知道造桥先要选址,如何选址?当时可没有勘探技术,全凭工人的经验。可是在选好地点准备打桩时,遇到大难题。桩打不下去,桥如何建造?这下急坏了性潮和尚,他只能望河兴叹,无所适从。

说来巧,河边走来一个衣服补丁满身的中年乞丐。看着和尚,在那里暗自发笑。造桥的工匠们本来就心里不快,看到还有人幸灾乐祸。便准备把他赶走。而性潮和尚慈悲为怀,慧眼识人。他客气地请乞丐喝茶吃饭,热情款待。还询问乞丐如何解决难题。没想到乞丐立刻出了个妙方。建议将芦苇籽撒在河边。在第二年长出芦苇的地方打桩,必定成功。果不其然,在芦苇长出来的地方,木桩就顺利打下去了,放生桥也按期建造起来。这只是个传说,我们还是要感谢这些能工巧匠为我们创造了美丽的放生桥。

放生桥不但漂亮,还是文人墨客抒怀的地方。放生桥成为朱家角古镇的文化标志。朱家角素以“水之美、桥之古、街之奇、园之精”的特色闻名遐迩,展现出无限的水乡文化气息,朱家角也成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2016年,《中国古镇》系列之二的特种邮票首发,上海青浦朱家角镇的放生桥成为纪念邮票的主角。

记得前些年,我和朋友们到朱家角古镇旅行,由于都喜欢听昆曲,我们特意在古镇住一晚上,为了在课植园里观看一场由著名昆曲艺术家张军、张冉主演的实景版昆曲《牡丹亭》。后来再去朱家角古镇旅行,走上放生桥,仿佛就穿越到课植园的《牡丹亭》的演出中。耳边响起了《牡丹亭》的名句:“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朱家角安泰桥。屠海峰 摄

我曾经在上海绍兴路的汉源书店买过一本《口述历史:尔冬强和108位茶客》。这本书是著名文化学者尔东强先生在朱家角古镇历时一年多,采访古镇不同的手艺人,这些来自各行各业的老人,也都是平民百姓,对朱家角的历史人文都很熟悉。尔先生找他们访谈、录音、摄像、整理,编撰成册。其中有很多手艺,如果没有很好传承,有可能都会在古镇消失。后来,我还根据书上的介绍去拜访了一位修白铁水桶、水舀子的白铁匠。他告诉我,以前在古镇有很多白铁匠,现在只有他还坚持着,再过几年他就不做了,这门手艺在镇上有可能就要失传了,听了老人的话,不由地心带感伤。

如果游客走过放生桥的时候。仔细看桥的两侧,就会被两棵石榴树所吸引。很难想象在那么大的石拱桥上竟然从石缝里穿出来石榴树。可见植物生命力是多么强大。石拱桥的石板里有很少的土壤,可是石榴树还是顽强的生长。在秋季时节,还结出火红的小石榴,为这座桥增加了生命的绿色。

很多年前,我曾经带着学生到朱家角古镇写生。我们是住在镇外,每次带学生到古镇画老建筑的时候,都要从放生桥上走过。我特别喜欢在清晨时刻,独自站在放生桥上远眺,看河上帆影绰绰,渔民们划船捕鱼,屋顶上的炊烟缭绕和听树林里小鸟鸣叫和寺院传来的美妙钟声。这时,我的耳边又想起昆曲《牡丹亭》的唱段:“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

(作者为上海城建职业学院副教授)

栏目主编:孔令君 文字编辑:孔令君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资料图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