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教育在线 > 文章详情
毕业季:他为何跨越4600多公里,来上海献上吉祥的哈达?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蕾 2020-07-08 15:03
摘要:作为距离学校最远的毕业生,次仁旺加这个学期在学校呆了不足一天。

毕业季,上海海事大学校园上演了这样一幕感人的场景:2020届毕业生次仁旺加,从西藏日喀则老家出发,跨越4600多公里,乘坐两天两夜的火车,辗转回到母校,为他心中的好老师们一一献上洁白的吉祥哈达,并将一封感谢信《致我心中最美最善良的老师》,亲手交给关心照顾他四年的辅导员郑思思老师,表达心中诚挚的敬意与最真的祝福。

作为距离学校最远的毕业生,他以这种充满藏族仪式感的特别方式,与母校来了一场郑重的告别。

跨越千山万水,从西藏重返母校

因为6月27日参加当地的公务员考试,这位来自西藏日喀则谢通门县半农半牧区列巴乡的藏族小伙错过了学校统一举行的毕业典礼。

“转眼四年的大学生活就这样结束了,每每想到这些,心里就特别不舍。在校几年,得到那么多的温暖,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回来,再看看培养了我四年的海大,再见见教过我的那些老师们,当面表达心中的感恩。”考试完后,次仁旺加便带上简单的行李和藏族人民最为尊贵的礼物哈达启程了。

辅导员郑思思老师收到来信十分惊喜。

谈起在上海的求学经历,次仁旺加至今记忆犹新。四年前,他考入上海海事大学徐悲鸿艺术学院工业设计系,那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当时家里到县城没有修路,也没有客车,200多公里土路,得提前联系好运货经过的顺风车,颠簸了一天多才能到县城。从县城到日喀则,再转到拉萨,从拉萨坐火车到上海,总共花了6天半时间才来到学校。

“到了上海,人生地不熟,连普通话都说不好,起初也不敢跟人交谈。在学校,第一个找的人就是辅导员郑思思老师。当时心里很忐忑,但从见面那一刻起,郑老师就很关心我的生活。”次仁旺加说,新生报到郑老师帮他联系了学生处,走了学校绿色通道,还免费领到了被褥等生活用品,并帮他申请了助学贷款。大学四年,他的学费靠国家助学贷款,生活费主要靠国家助学金,再加上校内勤工助学岗位和暑期打工,没向家里要过钱。

由于右耳先天疾病听力差,2018年春刚开学时,次仁旺加到上海市六院东院去看病。“动手术那天,郑老师抽空来看我,主动帮我找护工。晚上我躺在病床上虽不能动,但是心里很温暖,郑老师就像我的家人一样。”次仁旺加当时暗暗下定决心:等我有能力时,也要像郑老师一样去帮助别人。

“毕业了,我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礼物送给老师,所以把心里想对老师说的话写成信,来表达对她的感激。”

遗憾与惊喜

由于这次返校时间很短,次仁旺加也留有遗憾——没能见到自己的高数老师李艳。

刚入校时,次仁旺加的各科基础都比较弱,数学课听起来尤为“吃力”。“刚开始上《高等数学》时,我根本听不懂,任课教师李艳老师主动联系我,约定每周三下午去她办公室答疑、辅导。刚开始答疑,我听不懂老师讲的数学知识,老师也听不懂我的普通话。”次仁旺加回忆说,李老师没有一丝不耐烦,耐心地听我讲,有时还安慰“不着急,慢慢说”。讲题时,从最简单的讲起,不理解的便不厌其烦地反复讲。

偶遇陆靖校长合影留念。

尽管有遗憾,没能见到所有的专业老师和同学,但是珍贵的毕业证成为了次仁旺加大学生活最珍贵的纪念。不仅颁发了毕业证书、学位证书,学院领导还为他举行了“拨穗礼”,与几位敬重的老师一起拍了毕业合影。

有遗憾,也有惊喜。受疫情影响,今年上海海事大学毕业生分批次返校,陆靖校长连续20天,几乎每天抽出一小时时间,专门与返校学生合影,让毕业生们不留遗憾。尽管次仁旺加错过了在图书馆前专门合影的机会,但令他没想到的是,在行政楼偶遇了平易近人的陆靖校长,完成了与校长合影的心愿。次仁汪加说:“这张身着学位服与校长的合影,就是刻在我心中最深的海大烙印。”

为辅导员郑思思老师献上哈达。

“我爱海大!”

“一路成长,感谢一直帮助我的好老师们。今天能顺利毕业,还成为光荣的共产党员,离不开学校老师们对我的关怀、栽培。”

大一进校,次仁旺加就写了入党申请书。2018年5月,他参加学校一级党校学习时结业考试未通过,学院党委副书记陈登智老师找到他了解情况,当得知是因为中文功底薄弱时,陈老师肯定他入校以来的点滴进步,鼓励他树立信心,指导他通过熟读《党章》、反复阅读《十九大报告》等方法,来提升理论素养。如今,次仁旺加已经是一名正式党员。“那次陈老师找我谈话,鼓励我,给了我很大的信心。通过后来的学习,我对党的知识更加了解,理想信念更坚定,中文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此次回校,次仁旺加也特意给陈登智老师、同为少数民族的文理学院院长特木尔朝鲁老师敬献了哈达。

次仁旺加为特木尔朝鲁教授敬献哈达。

次仁旺加此次专门拜访的还有一位老师——与他“结对”的校党委书记宋宝儒。自2019年6月宋宝儒书记与次仁旺加同学“结对”以来,宝儒书记一直关心他的学习生活,不仅对次仁旺加的父母、兄弟姐妹情况了如指掌,连家里养了几头牦牛、几头羊都一清二楚。今年疫情期间,上网课前夕,宋宝儒书记专门打电话询问他上网课的条件是否具备;当得知次仁旺加想在毕业前返校时,宋书记主动赞助其返校路费。“正是这种从上到下的关心与鼓励、指导和帮助,才成就了今天自信满满的我,成了我人生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次仁旺加深情地说。

说起未来的职业规划,次仁旺加表示:西藏养育了自己,现在是自己回报的时候了;理想的工作还是公务员,如果公务员没上,还是希望在西藏找份工作,为西藏发展、稳定贡献自己的微薄力量。

次仁旺加为宋宝儒书记敬献哈达。

“我爱海大,海大再见!” 由于疫情,次仁旺加这个学期在学校呆了不足一天。他带着满满的感动,还有这些珍贵的毕业照片以及母校的祝福,与母校挥手告别,与上海这座生活了四年的城市郑重告别,他在列车缓缓启动离开上海的那一刻,发了个朋友圈,把大学的最后时光和美丽的青春定格在那个九宫格里。

次仁旺加说,有机会,他一定会多回来看看。

栏目主编:徐瑞哲 文字编辑:李蕾 题图来源:海事大学
文中图片:海事大学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