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图数图说 > 文章详情
特朗普颁布赴美签证禁令是为挽救美国人的工作吗?我们分析后发现真相是……
分享至:
 (18)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肖书瑶 蒋雨暄 曹俊 2020-06-24 12:36
摘要:如果对比因疫情失业的人群和冻结签证的人群,就会发现他们之间并不是竞争者。

当地时间6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颁布了一项令世界哗然的禁令:冻结向移民发放绿卡,以及停止向外国赴美人员发放H-1B,H-2B、J-1、L-1以及其他临时工作签证,冻结将持续到2020年底。

特朗普解释称这是为了挽救美国人的工作,但上观数据仔细分析了历年签证的数据,发现真相并非如此。

2020年非移民签证发放量骤减

美国的非移民签证其实有20 多种, 此次禁令涉及的主要是以下五种类型的签证:专业劳工签证(H-1B)、非农业职业临时工作签证(H2-B)、赴美短期工作人员家属签证(H-4)、交换访问签证(J-1)和外国商人及专家赴美长期工作签证(L-1)。以上签证有效期最长的是H-1B,持有者可以在美工作三年,还有可能延长三年。

其实从今年一月起,非移民签证发放量就已经开始下降。四月因疫情影响,旅游人数骤减,工作岗位损失严重,非移民签证也骤降到46855个,只有上一个月的十分之一。

       

冻结这五类签证的影响人群有多大?将会影响哪些国家?

以往年的数据作为参照。美国国务院领事事务局的签证发放数据显示,2019年非移民签证发放了874.2068万个,非移民签证占总数的95%。其中,H-1B、H2-B、H4、J-1、L-1这五种签证共发放了84.2012万个,分别为188123、97623、125999、353279和76988个,最近五年发放数目也都较为稳定。

       

虽然上述签证的数量很庞大,但密切相关的集中在这几个地区——印度、中国大陆、英国、墨西哥、德国、法国、巴西。

被禁数量最多的是交换访问签证(J-1),它主要签发给来美国参加美国国务院批准的「交流访问者计划」,进行短期学习、学术访问或从事研究工作的各类外籍交流访问学者。在过去五年中,持J签最多的前五个地区是中国大陆、英国、德国、法国、巴西。

其次是专业劳工签证及其配偶签证(H-1B/H-4),首当其冲受影响的则是印度和中国。 

印度是专业劳工签证(H-1B)第一大来源国,2019年H-1B签证数高达131549个,占总数的70%,约是第二名中国的四倍。这其中多为“IT劳工”。在人类学家项飙的著作《全球“猎身”》中提到了印度开创的劳力行(Body Shops),它们为美国源源不断地输送素质高、成本低的印度IT人才。早在20世纪末,持有H-1B签证的IT专家中就有70%以上来自印度,而20年过去了,在美的印度科技公司如Tata、Infosys仍然从印度本土雇佣30-40万持有H-1B的IT工程师。

中国受影响的人群主要有哪些

对中国人赴美影响最大的还是J-1签证和H-1B签证,针对访问学者和在美国从事专业技术类工作的精英人士。2019年有3.9920万个中国学者赴美访学,过去5年中累计有19.5502万人;2.8483万人获得H-1B签证,在美国从事专业技术工作,并且这个数量还在逐年缓慢增长。而H-4和L-1签证较少,加起来约1万人出头。这四类签证加起来一年约有7.9万人。 

       

除了以上几类人群,中国还是美国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国。当前,中国在美留学生超过40万人,每年中国非移民签证中的7%左右来自在美国学术机构全时学习的外籍学生签证(F-1)。目前这一类签证并不受影响,但许多留学生抱着留美工作的希望赴美求学,工作签证的冻结也会迫使他们重新思考留学的目的地。

冻结签证能保住美国人的工作吗?

特朗普解释了冻结签证的原因——为了在疫情冲击下的失业潮中保住美国本土工人的饭碗。毕竟,美国还有两千万多人失业。

“在2020年2月至4月期间,在雇佣大量H-2B非移民签证持有者的行业中,损失了超过1700万个工作岗位。同一时期,在与雇佣大量H-1B和L非移民签证持有者的行业中,有超过2,000万美国工人失业。此外,与J-1签证的持有者竞争的人群5月的失业率也特别高,这个人群中29.9%的人年龄为16-19岁,23.2%的人为20-24岁。因此,在这次由疫情造成的严重经济衰退中,H-1B,H-2B,J-1和L-1非移民签证持有者严重威胁到美国人的就业机会。”

但如果对比因疫情失业的人群和冻结签证的人群,就会发现他们之间并不是竞争者。

路透社援引美国劳工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失业人群中仅有7%拥有本科或以上学历,餐饮酒店、交通运输、建筑业、制造业这四个行业占了8成,金融业和信息技术仅占11.8%。 

     

而美国公民及移民局发布的2019年H-1B报告显示,100%的H-1B获得者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60%以上的申请者来自计算机相关行业。前100名H-1B签证的赞助者中有很多硅谷的科技公司,比如IBM,谷歌。

由此可见,受到疫情冲击的主要都是专业知识含量较低、依靠体力劳动的工作。远非持有H-1B、L-1、J-1签证的外国技术人才、外国商人和赴美专家、访问交流学者。

25年前,一位美国议员提出减少H-1B数量的法案,比尔·盖茨为此感慨道:“如果你想阻止我们这样的公司在美国工作,这个法案对你来说就是大师之作。”

2020年大选将至,这或许又是特朗普为争取选票打出的一张“大师”牌。

栏目主编:张陌 文字编辑:肖书瑶 蒋雨暄 曹俊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