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这种杜鹃宣布灭绝后,又被中国科学家找到了!这是怎么回事
分享至:
 (1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彭薇 2020-06-07 11:32
摘要:“整个生态系统并不是一堆散放的积木,而是一个积木搭起的大厦,随意抽出积木可能带来的是大厦的倾倒。”

许多人见过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可是未必听说过枯鲁杜鹃。近日,中国科学家在野外考察过程中重新发现了枯鲁杜鹃。这一重大发现的意义在于,改写了枯鲁杜鹃“野外灭绝”的历史。由于目前仅在野外发现一株,科学家呼吁对其进行“抢救性保护”。

枯鲁杜鹃是如何被发现的?宣布野外灭绝后又被重新找到,又有怎样的研究价值?

追溯枯鲁杜鹃的身世

这一株枯鲁杜鹃是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研究团队在四川省凉山州木里县山区发现的。巧合的是,发现枯鲁杜鹃的那天——5月22日,正好是“世界生物多样性日”。

枯鲁杜鹃。图片来源: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枯鲁杜鹃的身世要追溯到91年前。1929年9月,美国植物学家洛克在四川西南部的枯鲁山区采集到一份杜鹃标本,带回美国,但未命名。直到1953年,该标本才被翻出来,被定义为粘毛杜鹃的变种。1978年,美国植物学家重新研究了这份标本,并认定这是一个新物种。根据国际植物命名法规的原则,这份标本被命名为“枯鲁杜鹃”。

之后,中国科学家在考察过程中并未见到枯鲁杜鹃的野外活体,所以认为这种杜鹃已野外灭绝了。2013年,环保部和中国科学院联合发布的《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高等植物卷》和2017年发表的《中国高等植物红色名录》中,枯鲁杜鹃正式被评估为野外灭绝。如今,中国数字植物标本馆仅有2008年采自四川省凉山州普格县螺髻山的“疑似枯鲁杜鹃”标本记录。

今年5月,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相关研究团队一行人对四川省凉山州普格县螺髻山,以及该物种模式标本采集地木里县枯鲁山展开调查。科学家发现,螺髻山的疑似种与枯鲁杜鹃至少在毛被、花色、花形方面有明显区别,因此判断疑似种并非枯鲁杜鹃。

据公开报道显示,目前的地图上,枯鲁山已不存在,研究团队经过查阅相关资料,在一本典籍中找到了关键地名的相关记载。顺着这个线索,考察队在快要下山时意外发现了一株花团锦簇的杜鹃。经与模式标本比对,并与《中国植物志》核对,确认为枯鲁杜鹃。

枯鲁杜鹃。图片来源: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物种灭绝受环境影响

为何已宣布灭绝的植物又被重新发现了?如何判断我们今天看到的杜鹃花就是枯鲁杜鹃?

科学松鼠会成员、植物学博士史军告诉记者,判定一种植物灭绝并不是简单的工作。因为野生植物的调查存在诸多限制,比如调查区域、调查时间都可能对结果产生影响,“道理很简单,植物的花不常在,如果没有碰到适当的开花植株,很容易就影响了调查结果。”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科学家们通过比对标本,最终确认这是一株枯鲁杜鹃。史军介绍,比对标本是植物分类学研究的基本方法。当然,分子标记等分子生物学手段的引入,让这个判别变得越来越精确和完善。在未来的调查中,时间对结果的影响也会越来越小。

在花卉界,杜鹃花称得上是一个大家族,整个杜鹃花属的植物超过1000种,遍及亚洲、欧洲、北美洲和大洋洲。中国的杜鹃花种类有560多种,长久以来多藏于深山峻岭之中。不少植物学家认为,此次中国科学家对枯鲁杜鹃的意外收获,主要因为现在正处于盛花期,红艳艳的杜鹃在灌木丛中格外显眼,从而增加了被发现的概率。

枯鲁杜鹃。图片来源: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枯鲁杜鹃是如何灭绝的,是否与人类活动有关?

史军说,物种灭绝的原因主要为两大类,一是直接破坏,二是环境影响。直接破坏主要表现在一些经济价值高的物种上,比如动物中的旅鸽,植物中的各种兰花,都因为它们的经济价值,导致过度捕猎和采挖,最终导致物种濒危甚至灭绝。

他认为,还有许多动植物是人为环境变化的受害者。比如,栖息地丧失。很多植物不仅需要阳光、土壤和水分,还需依赖其周边的生态环境,如土壤中的真菌、适当遮阴的高大乔木,以及传播花粉和昆虫的动物等。如果这些环境改变,或者被人为破坏,也会影响生物的正常繁殖。

全球变暖也会对物种的发展产生重要影响。对于植物来说,全球变暖带来了温度变化和水分的重新分布,都不利于植物繁殖;加上极端天气,对其更是毁灭性打击。

“明星”植物推动濒危物种保护

据不完全统计,进入20世纪后,平均每天就有一个物种灭绝;而现在,全世界每天有75个物种灭绝,每小时有3个物种灭绝。

在植物家族,和枯鲁杜鹃一样,海丰荇菜也是一个“失而复得”的植物。荇菜产于中国绝大多数省区,而海丰荇菜自从上世纪初在广东被发现并命名后,就消失了一百多年,直到2013年再次被发现,是尤为珍贵难得的植物。海丰荇菜花期长,叶片浮水,花朵挺出水面,色彩鲜艳,可作为园林绿化植物。它的再次发现,对于研究中国水生植物多样性和世界荇菜属植物系统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在我国,还有许多濒危甚至接近灭绝的植物亟须保护。比如鄂西商陆,这是一种在湖北新发现的植物,虽然是2018年新确认的物种,但目前发现数量少于50株,是极度濒危的一种植物。普陀鹅耳枥,这是一种稀少的桦木科植物,只在浙江舟山群岛的普陀岛佛顶山上发现,以往只存在一株野外个体,是近乎灭绝的植物,现已繁育出大量普陀鹅耳枥树苗。

普陀鹅耳枥。来源:百度百科

再比如,百山祖冷杉。冷杉是裸子植物中的一个小家族,百山祖冷杉是中国特有的古老孑遗植物,分布范围极度狭小,目前只在浙江省庆元县发现,是稀有物种。崖柏是一种古老的植物物种,上世纪90年代曾因数量稀少未被发现宣布为灭绝物种,而后虽有间歇发现,但仍属于接近灭绝的范畴,野外数量极少,而且尚未由人工引种栽培。

植物学家认为,一个物种就是一组基因,如果物种丢失,生物多样性就会受影响。“枯鲁杜鹃就是旗舰物种,作为明星植物,引起大家的关注,可以极大推动保护的实际行动。”在史军看来,枯鲁杜鹃重新“回归”,有利于维持生物多样性。

生态系统是积木搭起的大厦

也有专家提出,有必要对发现枯鲁杜鹃的地区进一步采取“地毯式”的系统调查,以便彻底摸清该物种的资源本底,同时积极开展“抢救性保护”和系统研究工作,使得枯鲁杜鹃再放异彩。

说起保护工作,不少人有疑问:对濒危物种进行保护时,会消耗大量社会资源,它能为我们带来什么价值?对此,史军表示,最简单直接的价值就是物种本身的实用性。也就是说,这个物种对人类有重要的食用、药用和观赏价值,或者是潜在的种质资源,对育种有重要价值。

当然,还有许多物种并没有可见的使用价值,或者使用价值甚微,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用,但这也不意味着保护这些物种就失去意义。史军说,地球上现存的生物都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如果环境发生剧烈变化,不仅影响到野生动植物,更会影响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像枯鲁杜鹃这样的植物就成了指示植物,它们能良好地生活,也就意味着环境相对稳定,人类处于稳定的生存空间,这才是保护的重要意义。”

在生命世界中,每一个物种都不是孤立的,每一种植物都与多种动物有联系,而每一种动物也与多种植物有联系。在植物学家看来,保护野生动植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整个生态系统并不是一堆散放的积木,而是一个积木搭起的大厦,随意抽出积木可能带来的是大厦的倾倒。”史军说。

栏目主编:龚丹韵 文字编辑:彭薇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