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浦江眼 > 文章详情
沪滇合作,云南这个茶村脱贫!村民都用智能手机,50多岁了还想学驾照
分享至:
 (67)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成东 2020-05-22 14:00
摘要:直到说起这两年家里的变化时,这憨直的山里汉子才咧开嘴笑了,“去年家里买了冰箱、电磁炉,给老婆买了摩托车,方便她接孩子,还特意买了化妆品…”

纳丙村是个小村庄,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勐阿镇,与老挝边境线不过仅相隔百余公里,终年云雾缭绕,山高林密。由于村庄属于山坝区地形,拉祜族人石明靠着7亩普洱茶,还有几亩水稻、玉米田,供养着三个子女读书。曾经在许多年里,哪怕石明累得直不起腰,每日里都在田间地头劳作,精心伺候着那十多亩地,瘦骨嶙峋的后背被晒得黝黑发红,却仍陷在贫穷的怪圈里挣脱不开。


隔壁村的傣族姑娘玉儿丙极富个性。1996年出生的她,读完职高后,既不愿早早嫁人结婚生子,也不愿意接手家里的茶园。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她一直想出去看看,过与祖辈们不一样的生活。于是,三年前,她来到了2000公里外的上海,干起了销售。

石明极不善言辞,甚至有些木纳,算不明白经济账。直到说起这两年家里的变化时,这憨直的山里汉子才咧开嘴笑了,“去年家里买了冰箱、电磁炉,给老婆买了摩托车,方便她接孩子,还特意买了化妆品…”

去年初,玉儿丙在回乡探亲时发现,家乡已经大变样,在上海学来的销售本领有了用武之地。于是,她将自家的茶庄重新包装,打造茶叶品牌做电商,销售出30多万的茶叶,相比前年销售额翻了三倍还多。如今,每次玉儿丙回到寨子里,眉飞色舞地分享自己的创业经历时,小姐妹们都说她“眼里有光”。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在勐海县驻村扶贫干部朱智源看来,之所以这两年村民们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转机在沪滇两地扶贫协作......


曾经一年辛苦到头,只能勉强糊口

每年的春茶季一到,西双版纳州的茶山上就开始生机勃勃了。这时节茶树上的春梢发育最快,一个个春尖小芽头此起彼伏地冒出来,稍一疏忽,茶叶就要老化。因此,石明每天都步履矫健地走在茶田里,细细打量每一株茶树,脸上饱含着对这一年好日子的期盼。

在云茶中,两双版纳茶区处于润沧江下游,气候和自然条件得天独厚,茶质厚重,汤质较饱满,汤浓味厚。但前些年,哪怕石明再如何精心侍弄茶叶,也卖不出好价格。


“从茶田里采摘到鲜叶后,要么自己加工炒茶,要么干脆在家等茶贩来收。”石明说,前几年也有想过自己出去卖,但是找不到卖家。“茶贩收购一公斤茶叶,多的时候10元,少的时候,就给7、8元。”石明家里仅有7亩适合种茶的茶田,一亩茶田平均能产茶200公斤,一年辛苦到头,仅能挣上1万元左右,勉强应付一家老小的生活开支。

“要不是这些年扶贫政策好,还挣不到这么多哩。”纳丙村党总支书记石李保说,眼看茶叶的价格始终上不去,村民们只能在产量上想办法,用化肥尿素催长茶叶,但损害了茶叶品质,陷入恶性循环。

整个纳丙村有7000多亩茶田,其中能够连片规模化种植的茶田达到5000多亩,资源禀赋称得上优越,却一直是贫困村,去年还有近百户村民未能脱贫。

上海援滇干部、勐海县县长助理、扶贫办副主任李延志惋惜道,“其实,外面很喜欢这边的茶叶,但是找不到茶叶在哪,只能从二道贩子手中收取高价茶叶。如何提高产品附加值,打通销售渠道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李延志是土生土长的云南人,大学毕业后来到上海松江经济开发区工作,被当地人昵称作“云南儿子,上海女婿”。他接地气,能够和老乡们用当地土话顺畅交流。

李延志看得明白,提高茶叶品质、种植高品质绿色有机茶,乃至形成有辨识度的茶叶品牌,才是让村民增收致富的长久之路,但得先让村民尝到甜头,产生积极性。“一上来就和村民灌输绿色种植理念,少用化肥尿素,肯定不行。”

很快,上海援滇干部与当地政府达成共识,要在做好交通配套基础上,建设一个茶叶精工加工厂,并引进一家品牌茶企运作,进行沪滇两地产业协同合作。

“我们在上海一直讲‘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纳丙村资源禀赋好,具备绝佳的茶叶种植地形和土壤环境条件。一旦通过沪滇产业扶贫协作——铺好路、建好茶叶精加工厂,茶企自然近悦远来。”上海援滇干部、西双版纳州副秘书长王福友说。

王福友和和李延志都是去年来到云南西双版纳州对口支援。他俩来之前,分别在松江区科委、松江经济开发区工作,熟悉经济产业工作。在他们的协助下,从跑立项、评审、规建,到招商引资,一项项工作有条不紊的展开。

在当地干部看来,这是一场难得的学习机会,如何精挑细选企业、如何和企业谈合同、怎样保证村民长远利益,实现多赢……

相比我们谈招商合作,这次的组织化程度更加精细。茶叶精工加工厂由云南省知名茶企雨林古茶坊以出租的形式经营,每年又给村集体增添了15万元租金。”勐海县驻村扶贫干部朱智源说。


茶叶精加工厂让村民走上脱贫致富路

2019年3月,雨林古茶坊正式入驻纳丙村茶叶精加工厂。对雨林古茶坊公司来说,这一举措一方面是承担社会责任,同时也是发展壮大的契机。

据云南省农业农村厅发布的《2018年云茶产业绿色发展公报》显示,2018年云茶产业综合产值达843亿元,比上年增长13.6%。在互联网新技术赋能下,云茶产业链从最早的涵盖茶叶种植、生产、加工、科研和销售,到现在囊括仓储交易平台(云茶仓)、大宗交易(云茶交易所)、产业互联网(云茶网)、新零售平台(体验式茶馆及共享茶馆平台)等产业底层基础构架,产业链更长,专业化程度更高。

从整个云茶产业来看,雨林古茶坊在规模上属于腰部企业,有一定市场占有率,但与头部企业相比,无论是产业链的宽度,还是供应链的长度,都有相当大的差距。

“纳丙村拥有既能够大面积连片种植,茶叶品质又相当高的茶田,这其实十分难得。”雨林古茶坊驻纳丙村负责人岩叫坦言,公司入驻纳丙村茶叶精加工厂后,也同样受益匪浅:一方面公司在村里扎根设点后,能够源源不断地收储优质而又价格实惠的茶叶,可以说整个纳丙村,乃至周边村宅都变相成为了公司的茶叶基地;另一方面,茶叶精加工厂的设施设备精良,以租赁的形式经营,既减少了投资风险,又扩大了产能。

“雨林古茶坊在这里有了生产基地后,就不用操心茶的资源和品质,成本也大幅降低。”李延志说,茶叶销售渠道打通后,村民也乐意不使用化肥尿素,这样既减少了种茶的成本开支,又卖的出价格。

纳丙村茶叶精加工厂宽敞明净,揉捻机、萎凋槽、理条机、自动烘干机、解块抖筛机等茶叶处理器件,一应俱全。

“这是萎凋槽,鲜叶需要经过烘干、加温等十多道工艺,才能变成茶叶。原本村民采摘好的鲜叶不好久放,也难以运输出去,直接自己炒制的话,品质又不达标,自然卖不出好价格。”岩叫指着萎凋槽说。“现在村民采摘好茶鲜叶后,直接送到茶叶加工厂。隔天,我们就能将精加工后的茶叶从工厂运往仓库,向各地销售。少了中间商和流通环节,多了道提高品质的加工环节,村民的茶叶自然能卖得出价钱。”

前一阵子正是春茶上市的时候,石明三天两头往雨林古茶坊,每去一趟都能带回一小沓钞票,喜滋滋地回家。但在之前,茶叶贩子来收茶时,既压价格又常赊账。可是茶鲜叶不能久放,挑下山也卖不出价格,石明只能憋着气,将辛苦种植的茶叶贱卖

“现在村里有加工厂,直接把鲜叶卖到厂里,现金结算。1公斤茶叶的价格从原来最多10块钱,涨到了20到25元。”而今,石明一家只管踏踏实实地采茶种植,茶叶不愁销路,当场就能拿到真金白银。

雨林古茶坊来了之后,也给村民们带来了种植和采摘的新标准。如今,按照茶企标准化的要求,村民需要一芽一叶,一发芽就采摘完成,以保证品质。

勐海县宣传部副部长陈启发感慨,沪滇两地产业扶贫协作,让村民走上脱贫致富路:道路通了,原本脚下是羊肠小路,旁边是悬崖峭壁,而今坚实平整的水泥路蜿蜒而上,铺到村民家门口,农产品能够运得出去;有了产业,对口扶贫的上海松江干部帮村里建起了茶叶精加工厂,引进了专业化茶企,花小钱做大事,好茶叶卖出了好价钱。

“相比过去,要更辛苦一些,但大家的干劲也足,每天都是天不亮就去茶园采摘,晚上6点半兴冲冲地到茶厂,拿鲜叶换钱回去。”村书记石李保说。

“家里有3个小孩,一个在读初三,一个在读四年级,还有一个还没上学。”石明说,茶叶价格上去以后,家里终于宽裕了,给孩子们添了新衣裳,给老婆买了摩托车、化妆品,以前想也不敢想,“只要肯干活,好的时候家里一天能挣五六百元。”

纳丙村党总支书记石李保

石李保帮石明算了一笔账,过去7亩茶田能产茶1400公斤,收入仅1万元左右,现在能赚近3万元。“石明是刚脱贫奔小康。村里有些种了一百多亩茶田的种茶大户,一年纯利能有20多万,已经走在致富路上了。”

石李保感叹道,茶叶精加工厂投资规模小,仅投入300万元,但精准地打在了山村穷根的七寸处,让村子渐渐形成了内生“造血”功能,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去年村里还有近百名贫困户,但今年已经全部脱贫。村民日子眼看着一天天变好:大家都用上了千元以上的智能手机,会使用微信;不少50多岁的人还想去学驾照,买摩托车甚至是小汽车;过去村里见不到年轻人,单身汉娶不到老婆,小姑娘想着外嫁,现在他们都回来了。”石李保说。


95后傣族姑娘回乡创业,家庭年收入增长3倍

玉儿丙便是村书记石李保口中又回到村里的姑娘。

傣族姑娘玉儿丙长得秀气大方,是纳丙村隔壁曼滚村人。她从小在同龄人中就显得极有个性,读职高时选择了在山村里显得颇为神秘的计算机专业。

2017年,玉儿丙职高毕业。此时,沪滇扶贫协作如火如荼,两地交流越发频繁。于是,一直向往走出去看看的玉儿丙搭着两地合作的顺风车,来到了上海就业。

玉儿丙的工作室

“我先是在餐饮店当迎宾服务员,后来做了食品礼盒销售。”自小在山里长大的玉儿丙,对销售这个职业产生了浓厚兴趣。“酒香也怕巷子深,但通过销售,却能够将同样的产品,卖出完全不一样的价格和销量。”

与寨子里的不少青年来到大城市干不了一个月就跑回家不同,玉儿丙在上海足足干了一年半。

去年,玉儿丙回到曼滚村,惊讶地发现这个自己生活了20年的地方,变得有些认不出了:“一江碧水西折东,勾出半岛葫芦形”,西双版纳的风景还是那么美,但现在坚实平整地水泥路直通到村民家门口,茶叶既运得出去,又卖得出好价格;家家户户的日子好过了,村民脸上的笑容多了,购置了新的电动车、手机、家用电器......

玉儿丙家是个种茶大户,家里有100多亩的茶园,还会收购其他农户的茶叶,统一加工后出售。“家里是小作坊式生产,一家人忙上一年,能挣10万块。”玉儿丙看到,专业化的茶企落地纳丙村后,带动周边村民的种茶技术标准越来越高,茶叶品质也越来越好,家里又有百余亩的茶田,何不在家乡创业大干一场呢?

“在村里卖10多块钱1公斤的普洱茶,在大城市却能卖上百元。现在村里的茶叶品质好,量又足够,欠缺的只是销售和品牌意识。”玉儿丙的想法得到了父母的认同,鼓励她放手去做。

玉儿丙首先将自家茶叶的品牌命名为“曼滚普洱茶”,随后专门找了包装印刷企业,设计生产茶叶外包装。

“这里海拔约1300米,原始综合生态保持完好,终年云遮雾罩,是天然无污染的大氧吧,更是孕育优质茶叶的一方天然净土......”玉儿丙努力挖掘着“曼滚普洱茶”的品牌核心竞争力,打印在包装纸上。

“我们村子里的普洱茶,价格相对大品牌茶企更具优势,但品质上又不输给他们。”玉儿丙说。“我把收购村民的茶叶价提到平均25元1公斤,村里人也乐意直接将茶鲜叶售卖给我。现在爸妈主要负责茶叶加工生产,我负责对外销售。目前,‘曼滚普洱茶’的销售模式主要是网上电商渠道销售以及各地门店代理商售卖。”

去年10月,在松江区与西双版纳州合作交流办的帮助下,玉儿丙参加了上海市对口扶贫地区特色商品展销会。这次展销会,让玉儿丙的茶叶品牌迎来了发展壮大的契机。

“带到上海的各色茶叶销售一空,卖了13多万元。在这次展销会上,我们还认识了很多合作伙伴,谈成了不少合作卖茶的项目。”玉儿丙说,去年卖出了30多万元的茶叶,相比前年增长3倍多,长辈们都很欣慰。

而今,玉儿丙的经历让不少同村的姑娘小伙艳羡不已。每次回到村里,都有不少同龄伙伴与她合计一起干事业。

栏目主编:唐烨 文字编辑:李成东
图片来源:李成东 摄,勐海县扶贫办、宣传部 供图,采访对象供图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