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人非孤岛
分享至:
 (3)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龚静 2020-05-13 12:05
摘要:世界不断在变化,没有永久恒定的局面。新冠之后,世界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预测和前瞻从现实而来,也必然未必是必然。

2020年2月5日一大早,荣先生戴好口罩,揣了一桶方便面,走出家门,在小区大门口领了出入证,去公司上半天班。

此时,新冠疫情在全国尚为胶着状态,这一天开始,进出小区需要领取凭证。2月10日有条件复工的通知已经告示,好多单位的复工日期尚未知不可待,可是,荣先生必须先去一次公司,处理无法在家处理的工作。在春节前去菲律宾海岛度假的意大利老板福郎早已无心海滩日光浴,天天牵挂着疫情,但一时无法直航返沪,只能先回了意大利老家,再择期回公司,不过福郎早在春节期间已在微信工作群里不断发出指令,让荣先生调查各地供应商的供货详情,以便为2月10日的复工做好准备。

荣先生就职于意大利一家糖果公司旗下的子公司,专业生产口香糖原料胶基,早在1990年代初即在上海开设独资公司。公司生产的是一种中间产品,看着也不起眼,却有着一条复杂的产业链,原料供应商涉及全国乃至世界各地。此时,国内工厂基本停摆,复工虽有期,如何复?能不能复?是否有产能?生产了能不能运输?一切皆是问题。

春节在家,一边焦虑关注疫情,一边电话四处询问。电话那头的供应商其实也是急的,毕竟大家都在一条产业链上。如无锡一家供应商说货物没问题,可是从江苏到上海两边来回需要两次隔离14天,怎么办?如何合理避免两个14天隔离的规定?供应商想出一个办法:让司机不回家,夜卧车厢,这样不算异地落地,司机辛苦些,但避免了14天隔离带来的难题。

还比如,有一家碳酸钙供应商正好地处湖北省,疫情期间肯定无法开工生产,荣先生赶紧转向上海某公司采购,其实上海这家的原料亦源自湖北,不过买来换包分装罢了,价格比湖北的贵三分之一,特殊时期也只能如此了。荣先生大年初二就开始与上海那家供应商电话沟通,对方答应复工后2月份可供应60吨,3月份再说了。

再比如,卵磷脂供应商地处首都北京,春节前未料疫情如此,库存是有,但找不到运输车辆出京,觅来寻去有了一辆,必须包车,运费自然是特价,平时每吨200多元,如今每吨900元,只要有利复工,成本的提高也是题中之义,总比从意大利空运要便宜许多。

2月10日前,荣先生的一个个电话终于不是白费,虽然各地复工情况不一,江浙一带的供应商相对复工明朗,厂商较快得到了复工证明,但有的地处僻地,比如一家广西山里的工厂,开不到复工证明,也实在只能日后可期了。

这边荣先生在国内忙碌,那边意大利老板福郎在菲律宾也是身在度假心急如焚,他从意大利供应商那里订了6只集装箱的碳酸钙,以备急需,这批货后来3月底才抵达上海,真正迢迢万里。2月的意大利似乎风平浪静,威尼斯的贡多拉在水中悠游,谁料想一个多月后被新冠病毒疯狂肆虐。福郎幸好已离家返沪,在家隔离14天,回公司坐镇。但他太太因小恙滞留了几天,又因签证到期,错过佳机,至今无法从意大利回到上海。全球流动的时代,个人、集体、国家的际遇皆处于命运共同体。

外是供应商之原料,内则为工厂工人能否到位。外地回沪工人需14天隔离,在沪工人一开始不足10人,公司调拨机修工人上岗,勉强开出一条生产线。就这样,从2月10日开始,荣先生所在的公司以不足10人的工人和其他部门员工坚持了两个星期。第三周,解除隔离期的工人陆续到岗,生产才渐趋正常。这期间,公司第一周发了每位职员5只口罩,后来改为2只,再后来又改为5只……这家意大利公司在世界30个国家都有兄弟公司,所以发的口罩也是五花八门,本土的以外,有来自韩国的、印尼的、越南的、巴西的,甚至还发了2只可以反复洗用的纳米口罩。

进入3月,国内疫情稳定下来了,国外却在蔓延。病毒需要隔绝来阻止,于此,人和人的交流,人在社会上的流动,人在地球上的流动,自然也随之需要保持距离甚至隔绝,可是,全球的经济文化交流已经深入联结。荣先生负责进出口事宜,2月份以来,疫情上升和出口订单量呈正向重合。

2月复工不久,产能不足,出口了17只集装箱;3月国外疫情暴发,出口了40只;4月出口了50只。国外厂商以囤货来应对疫情对国际贸易带来的可能的阻隔,比如孟加拉国一家客户平时每月一般订6、7只集装箱,4月份一气订了10只,5月则遇停工放缓,但也订了5只,以备所需。这些装满胶基的集装箱出口至世界各国,有孟加拉国、印尼、越南、南非、尼日利亚、阿联酋、摩洛哥、哥伦比亚、秘鲁等,还有一个听来挺陌生的国家,叫布基纳法索,是西非一个内陆国家。一家在上海的意大利公司,其上游供应链和下游销售链,就是一个国内国际互相因果、彼此关联的开放式产业链。扩展至更多的企业、地区、国家,不同侧面,不同深度的彼此联结,已是世界人文经济生态。做好自己的事是正解,然而互相依存、互相支持也是正解。

17世纪荷兰画家维米尔的《军官与面带笑容的女子》一画中,身处室内的男子戴着宽大帽檐的帽子,这种帽子是当时时髦的男式帽子,大多以海狸毛制成,而海狸毛则来自遥远的加拿大,其间过程自然就是冒险、征战和最后实现贸易往来的故事。而16、17世纪的欧洲则以来自中国的瓷器为尊贵和荣耀。地理大发现后的世界趋于交流和联结。互联网时代的世界前所未有地彼此分享信息和贸易,当然分享并非没有界限,也非一厢情愿,冲突和摩擦时刻存在。那么,新冠疫情之时与之后的世界呢?也许肯定要改变一些什么,生活方式、消费模式、生态观念、价值观等,但孤绝恐怕不会是人类的选择,防疫需要闭环,人类社会能选择闭关隔绝吗?

英格兰诗人暨神学家约翰·邓恩在1623年重病时,写下《紧急时刻的祷告》,“人非孤岛,无人可以自全”(No man is an island,entire of itself)。他继续说:“不必问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孤岛的意象是地理性的,更是灵魂性的。物质的、精神的连接,始终在人和人之间。

福郎的太太还在意大利那波勒斯家里等待返沪的航班起飞。

世界各大机场停机坪上的飞机也在等待再次升空。

世界不断在变化,没有永久恒定的局面。新冠之后,世界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预测和前瞻从现实而来,也必然未必是必然。无论如何,此刻的每一天,荣先生依然每天7点多出门,坐上通勤班车,开始每一天繁忙的工作。

栏目主编:黄玮 文字编辑:朱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徐佳敏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