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一路向东
分享至:
 (2)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孙建伟 2020-04-30 09:18
摘要:“由由”两个字,据说意思是农民种田出了头。因为以前这里就是一大片农田,浦东严桥乡属地。再后来我又入住浦东腹地地段。这条迁徙的轨迹记录了我从胎儿到老汉的衣食住行。从浦西的繁华地段进入浦东,由西向东,东而又东,义无反顾。

记忆中,我最初对浦东的感受,来自童年跟着父亲去他的同事家。

父亲原在南京东路上的中和电器有限公司上班,此地曾是当年玩半导体朋友的“圣殿”之一。跑进去,耳朵里充斥的全是“二极管、三极管”。公私合营后,父亲随业务迁到了位于川沙的电器厂,也是由西向东。父亲有个要好同事老张就住在厂家附近,逢年过节总要走动走动。过年时,市区里的年货就是固定的几种,略有些荤腥已经算是稀罕物。但是川沙就不一样了,父亲带我去张伯伯家,十六铺码头摆渡过去,再转乘两辆公交,全程两小时余,我一直都保持亢奋的状态。那里有比我们家更好吃的东西,比如白斩鸡、红烧肉、熏鱼、扣三丝、肉皮汤………老伯伯操一口川沙本地话说这叫“老八样”,过年过节吃的,弟弟侬多吃点噢。本地人叫小辈都会给他们长一个辈分,男小囝叫弟弟,女小囡叫妹妹,听起来十分亲切。

端出来的菜扎足饱满,和这种叫法一样厚道实惠。毕竟是传统江南之地,鸡鸭鱼肉自家种养,全是鲜活货色。美食当前,我敞开肚皮,胃塞得撑牢,饱嗝连连。老张伯伯摸摸我的头,说弟弟多吃我开心,说明伲娘子烧得好。老伯伯娘子走过来,手在围单上擦擦,说弟弟长得趣来(注:赞美之意),是要多吃点额呀。父亲说,上海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侬看伊多少馋。我这才觉得应该刹车了。我很有礼貌地站起来向老伯伯和他娘子道谢,他们笑得更开心了。那时是1960年代末。

老伯伯家住宅是自建的,泥地,一张八仙桌围着四条长凳,加上床、两三个柜子等,简陋,却宽舒。门外是经过翻耕的稻田、小块蔬菜地,一条小河浜、杂草、芦苇、有觅食的鸡游着的鸭,一派田园气象。很多年后我才意识到,我对浦东和浦东人最初的印象就是从那里开始的。不仅浦东的吃食优于浦西,说到“住”,老伯伯除了自建的小宅,镇上还有一间祖屋,浦西太挤了。

我还在娘肚皮里的时候,家住淮海中路高安路上的一条大弄堂,不久,因为父亲工作原因,家搬到了南京东路河南中路上的石库门。此地给我最深的童年印象是每逢十一国庆,就一清早去百米之遥的亨得利钟表店旁边摆一只小矮凳,站在上面看国庆游行。这是沿街居民一年中最大的福利了。

我家居住的石库门弄堂,一个门牌号里,有近三十户,前厢房后厢房灶批间亭子间……全部是“鸽子笼”格局,二十几个平方可以算“豪宅”了。我家六个人才十七余平方,我的领地是一张帆布床,夜里摆开日里收起。好在后来读了大学住校,这个动作就从一天一次减到一周一次了。石库门里的孩提时代,每天清晨都是被淘粪工响亮的“拎出来”撕破的。然后耳膜里不可阻挡地灌进了轰轰烈烈的刷马桶大合唱,它们源自毛蚶壳加一把由几十根尺把长的硬竹条聚合物的奋力合作,此物名“马桶掴洗”,如今应该算文物了。石库门里除了每天马桶拎进拎出,公共灶间更加促狭,一家一只小煤球炉并排着,间隔才几厘米,人挤人,难免吵骂。读了大学后,在校园里享受了六天的宁静,回家再度遭遇此等骚扰,就更不耐烦。那时我总会生出一个念头,大学毕业后一定要离开此地,国庆节大游行不看也罢。然而结婚后我又在老南市逼仄的小房间里蜗居。这个最多不超过五平方的空间还是亲戚割舍给我们的。妻子怀孕就在那个阶段。我早上上班,晚上回来烧火油炉——一种用火油芯燃烧的简易燃烧工具,味道极不好闻。其实衣食住行四个字,“食”当为先,常言道“一天不吃饿得慌”是也;其次是“住”,常言也道“一天不睡十夜不醒”,两者叠加,便是“寝食难安”了。然而浦西居民一直坚守“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的底线,与其说矜持,不如说是窘迫和恓惶。


市民和游客来到陆家嘴滨江骑游踏青。 蒋迪雯 摄 

不过我老家的石库门地段要造地铁二号线而动迁,我由此住到了南浦大桥下面的由由小区,从此就与浦东搭上了——

“由由”两个字,据说意思是农民种田出了头。因为以前这里就是一大片农田,浦东严桥乡属地。再后来我又入住浦东腹地地段。这条迁徙的轨迹记录了我从胎儿到老汉的衣食住行。从浦西的繁华地段进入浦东,由西向东,东而又东,义无反顾。

浦东开发开放后,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外高桥自贸区、金桥出口加工区、张江高科技产业园区、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功能强大,满满的责任满满的担当。但感觉这里纯粹是“做生活”的地方,“过日脚”“谈情怀”的思路似乎少了点。这绝对不是吐槽,而是满满的期待啊。浦东不光要有功能区,也要有浦西那样高大上的人文时尚、文艺情怀、休闲小资。日前看到《浦东新区国土空间总体规划(2017-2035)》,我的视线被它的二条功能定位定牢了:国际文化大都市的核心承载区、世界级旅游度假目的地。讲真,非常令人神往啊。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曹立媛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