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运动+ > 文章详情
16年投入50亿元,这个中国体育服装民族品牌,这么出招应对东京奥运延期
分享至:
 (15)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国强 2020-05-02 06:26
摘要:国内的运营商、供应商、赞助商投身方兴未艾的体育产业,从预案到执行,需要有一套事前严密的论证、事后客观的评估体系,也要有危机应对的预案。

疫情之下,体育赛事和产业是受影响最大的产业之一,按下“暂停键”的体育赛事被迫“停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确定延期到明年举行。大赛延期,不仅影响到组委会、运动员,实际上还有大量的类似中国奥委会合作伙伴安踏这样的供应商、装备商受到影响。他们如何出招应对?


合作伙伴历史渊源:从国内到国际

安踏公司成为2009—2012年中国奥委会合作伙伴。在这个4年的合作周期内,安踏以“2009-2012年中国奥委会体育服装合作伙伴”和“2009-2012年中国体育代表团合作伙伴”的身份,为中国体育健儿征战11项重大国际综合性运动会提供冠军装备。这11项比赛包括4项奥运赛事,除了夏季奥运会、冬季奥运会外,还有首届青年奥运会、首届冬季青年奥运会。

其它7项赛事为亚洲综合性运动会赛事,包括亚运会、亚冬会、东亚运动会、亚洲室内运动会(两年一届)、亚洲沙滩运动会(两年一届)等。2012年,安踏推出的“冠军龙服”亮相伦敦奥运会,38块金牌创中国健儿境外举行的奥运会最佳成绩。

双方携手一个周期后,安踏成为“2013-2016年中国奥委会体育服装合作伙伴”。这期间,安踏为为中国健儿提供优质的装备、保障和服务,为各项大赛提供领奖装备和生活装备近600款、约50万件次。

之后,安踏和中国奥委会的合作延续到2024年,包括了东京奥运会、巴黎奥委会、洛桑冬季青奥会、达喀尔青奥会以及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

在国际上,2019年10月,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宣布安踏成为其官方体育服装供应商至到2022年底。安踏成为第一个与国际奥委会合作的中国体育运动品牌。

在装备方面,安踏在户外、滑雪、篮球、跑步领域发力。在具体项目上,安踏是多支中国国家队的合作伙伴,累计为36支国家队提供领奖、比赛、训练装备和服务。例如目前安踏和冬季运动管理中心合作,成为13支国家队的运动服装类赞助商,合作期限为2018年8月1日至2022年7月31日。(注:2019年,速滑和短道速滑队合并为“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队”

 如果从2009年开始到2024年,那么安踏与中国奥委会已合作4个周期16年。期间,安踏累计投入超50亿。


东京奥运延期影响:从短期到长期

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对国际奥委会和中国奥委会的合作伙伴安踏来说,主要涉及装备保障、权益保障和后勤保障3个领域。如果从范围来说,有着短期和长期的影响。

短期来说,主要是应急应对。以装备保障来说,安踏提供的装备有训练、比赛、领奖等装备;从服务对象来说有代表团的运动员、教练员、官员、嘉宾等,要提供不同品类的赞助装备。考虑到服装装备的一些特殊性,如原料的坯布、成衣的亮度等,目前安踏涉及东京奥运会的服装生产的工作全部暂停。


在权益保障方面,安踏跟运动队和运动员的签约周期是按照奥运周期来的,大部分体育资源到期的时间是2020年12月31日。奥运会推迟涉及到赞助商权益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前就到期了,因此需要跟各权益方商量赞助周期的事宜。后勤保障方面,涉及吃、住、行、证件、门票、酒店、交通等方面,还有前方的“奥运之家”,目前安踏跟前方酒店终止了合同。

长期来说,则需要未雨绸缪。如装备保障方面,安踏根据东京奥运会延期1年的变化,重新安排生产周期。更大的挑战是,东京残奥会闭幕已经接近国内的国庆节,距离北京冬奥会开幕只有4个月,时间非常紧张,打破了正常情况下的奥运筹备工作周期。权益保障方面来说,赞助商需要和部分运动员商讨合作和赞助事宜。后勤保障来说,安踏目前需要重新安排明年奥运会前方代表团及相关人员的衣食住行,需要和供应商签订新的合同。

另外,东京奥运会后,安踏需要马上切换北京冬奥会模式。好在2022冬奥会在主场北京举行,安踏对各种情况相对熟悉。安踏目前的解决办法是将工作团队分成夏奥备战组和冬奥备战组,随着奥运会的推进,人员分配也会相应变化,这也非常考验奥运筹备队伍的工作能力,需要进行业务流线设计。

疫情之后的新思考:从预案到执行

中国大踏步地参与国际大赛以及国内举办的国际大赛、国内联赛增多,给了体育赞助商、装备商更大的商业合作空间。例如2021成都大运会市场开发计划包括赞助、特许经营、票务等三大计划和市场运营一条主线,其中,赞助计划设置了官方合作伙伴、官方赞助商、官方供应商3个层级。

在篮球领域,李宁公司大手笔投入;在马拉松领域,不少服装装备商成为主赞助商或服装赞助商,这些品牌出现在运动员、嘉宾、裁判员、志愿者身上。根据《中国马拉松及相关运动办赛指南》第三部分“竞赛组织和管理”的第十五条,“赛事组委会应组建裁判员执裁团队,应为所有参加执裁的裁判员提供统一的服装或标识,便于参赛运动员识别”;第十六条也对志愿者服装提出了一些要求。

 4月21日,中国排球协会与中国排球超级联赛商务运营推广商排球之窗解约。实际上,在2015年,中国排球联赛主赞助商361°合约到期后,许多地方俱乐部队自主解决服装与运动装备问题。国内联赛、赞助商其实同在一个产业链条上。从东京奥运延期带来的影响可以看到,国内的运营商、供应商、赞助商投身方兴未艾的体育产业,从预案到执行,需要有一套事前严密的论证、事后客观的评估体系,也要有危机应对的预案。




作者简介:

陈国强,男,上海体育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新闻传播学博士。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公共健康学院访问学者(2013-2014)

栏目主编:陈华 文字编辑:陈华 题图来源:新华社
文内插图:新华社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