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浦东30年】乘着渡轮去上班
分享至:
 (12)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任炽越 2020-04-15 12:37
摘要:摆渡过江,最怕的是碰上大雾天。那时还没有停航一说,大雾中船离码头后,驾驶员在雾茫茫的江面,就凭着烂熟于心的航行线路,慢慢向江对岸驶去。而这时,码头上的工作人员就猛敲挂在码头边的铁钟,为驶来的渡轮引航。在布满雾霾的江面上,只听浦江两岸铛铛铛的敲钟声,此起彼落,传得很远。

20世纪70年代,我中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浦东塘桥的一家铸铁厂工作。报到前,我特意先去“打了一下样”。工厂就坐落在浦东黄浦江畔,要在浦西的南市外马路上的董家渡,搭乘塘董线渡轮过江,出码头后穿过上港七区煤码头,在一条名为茂兴的小路上,就到了我的目的地。

当时打浦桥隧道刚刚开通,尚未通行公交线路,轮渡还是市民往来浦江两岸的唯一交通工具。全市近20条轮渡线年客运量巨大,每天早晚高峰,百万市民过浦江的场面十分壮观。创始于1911年的上海轮渡,成了全球最繁忙的航线之一。

我进厂后被分配在炉灶组。上早、中班,避开了常日班上下班渡轮早晚高峰时段。那天,第一次正式上早班,我凌晨五点半赶到董家渡渡口时,天还未亮,对岸港区码头上的灯光倒映在江中,光亮浮动。我在售票窗口买了一枚绿色筹码,扔在码头入口处的铝质储码斗里,进入候船室。不一会,渡轮从对岸驶来,靠上码头后,候船室的铁质网格门吱呀吱呀打开,我顺着引桥走上码头,踏上渡船。

渡船设施比较简陋。船中间靠船头部分是驾驶舱,一位驾驶员坐在高高的椅子上掌舵开船。船舱四边是木制椅子,供乘客们休息,船头是开放的,乘客可站立眺望江景。船舱呈敞开式,任由江风掠过,只在冬季来临时会盖上一层厚帆布,以遮住刀刮似的寒风。我那时年轻好奇,每次上船总是立在船头,观望浦江两岸景色。有时还会站在驾驶室旁,看驾驶员怎样转动舵轮驾驶渡船,船靠岸时,又看水手如何将缆绳套入码头上的铁缆桩,使劲收紧缆绳,让船徐徐靠上码头。碰上潮水涨退,船体与码头有高低落差时,水手会站在船舷旁,大声喊道,上下当心,注意高低!驾驶员也会走下驾驶台,帮着一起维持上下客流秩序。

进工厂第二个月,厂里帮我们统一购买了轮渡月票。那时,轮渡是从浦西到浦东单程购票,人过江每次0.06元,自行车过江每次0.12元。从浦东回浦西则不需买票。一张轮渡月票票价是1.50元,像公交月票一样,上面贴有照片,盖着钢印,可在全市浦江沿线轮渡上通用。有一次,我上班时忘带了月票,就拿着工作证虚晃了一下,也混过去了。后来一想,像我们这样天天过江的老面孔,那些监票人员对我们可能早就“面熟目生”了。

摆渡过江,最怕的是碰上大雾天。那时还没有停航一说,大雾中船离码头后,驾驶员在雾茫茫的江面,就凭着烂熟于心的航行线路,慢慢向江对岸驶去。而这时,码头上的工作人员就猛敲挂在码头边的铁钟,为驶来的渡轮引航。在布满雾霾的江面上,只听浦江两岸铛铛铛的敲钟声,此起彼落,传得很远。

有时,“老司机”也会迷路。那一个雾霾天,渡轮循着钟声而去,应驶往塘桥码头的,却开到了杨家渡码头,大家都傻了眼。定了定神后,驾驶员才再小心翼翼地把船开回塘桥码头。

每天浦江落潮,是轮渡站工作人员需格外小心的时候。因为潮位低,引桥的倾斜度就会很大,人走在上面问题还不大,而载物的黄鱼拖车,从地面下码头,引桥的倾斜度越大,车的冲力也就越大。而这时,光靠人力刹车是刹不住的。工作人员就会用带大铁钩的绳子钩住拖车,慢慢往下放,一直放到码头上车停稳了,才收回绳子。但有时也会出现意外,有一年夏天,我中班下班,见码头引桥上一辆装满蔬菜的黄鱼拖车驶到一半,铁钩突然滑脱,那车猛地向下冲去,在车头把车的农民见状,赶忙朝旁边一跳,只见那车沿着引桥一直飞速冲向码头,直接跌入江中,满车的蔬菜浮满了水面。那农民呆呆地站在码头的灯柱下,吓得说不出话来。

乘了十多年从浦西到浦东的轮渡后,20世纪80年代,我离开了浦东那家工厂,去浦西工作。然而,结婚后,我又搬到浦东暂住,再度开始从浦东到浦西的摆渡生活。这时,浦东正处于开发开放的前夜。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