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疫情下的自救:健身教练转做外卖骑手,私企老板开网约车……
分享至:
 (40)
 (1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邬林桦 2020-03-26 17:37
摘要:当所有人都宅在家里时,餐饮、健身等行业普遍受到冲击。或迫于生计,或意欲解闷,不少人投身低门槛的外卖、网约车等行业,在刚刚过去的漫长冬季中寻求“自救”。

3月21日,深夜的上海,终于迎来了2020年第一声春雷,有些沉闷。继而大雨倾盆,惊扰了不少都市人的梦乡。26岁的吴强冒雨送了一单外卖,赚了10.5元。

3月初,这名迟迟未接到餐厅复工通知的厨师,成为一名饿了么骑手。转变并没有多么困难,因为他已经两个月没收入了,“先度过眼前的难关,春天总会来的”。

几乎一夜之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人们原本的生活节奏。当所有人都宅在家里时,餐饮、健身等行业普遍受到冲击。或迫于生计,或意欲解闷,不少人投身低门槛的外卖、网约车等行业,在刚刚过去的漫长冬季中寻求“自救”。

1

吴强曾经是“自信满满”的人,认识他的朋友都这样说。1994年出生的他,不到30岁就已经在老家买房买车,尽管要还贷款,但儿时的玩伴对他满是羡慕。原本还打算今年出来单干,跟朋友合开一家小餐馆,但疫情打破了他的计划。

今年过年,吴强没有回河南老家,一直待在上海的出租屋里。疫情发生后,他接到老板电话,原本年初八的复工计划将无限期推迟。“起码两个月没活干没工资了,压力非常大。”

吴强每个月要还房贷和车贷,加起来超过5000元,原本就不多的积蓄,还要维持房租和日常开销,“口袋快空了”。为了省钱,他每天只在晚上吃一顿饭,喝两瓶啤酒。他说,不喝酒睡不着,“也不全是钱的问题,总感觉有些焦虑。”

月初,朋友找到吴强,介绍他去送外卖。吴强几乎没有犹豫,就从餐厅辞职了,成为饿了么专职骑手。这次疫情产生的连锁反应,让他意识到,自己还没有足够的资本抵御风险,打消了借钱开餐馆的主意。

外卖骑手吴强的配送范围是南京西路商圈,来上海4年,以前很少踏足这里。“刚开始两天,路不熟,超时过两次,压力很大。现在已经认路了,感觉这份工作并不难。”从3月10日到25日,半个月他送了近500单外卖,“按照目前工作量算,一个月能赚近1万块吧,挺好的”。

吴强成为外卖骑手中的新生力量,找到了新的生存方式

送外卖这份工作,也能让吴强重新认识社会。当了外卖骑手后,他曾害怕接触的“写字楼里的人”态度一个比一个好,遇上雨天还有人给他留言,让他慢点送别着急。

“自由又有钱赚,我还想再干几年。”如今,吴强觉得过去的冬天给了他意外的收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外卖骑手这份工作让他拥有了盼头。“不管发生什么,人总是要吃饭的,也总有不高兴自己做饭的,外卖骑手应该不会失业吧。”

他坦然告诉家人找了份新工作,尽管父母仍坚持做厨师比送外卖“更有面子”,但他很坚定自己的选择“每个人都想挣钱,都想过好日子,送外卖也是一份工作,我不觉得有哪里丢人的。”

2

一边骑着共享单车送外卖,一边拍抖音记录。“健身教练兼职送外卖”的噱头,一度让周田成了抖音红人。在安徽老家的父母刷到了她的抖音视频,询问她是不是没钱了。“经济压力是有,但不是主要原因。”

周田的抖音截屏,记录了她在疫情期间的兼职骑手经历

周田在上海一家知名的大型连锁健身机构担任团操教练。受疫情影响,往年年初八就开门的健身房,今年无限期歇业。“原定说过完元宵节,2月10日复工。我2月1日就从安徽老家回上海了。”然而,健身房复工通知却再三变动:先是改到3月初;等到2月底时又被告知,3月初依然不行……尽管她每月有2200元的底薪,可还不够付房租。她担心复工时间再推迟,会吃光老本,心里有些慌。

周田原本跟那些在家隔离的人一样,睡到自然醒,然后,吃饭、看剧、刷手机、睡觉……宅了一个多月,同为健身教练的朋友看不下去了,提醒她:再这样下去身材走样不说,复工后也教不动了。“我也觉得不能这么颓下去了,得找点事做,也能有些额外收入。”

她考虑过找个文职,先干两个月,思考过后又觉得对别人公司不负责任,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健身房重新复工,我还是要回来的,这是我的本职。”于是,低门槛又灵活的外卖骑手成为周田临时过渡的最佳选择。

送第一单外卖时,她很是尴尬。化着“口罩妆”、洋溢青春气息的女孩,跟外卖骑手的形象很不搭。就算隔着口罩,她还是能察觉小区门口其他外卖骑手对她投来毫不掩饰的异样目光,有人还用手机偷拍她:“他们可能觉得我疯了吧,哈哈。我就装作是给朋友送东西,还佯装打着电话,其实是自言自语,为了掩饰尴尬。”顾客出来取单时,也充满疑惑和同情。“她问我是不是大学生出来做兼职,反正就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第一单只赚了4.5元,周田心里却感到莫名踏实。尽管和教团操的课时费相去甚远,但送完一单就赚一笔,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

没有电瓶车,她就靠骑共享单车或者走路送外卖。第一天来来回回骑车20公里,跑了5单,总共赚了40元。“回到家,感觉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因为觉得自己太辛苦,晚上她买了比平日更多的美食犒劳自己。一天赚的钱非但不够吃,还倒贴了20多元。“这半个月送外卖赚的钱可能都吃光用光了,但至少有进账,没有花老本。”

健身教练曾是高收入群体,是都市精致生活的象征。为了维持身材和生活的精致,“月光”甚至负债成为他们中一部分人的特征。疫情期间,周田身边的同行有的在做直播,有的做起了微商,各自寻找着新的生存和生活方式,共克时艰。

这两天,健身房陆续复工,周田恢复了团操教学。她对未来满怀期待,相信疫情过后健身行业会重新迎来“春天”。与此同时,她仍继续着外卖骑手这份兼职。既能赚钱又能锻炼,疫情“迫使”她接受这段经历,也让她欣然拥抱这种新的生活方式。

周田供职的健身房复工了,她又开始给会员上团课了

3

不同于外地来沪的“打工仔”吴强和周田,在外人眼里,经营模具加工厂的私企老板老莫是典型的成功人士。然而,过去的冬天,受疫情影响,他的生意暂时停摆了。闲不住也不想闷在家里的老莫,找回了几年前为了尝鲜注册的滴滴账号,开起了网约车。

坐老莫的车,最直观的印象是他很“讲究”。刚上车不久,在路口遇到红灯,老莫熟练地从驾驶座旁的置物架中抽出一张消毒湿巾,擦拭起门把手、方向盘、空调排风口。动作很小,很仔细。绿灯亮了,他轻踩油门,平稳起步,捏着湿巾的手还在摸索着进行擦拭动作。直到下一个红灯,他才把湿巾捏成团,扔进已经装了半口袋废弃湿巾的纸袋中。在后视镜中与记者眼神接触,他侧过脸询问:“先生你需要消毒湿巾吗?”

老莫边等红灯,边用消毒湿巾擦拭车辆

另一个印象是他很守规矩。近10公里的行程中,他始终把车速控制在恰到好处的水平,遇到没有信号灯的斑马线,他会提前减速,不用踩刹车就恰恰好好地把车停在斑马线前。一个路口,他停住了,但旁边有几辆车咻咻开过,他就老老实实地等着,目送推着电瓶车的人安全通过后,他才起步。若非亲身经历,我是不太相信会有这样的网约车司机。

老莫的确是不一般的网约车司机。45岁的年纪,在上海有3套房,不用还贷款,妥妥的人生赢家。疫情搅黄了他年后准备扩张工厂的计划,但并没有给他造成经济危机。老莫说,疫情最大的冲击,是把他困在了家里。“我都快抑郁了,身心都憋得很,出来透透气。”

老莫是宁波人,年轻时就来上海闯荡,从一个学徒做起,靠着勤奋和“几分把握机遇的小聪明”,一步步成为一名私企老板。往年春节,他都回宁波乡下过年。“乡下热闹,每天走亲访友,等元宵过后回上海开工。”今年,他在老家待了一星期就受不了了,提前回上海,每天开车到空无一人的工厂转一圈,回到家心里空落落的。

“人家说我是劳碌命,还真是。没事干就会想很多有的没的,浑身没劲。”在家隔离到2月中旬,实在憋不住,他就出来跑网约车。“那时候还没什么人叫车,一天能接10单就不错了。人家上车后也不大会聊天,可能会怕吧。不过,心情是比在家里好。”

进入3月,老莫明显感受到城市复苏的气象。路上的车多了,叫车的乘客也多了。有时他就开一个下午网约车,临近天黑了,接个顺路单,再去工厂转一圈。上周,老莫的几名工人返工了,他正准备结束临时的“网约车司机”身份。“这段时间开网约车好像习惯了。还好能做这件事,帮我熬过了冬天。”

经历这个特殊而漫长的冬天,吴强转换了跑道,周田丰富了生活,老莫重新计划着扩张。他们是这个时代中奋力生活的人们的缩影。想起那句话,唯一不变的是变化。迎接改变并没那么可怕。周田说,骑手账号里的钱她没取出来过,她想把这笔财富一直留着,作为这个特殊人生阶段的纪念。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邬林桦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1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