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北京来信 > 文章详情
留英?还是回国?听听三位留学生的表白
分享至:
 (15)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余晨扬 2020-03-18 15:01
摘要:在10个小时飞行中,没有机舱服务,零食和面包提前被放在座位上。飞机上要进行两次测温,落地后5个小时才下飞机,随后发热乘客统一进行核酸检测。

17日下午,在英留学的皓楠乘坐伦敦直飞的航班降落上海。也就在昨天,上海施行了更为严格的重点国家人员入境管理措施,英国列入其中。

和许多留英国学生一样,皓楠对新冠病毒在英国的发展极其担忧。英国路上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学校基本都改为线上教学,很多机构改成线上办公。但佩戴口罩的普及率比较低,人们往往会选择用围巾遮住口鼻。留学生们出门如戴口罩还是会被侧目。

面对英国这样的环境,留学生们大致分为三派。有人立即买机票回国,有人坚持留守,还有人举棋不定。

“我是毫不犹豫地选择回国”

皓楠是一名在曼彻斯特大学读经济学的研究生,他几乎毫不犹豫地回国了,也是同学中回国最早的一批人。

昨天,他终于如愿以偿回到中国。在10个小时飞行中,没有机舱服务,零食和面包提前被放在座位上。飞机上要进行两次测温,落地后5个小时才下飞机,随后发热乘客统一进行核酸检测。其余乘客会被护送到家附近的隔离区统一隔离。

皓楠在机场等到回杭州大巴。

2月末,皓楠的表哥去英国看他。当时,国内疫情好转,欧洲出现了爆发的征兆。表哥很担心他在英国的情况,不停地提醒他做好防护,能回国则尽早回国。

皓楠成了同学中最重视疫情、最小心防范的人。他第一时间买了16日回沪的机票,并计划5月11日返英,当时往返机票仅需要1万元。“看着现在一票难求的情况,我很感谢我家人做的决定。”

皓楠觉得他学校的政策也不尽如人意,学校迟迟没有作出统一线上教学、考试的决定。虽然部分老师决定更改考试形式、暂不上课,但是他的老师却很严格。皓楠和同学一起发了邮件询问最近的考试能否改到线上或者缓考,老师回答:“担心疫情不能构成变更考试的原因”。

“但我觉得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我一定要回国,就算是延迟毕业一年我也可以接受。”皓楠回国的态度非常坚决,他相信,只要按时交毕业论文,即使不再返英,也会顺利毕业。

“我还没定要不要半月后登机”

苏西今年23岁,去年9月第一次离开家,在伦敦大学学院(UCL)攻读教育学硕士。两天前,苏西买到了一张3月31日伦敦直飞北京的机票,价格是平时的两三倍。苏西的妈妈在北京发愁:“消息瞬息万变,不知31号中国航空的航班会不会取消。”。

15日,苏西跟妈妈通过电话,她感觉自己已经发烧了。尽管电子体温计显示36.5℃,她还在怀疑是体温计出了问题。苏西妈妈知道,“假性发烧”是因为女儿内心十分焦虑,已经几夜没有睡好了。

昨天傍晚,我再跟苏西联系,她明显平静了很多。“我可能是橘子吃多了吧,嗓子已经不疼了。”

随后,苏西给我讲述了她心理变化的过程:“我从英国疫情爆发到现在一直在摇摆,不知道是该回国还是在英国留守不出门。其实,开始想回国的人很少。研究生一年学习时间有限,回国可能意味着留学生活提前中断,而且对学习效率和效果影响很大。可是,随着各种新闻和小道消息传来,加上英国的抗疫政策,可以说所有留学生都慌了,变得异常焦虑。就在学校通知授课方式变成线上的当天,几乎所有人都买好了机票。紧接着,很多直飞航班开始取消,中转航班的中转国推出了不同的签证政策。不过现在,人们开始想明白了,恐慌开始消散,大家渐渐冷静下来。”

苏西至今还没决定要不要搭上半个月后那趟航班。她知道,回国路上交叉感染的风险很大,而且对心理和生理都是很大的挑战。从伦敦直飞北京需要10小时左右,这期间大部分人会全程佩戴护目镜、口罩、手套,甚至还有防护服,落地后也有较长的检疫和隔离中转过程。

但从另一角度看,回国就代表安心,即使不幸路上感染,在国内也会得到很好的治疗。而在异国就是独身一人应对疫情,假如不幸染上后果不堪设想。“英国连本国公民都无法顾及,作为留学生肯定不会被很好照顾到。”苏西说。

在等待飞行的半个月,她继续囤积食物和卫生用品,以预防航班取消或者自己改变回国主意。苏西说,在伦敦,线下超市的卫生用品基本断货,已经出现早晨在超市门口排队抢卫生纸的现象,肉、蛋、罐头食品、速食断货更加严重。

“我决定留英,心绪不浮躁”

小璐是伦敦大学学院电影学在读研究生,她决定留在英国。“我打算在英国读博,回国后无论是和导师见面还是做研究都非常不方便。一回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很怕耽误自己的前程。”

伦敦大学学院不是最早下达线上教学的那批学校,但在大家多次与老师、学校反映情况后,上课、考试都在3月中上旬改为了线上进行。目前整个学年的规划已经出来,这一学年都改为线上教学。“我因为决定留英,所以心绪上并没有很多同学那么浮躁,每天继续按部就班地上课、写作业、读文献。”小璐说。

小璐还养了一只猫,这是她选择留在英国的另一个原因。“我实在舍不得它”,她跟我说,刚来英国的时候非常孤独,一切都要靠自己,独处是常态,有一阵几乎都要抑郁了,每天都会跟父母视频哭诉。“这只猫给了我太多陪伴和情绪上的安抚,我如果回国肯定来不及给它办手续了,我绝对不忍心也不可能丢弃它。”

小璐在英国养的小猫。

从语音通话中完全听不出小璐的焦虑,她已经囤够了两个月的生活用品。“每天在家就是学习,和猫一起玩,还可以和家人长时间地视频聊天。总体觉得挺好的,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做自己的研究。”小璐的父母很理解和支持她的决定,但也少不了担心。

“我没有特别焦虑,其实不出门感染病毒的概率很小的,我现在尽量避免和其他要回国的同学过多聊天,以免增添自己的犹豫和烦乱。”

昨夜十一点,皓楠给我发来信息。他正在等待从上海到杭州的大巴,每一个工作人员的防护服上都写着:欢迎回家。他终于可以在隔离区好好休息14天了。

(文中三位留学生名字均为化名)

栏目主编:樊江洪 文字编辑:樊江洪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笪曦
文内图:受访者供图。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