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伴公汀 > 文章详情
女儿重残无业、父母久病卧床……这些人的居家护理,上海继续做
分享至:
 (32)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顾杰 2020-03-18 14:44
摘要:目前全市享受居家养护服务的残疾人约2.5万人,疫情期间为其中有困难的(孤残、老养残、一户多残等)1万人继续提供服务。

“陈阿姨你来了。”下午1点,孙芳准时打开家门,她穿着一身睡衣,除了头发有些披散,看上去和常人无异,要不是提前知晓,记者很难将眼前这位中年女士和“重度残疾”一词联系起来。

孙芳是一名二级智力残疾人,她的认知、语言、环境适应能力都很差,实际上已经丧失工作和自我照护的能力。从2018年开始,服务员陈阿姨每天上门为孙芳提供一个小时的居家养护服务,包括保洁、整理等家政服务。

此前,受疫情影响,为了防止可能的交叉感染,孙芳所享受的居家养护服务曾一度暂停。经过闵行区七宝镇残联与第三方服务公司的紧急排摸,确定孙芳一家属于确有需求的居家养护重度残疾人,经过协商,第一时间为其恢复了居家养护服务。


陈阿姨在孙芳家打扫房间(顾杰 摄)

采访这天,孙芳状态似乎不错,看到记者时还会微笑点头。陈阿姨悄悄告诉记者,平日里,孙芳连烧一壶热水都不会,还常常胡言乱语,像个小孩子。“她的精神状态一阵好一阵坏,没人猜得透。”

跟着孙芳进入房间,逼仄的卧室里,摆着两张床铺。记者这才发现,家中除了孙芳,还有她的父母。靠窗的床铺上,半躺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那是孙芳的母亲,今年78岁,因为生了骨刺,常年卧床,已经丧失基本的自理能力。在床边的轮椅里坐着的,是孙芳81岁的父亲,他的身边,放着一个简易坐便器。“老爷子由于中风半身不遂,左腿已经毫无知觉了。”陈阿姨告诉记者。

看到此情此景,记者才真正明白了“确有需求”的含义,孙芳的父母没有任何照护能力,这也意味着,虽然陈阿姨名义上的居家养护对象是孙芳,但实际上她同时服务着三个人。

陈阿姨向记者坦言,由于孙芳家确实比较特殊,自己比别的服务员要承担更多工作,包括为两位老人铺床、配药、洗晒衣物等,因为孙芳家无人做饭,陈阿姨有时还会把自家包的饺子带一些给他们尝尝,而这些,本不在她的工作范围内。“我这人比较心软,看不得别人受苦,就想着能多帮一点是一点。”说这话时,陈阿姨腼腆地笑了。

从下午1点多开始,陈阿姨在客厅、卧室、厨房和卫生间里忙进忙出,先扫地,再拖地,把家具里里外外全部擦洗一遍,还要整理家中杂物,将其码放整齐。整整一个小时,一刻没有停下。

“小陈是真好,没有她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躺在床上的孙芳母亲告诉记者,昨天,她手臂突然疼得厉害,陈阿姨在做完养护服务后,主动推着轮椅送她去社区医院看病,帮忙拍片、配药、搀扶上下楼,一直忙到下午三点半。听到这,瘫坐在轮椅上的孙芳父亲朝记者竖起了右手大拇指,用力地点了点头。

记者注意到,除了基本的家政服务,陈阿姨实际上还承担着部分心理慰藉的工作。老家在安徽的陈阿姨在上海生活多年,服务之余,她会用简单的上海话和孙芳一家聊聊天,陪着解解闷。“我给你当女儿好不好?”陈阿姨故意逗老人,“那最好不过了!”老人和孙芳都笑了起来。

“像孙芳这样的重度残疾家庭,他们的需求我们必须要及时满足,尤其是疫情期间,服务更不能断,当然,同时也要做好各项防疫措施,这也是对服务人员和残疾人的保护。”七宝镇残联副理事长陈伟说。

疫情发生以来,七宝镇残联与第三方社会组织“和之园”紧急成立了应急小组,排摸并确定全镇刚需残疾人家庭,确保其居家养护服务不断,街镇残联每周两次电话了解居家养护服务对象的需求和家庭健康情况,特殊情况及时上报。同时,应急小组还为服务人员准备了口罩、手套等防护用品,每天检测服务人员和服务对象体温并上报。

上海现有57.8万持证残疾人,像孙芳这样的情况不止一家。市残联相关负责人明确表示,根据民政部门的统一部署,在面上协商解决居家养护的基础上,对一部分确有需求的居家养护重度残疾人,协调第三方服务公司,继续上门提供护理服务。

据了解,闵行区共有5家服务机构为全区14个街镇残疾人提供居家养护服务,享受居家养护服务的残疾人1176名,年投入经费达1000余万元。根据各服务机构防疫工作措施,结合残疾人需求,目前已为450名残疾人提供服务,相关街镇正按需逐步恢复服务。

记者从市残联了解到,目前全市享受居家养护服务的残疾人约2.5万人,疫情期间为其中有困难的(孤残、老养残、一户多残等)1万人继续提供服务。

此外,本市各级残联已经建立每日通报制度,对“老养残、老残一体、一户多残”以及其他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残疾人进行情况排摸,并及时向所在区相关部门反映残疾人的诉求,协调相关部门并依托社区干部、志愿者、助残员等,积极提供服务。

下午两点多,陈阿姨做完了所有服务,离开前,她和孙芳一家道别。“这两天还有什么困难没有?”孙芳微笑着摇头。“那就多穿点衣服,别冷着。”说着,陈阿姨紧了紧孙芳的睡衣,又将两位老人盖着的毯子往上提了提。

临走前,陈阿姨从包里拿出几颗花生糖,塞到孙芳和两位老人手里。“明天我再来。”

(孙芳为化名)






栏目主编:张骏 文字编辑:张骏 题图来源:陈阿姨在孙芳家整理杂物(顾杰 摄)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