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学习 > 文章详情
美联储超常规降息和新一轮量化宽松政策大幕拉开,我们怎么办?
分享至:
 (2)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沈国兵 2020-03-17 17:03
摘要:如果靠放出货币就能促进经济增长的话,那么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好的当属津巴布韦了。

美联储实施新一轮大规模QE货币政策有其内在的必然性

美国时间2020年3月15日下午(北京时间16日凌晨5点),美联储突然再次宣布降息至接近零水平,并启动一项规模达7000亿美元的大规模量化宽松(QE)货币政策计划,以应对Covid-19对美国经济造成的影响。此前,3月3日美联储曾降息50个基点,将基准利率降至1.00-1.25%,曾是1998年以来美联储第七次降息。此次美联储直接将联邦基金利率一杆子降至见底,从1%-1.25%的目标区间下调至0%-0.25%,可谓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惊天动地之举,或许是一杠子火热降息见底,彻底堵住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以来喋喋不休、指指点点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实属解气行为还是眷顾市场行为呢?

表象上,美联储启动大规模QE货币政策,声称是为了应对Covid-19疫情的影响。美联储从15日起降息至零,并推出7000亿美元规模的QE计划。美联储将数千家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降至零,还将银行的紧急贷款贴现率下调了125个基点,至0.25%,并将贷款期限延长至90天。美联储总的动作是:联邦基准利率降息至0至0.25%,购买美国国债至少5000亿美元,购买机构抵押证券MBS至少2000亿美元。具体是:“Effective March 16, 2020, the 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 directs the Desk to undertake open market operations as necessary to maintain the federal funds rate in a target range of 0 to 1/4 percent. The Committee directs the Desk to increase over coming months the System Open Market Account holdings of Treasury securities and agency 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 (MBS) by at least $500 billion and by at least $200 billion, respectively. The Committee instructs the Desk to conduct these purchases at a pace appropriate to support the smooth functioning of markets for Treasury securities and agency MBS.”

但实际上,美联储实施新一轮大规模QE货币政策有其内在的必然性。一方面,依据美元实际有效汇率指数测算,从美联储运营的强势美元、弱势美元交替变换的历史来看,发现一个规律是:美联储大致上约十年一个弱势美元贬值期、交替约六年一个强势美元升值期。具体是:1971-1980年为弱势美元贬值期,制造了拉美繁荣背后的经济泡沫幽灵。1980-1985年这六年间强势美元升值剪光了拉美国家的“羊毛”。1986-1995年这十年间,美联储撒美元,直接刺激了东南亚和东亚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一度被称为“亚洲奇迹”。1996-2001年这六年间强势美元升值剪光了东南亚新兴市场经济的“羊毛”,酿成了1997-1998年严重的亚洲新兴市场金融危机。2002-2011年这十年间,美联储又开始撒美元,大量美元流向新兴市场经济体,如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墨西哥和中国等。直到2015年12月16日,美联储前主席耶伦宣布次贷危机以来美元第一次加息,表明美联储于2015年开始转向剪羊毛的强势美元升值期。按照此假说,2015-2020年这六年是强势美元升值期,但是2020年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打乱了美联储的节奏,使得美联储新一轮大规模QE货币政策提前至2020年实施了。

另一方面,据美国财政部统计,美国未偿国债总额已呈现出逐年累积大规模增加态势,2018年、2019年连续每年都增加了1万多亿美元国债。据美国财政部2020年1月31日数据显示,截至1月底,美国国债未偿公共债务总额高达232238亿美元,其中,公众持有的美国未偿债务额达172126亿美元,占比74.1%;政府持有60112亿美元,占比25.9%。另据美国经济分析局(BEA)统计显示,2019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当期价格为214290亿美元。据此,美国未偿国债已占到同期美国GDP的108.3%,美国GDP已不能覆盖美国国债。其中,2019年底由外国和国际及区域组织持有的美国国债达66963亿美元,占到当年美国GDP的31.2%。也就是,2019年美国负债率已大大超过了国际上通常认为的20%的安全警戒线水平。巨额的美债使得后续的美债持有者的支撑力在不断衰减。2019年,有中国大陆、英国、巴西、开曼群岛和中国香港等23个国家和地区已有5个月以上减持了美国国债。而且,2015年以来,美国财政赤字又开始不断攀升,至2019年已高达9843.9亿美元。由此,面对居高不下的美国财政赤字和日益累积高筑的美国国债,怎么办?美联储不得不采取惯用的做法:约十年来一个弱势美元贬值期,通过大水漫灌、一下子稀释甩掉了美国日益背负的沉重债务,由此,美联储新一轮大规模QE货币政策纵使没有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也将会如期而至。

美联储大规模QE货币政策带来的冲击是什么?中国怎么办?

美联储新一轮大规模QE货币政策大幕已然拉开了,余下的问题就是,美联储大规模QE货币政策带来的冲击是什么?研究认为,一是2018-2019年中美近2年的贸易摩擦升级致使中国外贸出口大幅下降带来的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压力将瞬间减小、甚至消失了。现在就是比赛看谁放水得更狠了,各国中央银行货币政策都将丧失基本的矜持了。二是整个世界市场将充裕着美元,超发的美元流动性将有望把世界经济从疫情造成的消费、投资萎缩中拔出来,自然会带动中国的新一轮出口。三是全球主要的美债持有者如中国、日本等东亚国家持有的外汇储备和美国国债资产将瞬间缩水。

中国怎么办?

实际上,我国的中央银行货币政策也是缺乏矜持的,我国国内流动性已经超大规模了。据中国人民银行数据统计,2019年12月我国货币供应量M2高达1986488.82亿元,2020年1月M2更是高达2023066.49亿元。另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显示,201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初步统计达990865亿元。两项相比,2019年我国货币供应量M2已是我国GDP的200.5%之多了。若2019年12月我国货币供应量M2除以2019年12月期末汇率6.9762,折合为:2019年12月我国货币供应量M2高达284752.3亿美元。2019年12月美国货币供应量M2是153184亿美元,2020年1月美国货币供应量M2是154388亿美元,乘以汇率7,大约1080716亿元人民币。相比来看,若2019年12月以美元计价,则我国央行比美联储的QE流动性多发了131568.3亿美元。若2020年1月以人民币计价,则我国央行流动性完胜美联储多出了大约94万亿元人民币。据美国经济分析局BEA统计,2019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为214289.75亿美元,两项相比,2019年美国货币供应量M2是美国GDP的71.5%。而且,2020年3月13日,为应对Covid-19疫情的不利冲击,支持实体经济的恢复发展,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于2020年3月16日实施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因此,中国人民银行在货币政策的流动性供给上已堪比美联储的大规模QE货币政策了,无论是我国绝对货币供应量M2,还是以M2占比我国GDP来评估人民币币值的话,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都需要有所矜持些才真正合理。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下,各国央行特别是中、美两国央行靠超发货币真的能实现其恢复性经济增长和恢复市场信心吗?事实上,商业银行属性是企业,越是潜在危机形势下其放贷愈发谨慎,当然是择优给企业放贷。中小微企业往往是无抵押的缺钱者,反而更容易被踢出贷款资金名利场。而且,在疫情蔓延致使全球消费、出口市场萎缩的态势下,企业争取贷款用于投资行为将变得更加谨慎。据此,不管怎样的流动性泛滥,但现实是,金融资本早就与产业资本脱离、不一致了,因而光靠放出货币是没有用的。按照货币主义理解,只能催生金融泡沫和通货膨胀。如果靠放出货币就能促进经济增长的话,那么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好的当属津巴布韦了。所以,此次疫情全球蔓延下的确需要非常规的货币政策来支持经济恢复性增长和市场信心,但绝对不是仅仅依靠非常规的货币政策超发货币就能解决经济恢复性增长和市场信心的。我国更需要实施定向精准的财政政策来扶持企业恢复性生产投资,短期内可发放非常规的消费券来适当刺激一下国内的消费需求,对于疫情严重的贸易伙伴需要及时施以必要的短期救援,并加大国内防疫产品复工复产,快速地形成对主要疫情国家出口急需和紧缺的防疫产品和生活生产物资,开拓我国新的国际贸易增长点。

栏目主编:王多 题图来源:东方IC 图片编辑:朱瓅
作者为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经济学院教授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