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学习 > 文章详情
智库分析|美国新冠疫情爆发带来的四大不确定性
分享至:
 (8)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彭波 2020-03-17 17:11
摘要:这一次美国的危机可能比2007年秋季开始的次贷危机更加凶险。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已经全面失控。截至北京时间3月15日24时,美国的新冠肺炎患者总计达3769例,累计死亡达69例。这个数字看似不大,但仍是不充分检测的结果。截至3月15日,美国政府仅检测22713个样本。中东部的俄亥俄州卫生部门估计,该州被感染人口实际上已达全部人口的1%,大约10万人。按此比例估算,全美国可能已经感染了300万人以上。因此,在美国,新冠疫情的蔓延可能早已失控。新冠疫情爆发,叠加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可能激化美国国内的社会冲突及政治斗争,冲击其经济金融的安全和稳定,并在国际上形成多重影响。

美国是否将步入经济危机?

自2月底以来,美国股市连续暴跌,两次熔断。3月9号出现了史上第二次熔断,也是1997年以来第一次熔断。3月12日,标普500指数再跌7%至熔断,收盘跌幅近10%。截至3月12日,美股已经累计下跌28%以上。这是美股历史上少有的跌幅。

虽经美国财政部及美联储联手救市,于3月12日紧急追加5000亿美元的流动性,并宣称无下限补充流动性,随后美国股市暴涨10%左右,但美国经济的基本面并未有效改善,疫情也看不到短期迅速解决的希望,因此,美国股市也将难以回头。而股市对美国的经济至关重要。某种意义上,股市就是美国经济及社会的根本。股市下跌,美国经济顿失支柱。

这一次美国的危机可能比2007年秋季开始的次贷危机更加凶险。

因为次贷危机爆发时,美国的利率水平还比较高,存在较大调整空间。尤其是在2006年,美联储连续加息四次,利率提高至5.25%,一方面刺破了泡沫,另一方面也为泡沫刺破之后的调节抢到了空间。而这一次,在美股大跌之前,迫于总统特朗普的压力,美联储已不断下调利率,3月3号之前,联邦基金利率水平只有1.50-1.75%。3月3日,在股市大跌之后,美联储超预期紧急宣布降息50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下调至1%-1.25%。

但与2008年相比,量化空间已相当有限。截至2020年3月4日,美联储资产规模仍高达4.2万亿美元,量化宽松效果不大。次贷危机之前,美债收益率较高,10年期美债收益率率在5%上方,而在2020年3月9日,10年期美债收益率率已降至0.54%,创历史新低,量化宽松的意义又一次大打折扣。

更重要的是,这一次美国的债务也要远高于2008年。目前,美国的债务规模已达23万亿美元,美国国会预算局2020年估算的赤字额已经突破1万亿美元。企业债也大大提升,美国企业债务总量从2009年2.6万亿美元增加至2018年5.7万亿美元。在家庭债务方面,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家庭债务总额为13.67万亿美元,连续第19个季度增长。这个数值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的12.68万亿美元还要高出将近1万亿美元。

自2009年以来,美股已经维持连续11年的牛市,仅2019年一年就上涨了1万多点,本身就处于难以为继的边缘。同时美股“长牛”积累了大量获利盘,存在调整需求。2019年美国多次出现国债利率的倒挂,显示危机并不遥远。这一次,新冠疫情与石油大战的“双杀”,或许只是刺破美国股市泡沫的最后一根稻草。

可以判断,这一次美国经济极难善后,步入经济危机的概率很大。

恶化的美国新冠疫情与中国经济

自19世纪末美国成为全球经济第一大国以来,其经济起落就常常决定着国际经济形势的兴衰,其国内爆发的经济金融危机一直对于全球经济有重大影响。尤其是20世纪20至30年代末的经济大危机,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解体,及2008年的次贷危机等,更极大影响了全球经济的走向,进而在根本上影响到国际政治格局的变迁。当前新冠疫情在美国的蔓延同样会极大冲击全球政治经济格局,特别是多方面影响中国经济的成长。

首先,从需求端损害中国经济。

美国国内如果出现经济危机,将通过贸易减少对中国出口商品的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经济的增长动力。

出口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出口萎缩将对中国经济造成较大负面影响。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期间,中国出口增速从2008年的17.2%下滑到2009年的-16.0%,出口增长的断崖式下滑对整体经济,尤其是出口相关行业造成了非常大的负面冲击。

近几年来,中国对美国一直保持了4000亿至5000亿美元以上的出口,及2000亿至3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据中国海关统计,2019年,中美货物贸易总额为5412亿美元,其中中国出口4185亿美元,进口1227亿美元,顺差2958亿美元,占中国全部贸易顺差4215.2亿美元的70.2%。

总而言之,对美国的出口对我国经济稳定发展相当重要。万一美国经济出现问题,对中国商品的需求下降,中国的经济增长、企业经营及就业将承受较大压力。

其次,从供给端损害中国经济。

美国经济出现问题,也可能会破坏全球产业链,从供给端损害中国的经济成长。美国在全球制造业中占据重要地位。2018年,美国制造业增加值达到2.17万亿美元,占世界制造业的比重为15.3%。数据显示,2014年全球中间品(含服务业)出口份额占比前十的国家中,美国、中国和德国占据前三位。

美国对中国出口的产品主要为运输设备、机电产品、化工产品、光学钟表和医疗设备,2018年出口分别为276.8亿美元、270.4亿美元、123.5亿美元和98.4亿美元,占美国对中国出口总额的23.0%、22.5%、10.3%和8.2%。美国长期以来一直都是半导体产业的领头羊,占据45%至50%的全球市场份额。2018年美国半导体企业研发总投入约400亿美元,全球营收总额2260亿美元,全球市场份额达到48%。相比之下,若不计外资企业,中国公司占全球半导体需求的23%,自身半导体产业仅能满足国内需求的14%,美国半导体产业是中国最重要的供应来源之一。

当前,疫情对美国的冲击越来越严重,很多公司已经开始在家办公。苹果、脸书、微软、亚马逊、谷歌、推特等许多美国科技巨头也开始抗疫,纷纷要求自己的员工在家办公,远离硅谷和西雅图总部,现在已经存在“(新冠)病毒让硅谷关门”的危险。假如疫情在美国进一步扩大蔓延,损害到美国的产业链,中国的进口就可能出现比较严重的供应困难。

国际金融市场尚能安否?

美国股市历来是全球经济及金融安全的“晴雨表”。美国股市兴旺,则全球经济向好;美国股市崩盘,则往往出现全球经济危机。自19世纪末以来,美国股市崩盘—全球经济危机—资本寻求避险—资金流入美国—美国经济改善—他国困难加剧,这个循环屡次重复出现。次贷危机时期就再现了这一逻辑,这一次可能也不会例外。

除了美国股市下降带来的直接冲击之外,美国的救市政策同样可能会冲击国际金融市场。历来美国政府及美联储在面对经济及金融危机的时候,一贯的做法就是向市场大量投放流动性,典型如美联储上上任主席伯南克所说的,在金融危机的时候,不惜“用直升飞机撒钱”。本次也不例外,3月12日,在美联储释放5000亿美元救市无效之后,美国放出了宣布对股市“无限补充流动性”的大招。3月15日,美联储出人意外地宣布降息至零,并推出7000亿美元量化宽松计划。这必将导致全球流动性泛滥,会从另一个方面影响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

当前,由于中国经济体量及在全球经济中的比重不断提升,所以中国的股市与国际金融市场相对比具有了一定的独立性。本轮美股暴跌以来,中国的A股行情基本上是独立的,受美股崩盘的直接影响不是太大。但是,对美国救市可能带来的全球流动性泛滥,中国仍应加倍重视,加强防范。

美国的政治、军事活动与经济活动紧密联系。如果国内危机程度加深,困难加重,在国际上,美国当局可能有两个相反的选择。第一个选择是,因国力衰退,美国无力保持全球军事配置,不得不从全球退出。第二个选择则刚好相反,即美国可能因国内危机的压力而不断加强在全球的军事冒险。无论美国做出何种选择,中国需要作好战略应对。

美国国内政治波动是个未知数

如果没有新冠疫情,美国国内当前少有能够挑战特朗普的政治对手,特朗普连任总统的概率极高。

但随着疫情在美国急剧爆发,美国国内的形势大变,民主党胜出的概率大增。目前民主党的候选人当中呼声较高的两位是前副总统拜登和参议员桑德斯。拜登看似对中国友好,但作为前美国副总统,拜登上台之后大概率依然会坚持奥巴马时期的对华政策方向,在国际机制和多边框架内与中国展开斗争。美国可能重新加入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并强化与其传统盟国之间的关系,联合围堵中国。这种策略,短期看对中国的压力会有所减轻,但是长期看可能更不利于中国的发展。

在国际事务方面,桑德斯总的态度与拜登有很大不同。桑德斯积极反对NAFTA(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也反对TPP,并且投票反对与中国贸易关系正常化。但是,在处理对华竞争与争端的方式方法上,桑德斯与拜登接近,主张美国应该加强世贸组织(WTO)和联合国等国际多边机制的力量,支持与盟友一道对中国施压,而不是单打独斗。因此,可以说新冠病毒疫情在美国的蔓延增强了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

对于以上由于新冠疫情带来的诸多国际经济政治问题的新挑战,中国应未雨绸缪。

栏目主编:王多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项建英
作者为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
题图:3月15日,美国纽约时报广场的一处大屏幕滚动播放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闻。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