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武汉大学生滞留上海走投无路之际,一名信访干部加了他微信……
分享至:
 (7)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毛锦伟 2020-03-12 18:12
摘要:事情得从21天前他乘坐飞机从日本秋田来到上海说起……

3月12日上午,记者拨通武汉籍大学生小冯的电话时,他正在上海宝山一家汉庭宾馆内上网课。算一算,他因疫情滞留在上海已经第21天了。小冯告诉记者,21天来,他曾一度面临走投无路的境地,最终困境得解要感谢上海的一名信访干部。事情得从21天前他乘坐飞机从日本秋田来到上海说起……

小冯在黑龙江上大学,去年8月起被送至日本成为交换生。今年2月21日,交换生课程结束。可武汉因疫情发展封了城,小冯肯定回不了家。哈尔滨的学校也明确告知他,学校暂时不开放,他也不能返回学校。哪儿也去不了,但又不能留在日本,衡量再三,考虑到上海有朋友可以接应,他买了张机票直奔上海。来到上海后,在朋友的帮忙下,他入住宝山区大华三路上的一家海友酒店。

“当时想着先住两天,再找机会回武汉,但很快问题来了”,小冯告诉记者,来到上海时他身上总共只有2000多元。随着回武汉无望,他很快发现自己住不起酒店了。小冯称,海友酒店每天房费200元,加上三餐吃外卖,他一天开销近300元,身上的钱一周就花没了。花光钱后,小冯向家里求助过一次,家里又给他转来一笔钱,但是,“武汉封城爸妈都无法工作,他们也很艰难,一直住酒店成本太高,不是个办法啊。”

怎么办?小冯首先想到的是求助于上海市政府,他希望上海能安排他入住统一的滞留人员安置点。2月27日,他通过上海市政府网站“市长信箱”发出了一封求助信。这封信很快转到了上海市信访办工作人员杨一帆手中。考虑到事情紧急,杨一帆当即将求助信转发相关单位处理。但出乎意料的是,小冯的求助信相继流转至相关部门后,均遭到了退单。

求助无望,小冯走投无路,这也让经手办理求助信的杨一帆觉得不安,“这个大学生不会流落街头成为‘沪漂’吧。”思前虑后,3月3日一上班,杨一帆决定先加上小冯的微信,一方面方便联系,另一方面也能随时问问情况。微信加上后,杨一帆还以个人名义给小冯转去了1000元,嘱咐他先拿着用。

与此同时,杨一帆仍然想试试,看看能否通过信访件“个案协调化解”这个渠道来解决小冯的困难。发起申请后,上海市信访办当即将该案列入督办,并由相关工作人员一一对接市民政局等部门,跟踪督办。3月3日晚上7时,市民政局终于传来好消息:协调下,宝山区民政局提供了两种救助方案,一是免费入住宝山区救助站,二是安排入住大场镇辖区外来人员临时收住宾馆,只收取100元每天的成本价。比较后,小冯选择了后者,最终于3月6日入住。


△宝山区民政局为小冯安排的住处。

“算了算,手上的钱足够撑到月底,到时候学校应该允许返校了”,小冯告诉记者,入住后,杨一帆和宝山区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还时不时地给他电话,询问他住得好不好、钱够不够花,让他很是感动。他说,作为一个滞留在上海的武汉人,不仅没有被歧视,反而还有这么多人关心他,他的心暖暖的。想必,这就是上海的温度。

△杨一帆的嘘寒问暖,令小冯感到很暖心。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毛锦伟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