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健康 > 文章详情
【海上名医谱】周行涛:没有一双眼睛是不美的
分享至:
 (2)
 (1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顾泳 2016-06-28 11:51
摘要: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周行涛主任医师,知名眼科专家,每年“阅眼”无数。这些年,他爱用美好的文字,记录有趣的患者故事。“如果医生是摆渡人,那么当我们伤了、病了,就成为了岸边当地渡客。河有时很宽,且风大水急,摆渡人奋力摇橹。我们应当始终相信,他们会渡我们走过这一程……渡客的信任,是摆渡人最珍贵的礼物”。

 

“我觉得没有一双眼睛不美。那是因为从做医生的角度来看,无论多么糟糕的眼睛,有光,就有一切。眼本身之美,犹如明月在皎洁的星空,一闪一闪,使星光寂淡……”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周行涛主任医师,知名眼科专家,每年“阅眼”无数。他用美文,记录下一双双被治愈的眼睛。耐心细致、温文尔雅,是患者对周医生的一致评价。他坦诚地说,“从医于我,是一种幸运;我要将这份幸运传递给患者,为他们带来光与希望。”

 

“弯道超车”的眼科专家

周行涛的从医之路,颇有些“弯道超车”的味道。他开门见山对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说,“我没读过本科就直接念了研究生,曲折的经历是一份馈赠,让我更懂得患者疾苦,时时提醒我不要辜负患者。”

 

他的家在浙江慈溪,自小数学成绩就很出挑。哥哥说,“理科不错,不如就去当医生吧,毕竟家里有位医生是好事。”初中毕业时周行涛考取宁波卫生学校,4年学业结束后,被分配至宁波镇海。

 

回忆起当小医生的年代,周行涛满是感激,进修时遇到的几位眼科老师一丝不苟的从业态度,给他留下极其深刻印象。“当年医患关系特别好,患者充满信任,老师也会放手,临床各种疾病都会碰到,丰富经历中慢慢成长的模式,与现在的培养模式是不一样的。”

 

临床6年摸爬滚打后,在“符合条件者可报考医学研究生”的政策还在执行时,周行涛以惊人毅力备考,眼科学的常见病课目,他几乎可以倒背如流。迄今,周行涛仍记得自己的考研成绩,“病理我得了94分,自己也还满意。”他最终被青岛医学院录取。

 

3年后,他再度以第一名的出色成绩,考取原上海第一医学院(现复旦大学医学院)眼科“大牛”褚仁远教授的博士生。自此,在眼科和近视眼诊治上一路加速前行。回首往事,周行涛直言:“从初中中专考取研究生是幸运,最初的六年,最最基层的行医生涯,很感恩。特别的经历,给了我特别的感受,特别能体会缺医少药的贫病者的艰辛,很愿意去帮助他们。有了多年的临床实践,再度返回校园,我更知道患者需要什么、该做个怎样的医生。”

 

“摆渡人”最珍贵的礼物

这些年,周行涛爱用美好的文字,记录有趣的患者故事。“如果医生是摆渡人,那么,当我们伤了、病了,就成为了岸边当地渡客。河有时很宽,且风大水急,摆渡人奋力摇橹。我们应当始终相信,他们会渡我们走过这一程……”

 

周行涛写下这篇美文,“渡客的信任,是摆渡人最珍贵的礼物”。来自吴奶奶的信任,便曾为他带来无限鼓舞。

 

22年前,70岁的吴奶奶罹患“颗粒状角膜营养不良”,反复4次手术后,病人的情况并未得到明显改观。老人丝毫没有抱怨,“您尽心帮助了我,无论结果怎样,我与家人都应该感激您!”这份对医生的无限信任,促使周行涛对病情孜孜不倦跟踪,随访长达19年,得益于基因测试技术,老人眼疾的根源是基因L124H杂合子突变,周医生虽然不能根治这一疾病,但特别期盼将来有一天有全新的基因治疗。

 

周医生用笔记录,“我知道,可能这辈子我不能为她治好眼疾,但她的努力与信任,为我开辟出新的治疗思路,为未来的患者带来一丝希望。”而今,吴奶奶已患阿尔茨海默症,她早已不认得周医生;但老人爽朗、乐观的笑声,却常萦绕在周医生耳边,时不时成为他探索、前行的动力。

 

日复一日地,周行涛在裂隙灯显微镜下、在眼底镜下、在角膜地形图中,观察着一双双眼睛,“诚然,来求诊的没有一双是完美的眼睛,但至少在我看来,也几乎没有一双是不美的眼睛。”

 

他用精湛的医技,治好美丽的眼睛;更用细腻情怀,呵护患者的心灵:4岁半的孩子患有角膜带状变性,手术只需5秒钟。孩子只要不恐惧,完全可以仅用表面麻醉,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周行涛拿出巧克力,逗着孩子,“宝宝,只要盯着叔叔看一会,坚持不眨眼,结束后,这颗巧克力就归你。”这是周行涛发明出来的、独一无二的“巧克力麻醉”。临床上,几乎所有患儿与医生配合得近乎完美,患儿父母无不称赞,“这真是一位懂得孩子心理的好医生!”

 

每台手术都是善与美的结晶

我国是近视眼发病大国,自1996年读博期间,周行涛便着手钻研近视眼的诊治技术。迄今,他保持着全球“全飞秒”(简称“SMILE”)近视手术数量最高的记录。面对已有成绩,周行涛说,“追求完美的手术,没有终点;你总有空间做得更好、安全性更高。”

 

做近视手术,周行涛关心术后满意度,比如患者眼泪太少或会有干眼。调研发现,近视手术前的门诊患者中约三成会有干眼相关症状或体征,适当用一些人工泪滋润一段时间,再进行手术效果更佳;此外,手术术式对干眼也有影响。从LASEK术、到LASIK术,再到全飞秒(简称“SMILE”)术,治疗近视眼的技术日渐先进,但对医生的要求也日渐增高。

 

周行涛不断探索新术式,并细心地记录下每位随访患者的干眼情况,写下“干眼笔记:时光里的一滴泪水”。许多干眼发病有环境因素、全身因素(比如口服全身药物等),还需及时对症处理。一位外籍女患者术后非常满意,但过了一周自觉视物雾朦朦,先生因工作繁忙无法及时陪伴,她落寞地坐在医院,坦然告诉周行涛“好想哭”。经过周医生的细致检查、最终发现:患者手术相当成功,只是合并精神压力、心理因素,导致术后出现暂时干眼症。在应用了人工泪后,视物的不适消失不见。

 

相比其他手术,近视眼手术前前后后与患者交流随访的时间会很长,这也为医患关系的增进带来契机。14年前,才6岁的一位小男孩患有高度近视,父母焦急得不得了。周行涛对着小男孩循循善诱,“你听我的话,我们做好朋友好吗?”十多年过去,孩子的近视程度得到良好控制,长成阳光帅气的小伙子,后来孩子做了飞秒手术,高度近视一朝消除。

 

“在我看来,每一台手术不仅仅是外科技艺,更是善与美的结晶。白内障手术的光明重现之美,玻璃体视网膜手术的绝处逢生之美,眼肿瘤手术的死里逃生之美……唯有精湛施治,才能使眼睛之美再放光芒。”周行涛透露,针对超高度近视,全新的“V4C技术”也已相当成熟,未来将可为更多近视患者带来福音。

 

图片由周行涛提供  图片编辑:苏唯

评论(1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