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访谈 > 文章详情
“新冠”纪闻录:从小汤山到雷神山的卢根娣|年轻护士说“您别进,我们毕竟小20岁”
分享至:
 (123)
 (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郭泉真 2020-02-29 06:17
摘要:我不怕,你们也不要怕。

试着用17年前的手机号码一搜,微信号“根根”出现,申请通过,还真是她。

那年采访,38岁的她在从上海紧急赶赴小汤山的第二军医大学援京医疗队任护士长,大家还叫她“小卢”。如今,她说,“我觉得自己只有30岁”。

老将出马。在雷神山,这位退役后“人才引进”到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的护理部主任,不仅是感染三科C7病区专业护理的“定海神针”,还是导引病人心态的“淡定担当”,果敢从容,气定神闲,乐呵呵穿行在中药气味散布的病房,像一味“行走的安神剂”。

她说,自己经历过了,深知心态要好,只要防护到位了、专业能力到位了,就不必过于紧张,也确实无所畏惧,“我要陪着孩子们在一起”。

※  ※  ※

17年后,可以说出口了——当时在小汤山第一次进隔离病房,卢根娣能清晰听见自己的牙齿在咯咯发抖,感觉到腿在打颤。“只不过是女孩子都爱面子,不好意思说出来。”

这一次“新冠”,传染性更强。

所以她一直牵挂。

一方面,作为专家型的主任护师、博士生导师,卢根娣是中华护理学会灾难护理专业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护理学会灾害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长期从事灾害护理培训,开展灾害心理救援护理比赛,担任国际护理大会灾害护理论坛主席,并从2016年到曙光医院开始,每年办一次国家级的继续教育专题培训班,从各大医院召集人马,每年培训六七十人。“没想到,这次全派到用场,许多都去了武汉。”

一方面,从小年夜前一天起,曙光医院先后向武汉输送了数批护理人员。第一批紧急奔赴时,发生一个小插曲:清点行装少了一袋口罩。虽然立即补上,但卢根娣感到,大家听到消息“心里都非常紧张”。

我就是做灾害护理的,我就是做心理救援的,我是党员,我是一名退役军人,他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他们的家里也不可能不担心,我要去和我的孩子们在一起。

她悄悄写下请战书。

家里、院里,都担心她年龄偏大,这次抵抗力差的中老年患者多。

她很坚决。病人需要他们,他们需要我。电话那头,卢根娣就哽咽了这一次。

上午10点半接到通知,3小时后出发。立刻回家拿行李,这才告知丈夫女儿。丈夫也是退役军人,“很明白的”。扔给也学医的女儿一句话——“家里没人管你了,赶紧给我拿东西”。在路上一边想一边说,叫他们拿这个拿那个,一到家,一清点,箱子一盖就走了。

不学医的女婿追着说,您要安全回来。“当然回来了,我还要旅游去呢。”

来回70公里,下午1点半,出发。卢根娣给自己下任务:把病人护理好,把他们带回来。她在心里说,我比你们大20多岁,我不怕,你们也不要怕。

※  ※  ※

去机场的大巴上,她和队员们讲了自己在小汤山的两个多月,讲了自己的计划和信心。她有点没想到的是,讲到“国家有难,就应该挺身而出,谁让我们是学医的”时,90后、00后的小姑娘们,这些“不像部队里经常训练”的孩子们,并没有寂静中听听而过,相反却掌声特别响亮。

正如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曙光医院分队队长宋秀明所说:感谢我的队友们,尤其是医疗队总护士长卢根娣主任,她的从容淡定给了我们莫大的信心。

第一次接收病人“见真章”。下午3点,卢根娣带大家用两小时,仔仔细细把穿防护服培训、接收病人流程培训过了一遍。下午5点,未及吃饭,病人来了。她一声令下,平时叽叽喳喳的护士们,迅速穿上了防护服,整整齐齐、安安静静,站在了第一道门前。

进隔离病房到见到病人,一共有六道门。卢根娣看看大家,问,防护服都穿好了吧?措施都到位了没有?到位了,我陪你们进去。

就在这时,她听见了一语暖心——“小护士说:‘我们毕竟小20岁,您别进去。’”

“我肯定要进去。”卢根娣对记者说:看到我不怕,她们就更不会怕。

就这样,五个五个进。进去一批,心里数到10,再开门进一批。进到第三道门,她问大家,进来了,感觉怎么样,没事吧?大家纷答:没事!进到第五道门,救护车就停在外面,也是小汤山老兵的岳阳医院樊民主任和卢根娣一起,推开了门。

忙碌立即开始了——接过病人物品大包小包,测体温、量血压、分配床位、护士引导……当天就48张床位全部收满。“床等人不会恐慌,人等床会恐慌。”听了这话,当地一位专门从社区转运病人的人很感动:你们这么从容淡定,我们看着就好有信心。

淡定背后,是专业。

※  ※  ※

从医院到住处,从进出隔离病区到出入宾馆房间,细之又细的一处处防护细节,她一一明确成文。

这些天,她一直在“疯狂”写流程。

虽然科学技术发展很快,但有些基本的东西永恒不变,“小汤山经验很宝贵”。有了总体的规范要求之后,具体落到实处,需要精益求精。

病区防护细则,细到从一进门换口罩、洗手开始,一一明确流程。为方便记住,特地在物资箱上,标好1、2、3……以便队员可以一目了然,跟着序号完成流程。包括如何用手机也有规定,“必须订得非常细。后来报到北京,上级部门肯定,做得好”。

到了住处也是。从班车下来,所有队员都首先要在宾馆门口,用快速手消液搽手,再更换新口罩,将换下的口罩丢入专用污染物储存箱内,然后再次洗手并戴上新口罩;进入住处,必须避免接触门帘和拉手,同时接受宾馆工作人员对外套衣物和鞋子进行喷洒消毒,到大堂前台自觉接受体温检测;必须先在病区完成第一次沐浴,更换清洁衣物回宾馆,将上班所穿衣物、鞋子与回宾馆所穿衣物、鞋子分开存放,避免交叉污染,确保宾馆的安全;尽量利用宾馆楼梯通道上下楼,出入电梯时,做好手卫生;养成手不随意去摸面部,不握手,不去用手接触不明物;所戴口罩潮湿,时间太久,主动更换口罩,使用后口罩不能乱丢,放在指定垃圾桶内;医院下班回到宾馆进入房间,应立即进行二次沐浴,要仔细彻底清洗鼻腔、耳道等部位,再穿清洁服装……

包括防护用品,要学会在各种牌子中“识货”,差一些的学会怎么加固和迭代。

还有,病区护理的岗位职责。每一个岗位几点钟做什么,为病人干什么,都得清清楚楚。病人往往心情很紧张,除了做心理安慰,“我们中医有耳穴贴压,可以根据病人的症状年龄,教病人怎样去粘贴,睡眠效果非常好。艾灸没法做,就做督灸,能帮助增加食欲。睡得好,吃得好,很重要。”又教病人做中医呼吸操,“八段锦”。这些,都写进工作职责。

当然,前提是防护必须非常严格。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服务。

这些天,为了写这些,卢根娣还在病区向病人开展调查,听反馈。从反馈看,年轻的护士们,做得真不错。

※  ※  ※

17年前,赴小汤山,大家都来送行,“见我最后一面。跟我说,你放心,你们家女儿我们会照顾的。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写好了遗嘱。不过,我还是听得很难受”。

于是当天回家,卢根娣特意到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脸。“我就想,我这张脸,这么有福气的人,怎么这么年轻就没有了呢?不可能的。”

于是她对着镜子说:“我告诉你,你肯定会回来的,要做的就是把自己保护得细一点。”

于是后来面对领导,她便说:请首长放心,我去了,他们一个都不会倒下;要倒,肯定第一个先是我。其实她同时在心里想:“我有底。我在家对着镜子说过了,我肯定不会倒。既然要倒第一个肯定是我,我不倒,又有谁会倒?”

那年报名,是因为她偶然一次从电视看到说,呼吸科专业的人,当时在整个医护系统约占1~2%。

就此:原来我是1~2%,我要站出来,我要去小汤山,国家培养一个人是很不容易的。

而今,“又到了社会需要我的时候了,恐怕也是社会唯一一次需要我的时候了。他们缺乏经验,我有经验,也有责任,这时候不出马什么时候出马?最需要你的时候,决不能躲在家做缩头乌龟。我每天看电视都热血沸腾的,我要好好地把这个事情搞一搞。每个人出一份力量。我出我的,虽然很渺小,但大家的凝聚在一起就大了。这也是一种贡献。这辈子我有这样一个贡献,死而无憾的。我愿意这么去做。我真的是这样。有人走在前面,后面的人就跟上了。而且,经历过小汤山,已经是第二次生命了,我一直心态很好。做事要果敢、专业,心情要积极、放松。平时我就很注意保养自己,不发火。美国科学家不是研究过吗,发一次火,全身产生的毒素,能杀死八只小老鼠呢”。

和她这些话相伴而来的,是微信发来两张照片:一是当天病区里,年轻的护士正在给病人送水果,水果篮密封得严严实实;二是今年元旦她在海边的留影,“看看我元旦时候的海岛照片,现在口罩帽子看不到我了,我相信我们全中国还会有更美好的生活!”

栏目主编:陈抒怡 文字编辑:郭泉真
  相关文章
评论(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