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上观学习 > 文章详情
夏衍与左联成立大会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朱亚夫 2020-03-02 11:12
摘要:“这次会议我在主席团里,参加主持会议,必须从主席台上不断地看着会场”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成立的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左联)是党领导下的一个革命文学组织,它标志着中国无产阶级从此走上文坛,谱写了中国革命史、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光辉篇章。可以说“左联”是早春的文学之光。

“左联”自1930年3月2日成立迄今整整90年了,回忆和研究“左联”的文章可谓汗牛充栋。可令人遗憾的是,这么重大的事件,有一个问题却未见触及,就是是谁主持了“左联”成立大会?

多伦路上的“左联”纪念馆,“左联”纪念馆的大门朝东,上有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的烫金石碑“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成立大会会址”。当年成立大会就在底楼靠左边的一间教室内召开,现在按原样陈列。教室约20多平米,中央一个讲台,墙壁上挂着一块黑板。讲台下,前方放了4只方凳,之后是二排长凳,每排4只长凳。按此可坐20来人。当时参加成立大会的左翼作家约四五十人,据与会者回忆:“会场内坐满了人,有的不得不站着,连门外也站着人。”

大会从下午2时开到晚上7时结束,这天白天晴好,晚上下起了雨。成立大会首先由潘汉年代表中共作讲话,然后由冯乃超报告筹备经过,郑伯奇对“左联”纲领作说明。接着由中国自由大同盟代表潘漠华致贺词,之后鲁迅、彭康、田汉、华汉(阳翰笙)等先后讲话,鲁迅的讲话就是那篇著名的《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

关于谁主持这次会议,历史上多语焉不详。翻阅《左联大事记》、《鲁迅杂文辞典》,很多专家也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不过在夏衍《懒寻旧梦录》一书中,有篇文章《筹备组织“左联”》,有这样的描述:“这次会议我在主席团里,参加主持会议,必须从主席台上不断地看着会场”(见夏衍《懒寻旧梦录》第156页)。

夏衍(1900-1995),原名沈乃熙,字端先,曾用笔名沈端先、沈宰白、徐佩韦、黄子布、余伯约、司马牛等,浙江杭州人,祖籍河南开封。早年参加五四运动,编辑进步刊物《浙江新潮》。从浙江省立甲重工业学校毕业后公费留学日本,入明治专门学校学电工技术。留学期间接触日本共产党,参加日本工人运动和左翼文化运动。1927年,不惧蒋介石“四·一二”反革命的腥风血雨,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

夏衍原是学电工技术的,怎么参与组建“左联”?对此钱杏邨(阿英)有这样的一段回忆文字:

我曾建议调沈端先(夏衍)来参加“左联”的筹备工作。关于这个问题,我当时有些想法:一、为了争取鲁迅对“左联”的巨大支持,必须有人经常与鲁迅打交道。当时在党组织领导下几个主要从事筹备工作的人大多是原创造社、太阳社的,象乃超和我都与鲁迅有过文字之争,夏衍没有参加“苹命文学”论争,不存在这个问题,而且他与鲁迅已有点往来。他同太阳社人员很熟……,我想,代表创造社、太阳社一些同志去做鲁迅工作,夏衍更能发挥作用,同时也有利于进一步调整两个社团成员之间的关系。加上,我同夏衍住得很近,常常交谈,他经常在创造社、太阳社的刊物上写文章,彼此比较了解。所以,我在同大阳社内的几位同志商量后,便正式同潘汉年谈,组织很快同意了这个建议。不久夏衍便作为“左联”的主要筹备人之一开始工作了。(见吴泰昌《艺文轶话》第299页)

可见,根据夏衍的资历、人缘和表现,从便于与鲁迅联系出发,故而党组织调他进来的,当时他已是中华艺术学校的文科主任。正因为夏衍是作为主要筹备人参与组建“左联”,因此他理所当然地成为12位“左联”发起人之一,自始至终地参与了“左联”全过程的筹备会议。在“左联”成立大会上,他与鲁迅、钱杏邨一道被推定为3名主席团成员之一,之后又被选为“左联”常务委员,一说执行委员。众所周知,鲁迅是“左联”的盟主,是旗帜。有意思的是1930年3月10日《拓荒者》第一卷第三期首次报道《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成立》文章中,七名“左联”常务委员的排名次序是:沈端先、冯乃超、钱杏邨、鲁迅、田汉、郑伯奇、洪灵菲,沈端先(夏衍)名列首位。新中国成立之后,七名“左联”常务委员的排序才改为鲁迅、沈端先、冯乃超、钱杏邨、田汉、郑伯奇、洪灵菲,鲁迅提到了首位。由此可见,夏衍主持“左联”成立大会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成立大会前排的4 个方凳,应是夏衍所说的“主席台”,它是主席团成员鲁迅、夏衍、钱杏邨,和党组织代表潘汉年等四人就座之位。

然而,夏衍又为什么说是“参加主持会议”,而不说“主持会议”呢?这就要推究“主席团”的议事规则和会议制度。

当时的主席团会议制度是有利于贯彻集体领导的民主制度。据考证,从党的历史来说,组成大会主席团始于党的四大。中共四大于1925年1月11日至22日在上海举行。开会前,代表们推举陈独秀、蔡和森、彭述之、瞿秋白、周恩来等5人组成大会主席团。此后,历次党的代表大会、全国人大的代表大会,以及有些社团的会员大会上,大多沿用这一制度。当召开全体大会的时候,主席团成员可集体主持会议,也可推选执行主席,轮流主持会议。从夏衍的的回忆文章中说“这次会议我在主席团里,参加主持会议”,看来“左联”成立大会是主席团成员集体主持会议。正因为是集体主持会议,模糊了主持人的概念,因此造成了几十年来不知谁主持“左联”成立大会的局面。

栏目主编:王多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