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武汉一疫,光谷两难:不能停的生产线与疲惫的一线
分享至:
 (14)
 (2)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楚悦 2020-02-21 13:48
摘要:一面是生产线依旧保持满产的状态运行,在岗超负荷工作的员工需要休息,另一面是疫情之下,被“强制”要求返岗的员工的担忧恐惧。

“太累了,但不能停。”

从春节前到现在,赵亮(化名)每天出勤12个小时,上6天班才休息1天,这样的工作状态已经持续20多天了。赵亮是从事一线生产的工程师,他所供职的企业TCL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位于此次疫情的风暴中心武汉。

受疫情影响,全国范围内各行各业以停工居多。但武汉光谷一些公司的生产线,因为行业的特殊性并不能停下。赵亮所在的华星光电正是其中之一,其所代表的面板行业,主要产品是我们日常接触到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的屏幕。生产面板的机器一旦开启就不能停下,因为停下就意味着“永不复工”。

疫情突发,许多返乡的员工都无法按时返岗,而像赵亮这样春节期间值班的员工已坚守多日,极为疲惫。一面是生产线依旧保持满产的状态运行,在岗超负荷工作的员工需要休息,另一面是疫情之下,被“强制”要求返岗的员工的担忧恐惧。

一场疫情,让光谷陷入两难境地。


光谷不能眠

1988年创建成立的武汉光谷是中国制造业中极为亮眼的一部分。

44年前,我国第一根光纤在这里诞生。2001年国家光电子产业基地落户武汉,光谷的名称也由此而来。好地方不缺好人才,武汉坐拥83所高等院校,其数量仅次于北京。仅仅在光谷518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就汇集了42所大学、56个国家级和省级研究机构、65名院士和30多万名专业人员。光谷目前有179万人口,70%不到35岁,2018年,光谷就业人口中有81.6%受过高等教育。

年轻的高素质人才聚集,科技奔流,企业勇进。据2019年6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长江经济带建设与湖北高质量发展”发布会数据,光谷仅光线光纤就占据全球25%的市场份额。

光电子信息、高端装备制造、节能环保、生物医药与现代服务业是光谷最为核心的五大产业。2019年,这五大支柱产业将光谷企业总收入成功送上万亿台阶。意欲比肩“硅谷”的光谷,聚集着7万多家科技公司,华为、小米、京东方、天马微电子、TCL华星光电以及富士康的重要生产基地均在这片区域。

赵亮供职的TCL华星是面板产业的龙头之一。2020年的第1天,武汉华星宣布“光电6代柔性AMOLED产线量产出货”,这意味着光谷中小尺寸显示面板产出规模已达全国第一。武汉目前已经是全国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中小尺寸显示面板基地。

尽管疫情当前,但华星光电、武汉天马、京东方等龙头企业正开足马力,向着总产值突破千亿元大关的目标奋进。

“公司目前的情况是从年前至今没有停止生产,一直是满产能运营。”赵亮知道,不仅是自己所在华星,同行业的京东方、天马也是如此。

在2015年之前全世界的显示屏幕基本由日韩企业垄断。京东方、华星、天马等国内企业在近几年内刚刚逐渐占据行业的主导权。这些公司在武汉都有巨大规模的生产线,疫情之下,一旦停工,产生的损失与后果难以估量。

而且,光谷的精密仪器相关产业,不仅是面板。

针对“缺芯少屏”的国内产业困局,光谷近年重点布局存储芯片、显示面板、智能终端、数字经济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核心产业,构建“芯屏端网”万亿产业集群。

去年中美贸易战背景下,半导体产业,也就是芯片制造业被大众熟知,武汉是国内芯片制造能力仅次于深圳和上海的第三重镇。据《湖北日报》报道,截至2019年9月前,武汉已集聚芯片企业100余家。“一个以芯片设计为引领、芯片制造为核心、封装测试与材料为配套的集成电路产业链正在形成。”

经历了贸易战之后,这些在国际市场中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无法停下。

无法暂停的生产线

除了国际范围内的行业地位和产业价值之外,这些高端制造业的生产制程的特殊性也迫使生产线无法按下暂停键。

“一次性投料后要加工运行最少20天时间,需全年不间断运行。仅一台精密设备就高达上千万甚至亿元,如果强行停工,再开机后设备损坏的概率很高,一旦停工很可能就再也无法复工。”作为行业内的从业者,赵亮深知一旦停工对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生产线和设备投资巨大,动辄几百亿,如果停产那么前期投资短时间无法收回,并且很多设备会有闲置损坏风险。”

尽管面板、芯片、光纤这些光谷里的核心产业在技术上属于高端制造业,但其在生产方式上依然依赖着相对低廉的大规模人力资源。价格高昂、意义重大的生产线始终需要人的在场方能保证生产运行。

也有人考虑过替代方案,比如前几年兴起的无人化生产线。

但据赵亮对半导体工厂现状的了解,就目前的技术而言,纯粹的无人生产线尚不可行。“因为制程复杂,机台种类繁多且稳定性差异极大,有些机台运行半年都不会宕机一次,有些一天宕机三四次,一旦宕机就需要人工调整参数甚至是需要停机维修,而且机台都是需要频繁地维护保养的,所以整条生产线实际上是有大量的人工在不停的调整、维护,跌跌撞撞地在运行,这是工业生产的实际现状,不仅是我们公司,整个行业包括三星都是这样。”

在技术上,确实可以实现部分意义上的“无人生产”,华星目前也确实有这样的生产线存在。但所谓的“无人生产线”是指在某一小段特别稳定的制程在某一段时间不出意外的情况下可以实现无人运行。

实际操作上的困难源于整个行业技术水平有限。“需要机台的生产厂商(主要是日韩美德等国家厂商)和内地半导体企业一同努力,如果可以提高机台的稳定性,可以延长机台的保养周期,那么不论是产能还是成本都会有立竿见影的提升。”赵亮觉得,至少在未来5-10年内也“无人生产线”都不太可能现实,“只能说可以逐渐减少生产人力。”

一场疫情,让人类生命脆弱的部分展露无疑。但是对于光谷这样充满未来感的科技场域来说,疫情之下,人的价值中不可替代的部分反倒充分凸显。

“强制”返岗

机器取代人的方案行不通,就必须有人坚守岗位。

赵亮所在的公司正常运行的时候总人数约为1万2千人,腊月28日,也就是武汉封城的前一天。正式放假后大部分员工回家过年休假,制造业工厂每年都会有人留守,轮流休假,年前没有离开公司的,因为封城也走不了。

正常情况下,春节值班到初六就可以让返岗员工接手。但是因为今年年前休假的人无法返回武汉,赵亮和他的一同留守值班的同事们从1月22日工作至今,至少20天了。这批春节值班的员工,目前的工作强度接近平时的两倍,因为在岗的人只有平时的一半了。

公司不得不开始通过一些措施“强制”返岗。

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挥部2月20日发布的公告显示,“省内各类企业先按不早于3月10日24时前复工。涉及保障疫情防控必需(医疗器械、药品、防护品生产和销售等行业)、公共事业运行必需(供水、供电、油气、通讯等行业)、群众生活必需(超市卖场、食品生产和供应等行业)及其他涉及重要国计民生的相关企业除外。”


华星光电提供给员工都返工文件(受访者供图)

华星光电已经逐渐开始了复工安排。“我们公司的政策是从2月14号开始算请假。公司实行严格的线下打卡制度,不打卡,不请假就算旷工。”周薇(化名)是赵亮的同事,但她的岗位属于平台单位,不需要去车间现场,目前是在家办公。

虽然公司并没有明确上给出不返岗的惩罚措施,但周薇依然感受到了压力。“领导会打电话找你谈啊,问情况,想办法让你回去。毕竟疫情过了之后还是要去上班的,也不能一直推脱。所以现在公司可能也比较难,也有很多人回不去,在厂内的压力就更大了。”有一些顶不住的压力的同事选择了辞职。

网传的一份工信部文件中,赵亮和周薇所在的华星光电因为“是红外体温检测仪供应链的关键企业”,被要求保障企业恢复正常生产运行。

为了方便外地员工返汉,公司给员工们提供了可以提前返岗的通行证,“通行证办理的返汉理由,公司要求统一选择’B项——保障疫情防控必须’”。周薇发现,公司内部还有组建了“复工游击队”,有专人负责整理从各地返汉攻略,分享外地返汉易放行路线。

解局“两难”

办公地点在武汉这样的疫区中心,周薇十分担忧即将到来的返工会有感染的风险。“也就是从这两天开始,因为武汉要封闭所有小区,所以让员工全部住宿舍,但是之前从1月22号到2月10号,大家都是坐班车或者开车往返的,下班以后在武汉接触了谁,有没有接触感染源,这个是不可控的。我们公司在武汉洪山区光谷东左岭附近,现在工厂还有2000多人上班,每天吃食堂,住宿舍,坐班车,还在一起开会。”

在这样的特殊时期,尽管公司做了一定的防护措施,比如每天消毒和发放口罩。但周薇还是觉得“人员密度大,集中区域不是消毒和口罩就能解决的。”公司目前公布的数据一直是1例确诊,但企业内部流言四起。周薇和同事们总会私下收到某某部门感染的消息,甚至公司也会拉一些小群,通知某某人的密切接触者要隔离。


华星公司内部疫情公告(受访者供图)

作为企业的一份子,赵亮觉得“大家也不是不能理解公司,故意要作对,只是希望特殊时期可以多一些对员工的人文关怀。”两难在于企业如果彻底停工,对行业损失是无法承受的,但是不停工,如何保障员工的不被感染就成为关键。赵亮觉得也不是没有折中的解决方案。

面板行业一般以大板来计算产能,一块大板长1.85米、宽1.55米,后期会切割成200-300块液晶屏幕。赵亮介绍,“我司目前满产的产能是每月50K,就是50000片大板。如果按半产计算,月产能30K,那么全年出货量只少了4%。就算不仅是我司,京东方、天马等国内行业龙头企业,2月全部半产,整个行业全年出货量减少不会高于1.5%,因为只涉及武汉公司产能,国内其余城市可以正常生产。”

赵亮希望如果可以将产能减少到满产的一半,这样现有的员工完全可以在充分休息的情况下正常工作。设备不仅不会受到损失,还有更充分的时间去维护保养。年前休假,还未返岗的员工有不少都是来自武汉周边,同样也是疫情重灾区。他们也可以有充足的时间隔离观察,避免造成输入性病例。

周薇也不想公司受到特别大的影响,除了和赵亮一样希望公司能低产能运行,给在厂的同事减轻压力,也不必再向外地同事施压返汉。她也期待能够在待遇上不受影响,“希望能在家办公的全部在家办公,但是要算考勤,不能扣工资或者扣假期。”

2月12日,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CEO李东生通过微博表示:“武汉华星工厂位处前线,在严峻友情面前核心管理层主动留守厂区,带领7千员工坚守岗位。因为武汉华星低温多晶硅显示屏占全球供应20%,停产对全球产业链造成冲击。且武汉已经封城,离开厂区风险可能更大。我们严格按照防控要求安排工作与生活,在保持工厂正常运转的同事,厂区没有发生疫情。今天我们与武汉华星团队视频会议,团队表示虽然困难巨大,大家有信心继续保持工厂正常运作,按时给全球客户交付产品。”


李东生微博截图

情况也有转好的方面。华星光电的员工宿舍以两人间、四人间为主,并不能做到完全隔离,这也是不少员工感到担忧的一个方面。17日,公司开始派人每天去员工宿舍量体温。

周薇16日还在等待返岗的进一步安排,“我们是放假到13号,之后的我还没请假,领导的意思是要走请假流程,还没说怎么扣工资。我们工作日每天开微信会议,领导有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复工,因为我在省外,没有车,高铁飞机都不通武汉,所以我去不了,跟领导解释了,应该可以理解。今天在评估让我们去深圳华星上班,方案还没定。”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2)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