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武汉日记】雷神山建设者回忆:最高峰时,1万多人“咬住牙拼了命地往前冲”
分享至:
 (27)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雷册渊 2020-02-20 10:31
摘要:看到这些工人,有的时候我会想:“他们真是拿命在拼!”

讲述人 孔庆聪 中建三局雷神山医院建设项目成员

2月18日,是我从雷神山工地回到家中自行隔离的第4天。上午,一条新闻弹窗出现在我的手机上——雷神山医院首批两名患者治愈出院。看到自己和千千万万名建设者夜以继日建起的这座医院真正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挥作用,又回想起十多天工程建设的日日夜夜,恍惚间,竟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切是如此真实,又如此“魔幻”。

大年初二(1月26日)早上,有同事在朋友圈里说要去参建雷神山医院。看到消息后,我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向领导提出申请:我有丰富的一线项目工程经验,请求参加雷神山建设项目。当天下午五六点钟左右,我接到命令:申请通过,立即赶赴雷神山。

雷神山医院是依托武汉江夏区黄家湖畔的军运村建设起来的,当我开车赶到现场时,已经有各种车辆和大型机械开始源源不断地进场了。寒风盖不住汽车和机械的轰鸣,真有一种上战场的感觉,让人热血沸腾。

几个小时后,1月27日,雷神山医院正式开建。

雷神山医院的总体规模超过2个火神山医院,包括医疗用房区、医护保障区和医疗辅助区等。常规来讲,像雷神山医院这么大的项目,需要1年到2年时间才能建完,而现在,要在短短地十多天建成并交付使用,工程量之大、节奏之快可想而知。参与这样的项目,对许多建设者,包括我自己来说,都是第一次。

最开始,我和其他2名同事一起负责信息统计,就是随时监测和统计工地上的各项数据,并在每天早上9点和下午7点形成专报,为指挥部提供调度和决策依据。工程昼夜运转,每时每刻数据都在跳动。比如,3000个集装箱要进场安装,一辆大货车最多拉2个,小一些的货车,一辆车只能拉1个,你算算,光是运集装箱一项工作,每天就有多少车次进场?更别说其他千千万万道工序了。毫不夸张地说,雷神山项目2个小时产生的数据,比之前常规情况下一周的数据还多,做好看似简单的信息统计并非易事。所以,我每天回家已经是夜里11点以后了。

快节奏、超负荷、高压力,这些在我看来都不算什么,因为我知道,比我更苦的,是工地上的一线工人们。

5万平方米、7.5万平方米、近8万平方米,面对疫情凶猛蔓延,雷神山医院的总建筑面积一次次增加,设计床位从1300张增加至1600张,医护人员的生活宿舍也从7栋增至10栋……不断增加的工程量所带来的困难可想而知。平时,每个建筑工人的工资是200元一天,现在,工资开到了1200元一天,外加每小时150元的加班费。可是在我们看来,逢年过节的,农名工都回家了,况且武汉又是最严重的疫区,哪里有人愿意不顾危险跑来干活呢?

可是,我们错了。关键时候,不但没有一个人退缩,反而人越聚越多。从最初的几百人,到上千人,到四五千人,到八九千人……最高峰时,工地上的管理人员超过2100人,建筑工人则达到了15000人。有的工人衣服没带够,夜里就把棉被裹在身上;有的人累了困了,等不及接送的班车,就干脆在地上凑合一宿;平时工作8个小时,可现在有人已经连续工作了16个小时、18个小时,劝也劝不回去……说得难听一点,看到这些工人,有的时候我会想:“他们真是拿命在拼!”

可是,面对汹涌而来的病毒,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5+2”“白+黑”,昼夜不停,争分夺秒,所有人都在咬着牙拼了命地往前冲。

工程建设开始进入尾声时,我转入验收移交组工作,负责检查每个病区、每个病房的土建、安装、排水、通风、电器等是否达到使用标准。同事们的工作更加紧张了,除了一线工人,中建三局的领导和管理人员也是如此。许多人凌晨还在工地巡场,每天只睡2、3个小时成了常态,有时实在太累扛不住了,坐在凳子上都能睡着。

由于雷神山医院采取分区验收移交的模式,所以到后来,我们在这边工作,那边经过验收移交的区域就已经开始收治病人了。有许多人问我,你们在工地上工作的时候,旁边就能看到车辆运来一车一车的确诊病人,你们就不害怕自己被传染吗?要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我们也是普通人,有时心里也发虚,是不是离得太近了?是不是口罩没戴好?是不是有风险?好在同事之间插科打诨开开玩笑,或者相互鼓鼓劲,心里的那点儿怯懦也很快就能烟消云散了,而最根本的还是,我们对自己建设的工程有信心。

我是山东日照人,2009年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中建三局工作,2016年来到武汉。这些年,不管工作怎么忙,每年过年我都会回日照老家,那里有盼了我一年的父母和等着我回去团聚的亲人们。可是今年,我却“破天荒”地没回去。父母担心我的安全,每天照“一日三餐”的节奏给我打视频电话,就想看看儿子好不好。

见他们这么紧张,我去参加雷神山建设的事自然要瞒着他们。每次父母打来视频电话,我要么不接,要么切换成语音通话、说是按错了,要么说手机出了问题,要么说信号不好……各种理由编了个遍,实在捱不过了,就趁早上出门之前在家里跟他们视频几分钟。好在,工作圆满结束,一切平安,也算对得起父母亲的这份牵挂了。

记者说要采访我,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作为一名建设者、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关键时候站得出来、顶得上去,这是分内事。面对疫情,每个人都应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很庆幸,最苦最难的时候我没有退缩。

致敬每一位逆行者。


上观新闻正在征集抗击疫情新闻线索。

无论您是患者、家属、一线工作者,还是身处武汉及周边的普通市民,如果您有关于这次疫情的故事、见闻,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如下:

记者 雷册渊 微信/电话 15900859665

记者 王 潇 微信/电话 15216704513

记者 杨书源 微信/电话15216825039

记者 张凌云 微信 rtclouds 电话 13585695928

记者 殷梦昊 微信/电话 13162822376

记者 王 倩 微信/电话 15620692605

记者 李楚悦 微信/电话 18801794272

记者 郑子愚 微信/电话 15800910823

记者 肖书瑶 微信/电话 15201920158

记者 李彤彤 微信/电话 13857726992

记者 脱 崟 微信/电话 17801077237

记者 胡雨松 微信/电话 18801939657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来信请注明联系方式)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新华社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