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姜子牙》撤档之后,国漫的“春天”被疫情耽误了吗?
分享至:
 (1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熠 钟菡 2020-02-19 09:03
摘要:全国各家动画企业已陆续复工。

在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全龙族把身上最硬的一片鳞片揭下,送给敖丙制成一件坚不可摧的万鳞甲,它凝聚着全龙族的希望。片尾列出的参与制作的全国七八十家动画工作室名单,正如万鳞甲上面的一片片龙鳞。

最近,全国各省市纷纷把物资、医疗力量送去湖北,有人把这件事情比作《哪吒》中的那一件万鳞甲,“驰援武汉,全村的龙把最硬的鳞都给了你 ……”动画中的一幕,至今仍能引发大量的情感共鸣,足以证明优秀文艺作品具有凝聚人心的力量。

疫情发生后,真人影视剧组纷纷停机,而没有真人的动漫作品是否受到影响?记者采访多家国内动漫企业,发现影视业寒冬中,各家动漫公司利用线上办公、远程办公、多地协作等方式,正在有序复工。不过,受疫情波及,“国漫”的春天会比预想中来得晚吗?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动画制作以劳动密集型企业为主

上海红鲤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哪吒之魔童降世》主要制作公司之一,也是《姜子牙》的联合出品方。受疫情影响,《姜子牙》1月23日宣布撤出2020年春节档,但对红鲤文化这样的内容制作方而言,影响不大,让公司CEO戈弋担心的是接下来的项目。

受限于技术条件和网络环境的制约,动画制作不太可能靠员工们在家办公来实现。“我们目前的复工条件还只有45%,对于很多压在手上的内容来说,延期或者项目取消,在行业内接下去会非常普遍。”戈弋分析,今年整体产能量会有所下降,但总需求量没有改变的情况下,会导致产能量积压到下半年,可能出现“用人荒”,进一步导致人工成本再次增长。这种被动成本上升对已签署合同或者行业未来发展是不利的。

规模逾200人的北京若森数字,目前正在进行三维动画《画江湖之不良人》第四季的制作。“大部分外地员工2月3日返京,在家自己隔离14天,18日后,核心制作部门要陆续上班了。”副总裁杨磊告诉记者,动画制作是一个聚集性的行为,疫情影响主要在于制作进度方面。“《不良人》现在进度过半,新开的番剧也在前期剧本大纲的策划阶段了。”


《画江湖之不良人》海报

“动画行业是一个偏线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整体影响蛮大的。”北京面白映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董志凌原本计划春节后拜访几家动画制作公司,因疫情搁置了,“不同动画公司存在的影响不一样,有些公司本身结构比较松散,多地办公、跨国协作、线上办公等,影响相对比较少。”

杭州漫禾影视制作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张袁杰表示,在影视行业中,动画行业所受影响相对好一些,可以做一些生产弥补措施,但对项目进度也有很大影响。

目前,漫禾影视采取远程办公的应急方案,可以解一些燃眉之急,但动画制作需要团队协作完成,包括很多资料都放在公司服务器中,在家办公,制作和沟通效率都大打折扣。

漫禾影视的原创动画《武神主宰》定于3月2日在腾讯视频上线,好在年前做足了“储备粮”,目前播出计划不变,后续产能受到一定影响,但尚在可控范围内。“其他一些商业合作项目情况也类似,我们正在和客户做协商,好在大家都理解,因为疫情的不可抗力,谁都没办法,在这一点上能有较好的沟通。” 张袁杰说。

总部位于武汉的小明太极国漫集团现已开启全员居家互联网办公模式。“我们是做原创漫画IP孵化与平台运营的。漫画本身是以个人创作、小团队配合为特点,不是特别需要集中办公。目前大部分员工在家办公创作,基本能够满足作品更新需要。”副总裁郑方平告诉记者,目前平台上的连载漫画都在正常更新,基本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员工的健康与安全始终放在首位,各部门大部分工作都可以先通过网络远程操作,基本可以保证公司各业务部门工作的正常展开。”


《姜子牙》海报

推动线上动漫的一次机会

受到疫情影响,在线文化娱乐成为大众的普遍选择,这是否是线上动漫的一个机会?

郑方平观察到,从数据看,平台DAU(日活跃用户)这两个月一直都在上升,虽然有春节假期和疫情因素,但参照往年的假期数据增长比例,总体还是有一定提升。“动漫行业已经走过传统电视、纸媒与互联网阶段,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相当一部分企业逐步找到盈利模式,市场逐步开始成熟。”他认为,这次疫情会大大推动线上动漫的进一步发展与普及,对行业来说的确是一次机会。

不过,面对短时间观看量的增长,不少从业人员都持谨慎态度。在腾讯视频上,《武神主宰》发布了近1分钟的预告片,在先期没有做任何宣传的情况下,该预告片点击量已近180万,弹幕里,不少观众表示出期待之情。《武神主宰》由知名IP改编,漫画、小说本身就很受欢迎。“我们在制作上非常谨慎,目前推出的线上产品也是经过很多年的积累。对于动画行业,大家听到的都是一些被神话的案例,比如《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实际上,原创动画还是非常苦的,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如果决策失误、或者项目质量不行,投进去的钱可能连个水花都没有。”张袁杰说。


《武神主宰》预告片

“从我的监测看,春节动画的观看量大约有10%-20%的增量,有一定提升,但量不大。”董志凌认为,疫情期间,大部分用户的注意力集中在刷新闻或其他媒体展示上,对于动画的关注度有限。

在杨磊看来,这个宅着的春节,已上线的动画观看量确实有一定程度的增长,但不会太大,这也和动画的特性有关。“每个作品在更新期间的播放量永远是追高峰的,因为核心用户会追更新。但动画不是一个非常容易盈利的类型,全国动画企业目前还处在比较艰难的生存阶段。”他介绍,同样是内容生产,动画和真人影视有本质区别。真人影视落脚点在演员上,卖给平台的利润空间在业内是比较公开、透明的。对于动画企业来说,平台会参投,但这部分还无法覆盖成本。

“其实动画的机会一直都在,但关键打铁还是得自身硬,就算有不错的机会,如果作品不够优秀,观众也不会买账。”对于任何一件事情,张袁杰都习惯于去看正反两面。他认为,疫情同时也延伸出许多其他市场和新的机遇,包括引发人们对零售方式、就业习惯、社交方式的新的思考。戈弋也认为,这次疫情可能催生出内容产业各种新的消费形式,尽管对整个动画行业人口最密集的制作端影响是不利的,但对于做线上宣发或内容出品平台的企业来说,带来的可能是机遇或是转型信号。“这次影响也许会让影视投放平台产生基因突变,朝着多元化方向发展,比如线下更注重体验,线上更加注重播放量或者时效性。”

国漫的春天何时到来

去年《哪吒之魔童降世》横空出世,创下50亿元票房纪录,也令国内动画业者看到曙光。在杨磊看来,国内动画行业长线来看是乐观的,但就当下来说,仍然存在电影工业化体系不完善等问题。“学校教育、人才储备、工业化的状态等,都面临一定的挑战。”杨磊指出,比起迪士尼,我们没法调动很大的制作成本,成熟制作团队、动画导演不足也是不争的事实。国内上千人规模的动画制作团队数量很少,且档期有限,大部分时候,一个个镜头只能靠一个个小团队“拼接”。“几十个不同的合作方,拼成一个基本风格、镜头语言相同的作品,这种方式既耗时,也会存在很多难题。”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在他看来,中国的动画行业尚缺少像迪士尼那样非常有力的厂牌。“厂牌需要有持续性的高品质内容来奠定。如果未来能出几部如《哪吒》这样的作品,国内动漫人群的观影信心就来了。”

作为一家武汉企业,小明太极国漫也通过自己的平台和资源为抗疫努力。2月1日,公司联合爱奇艺、中国青年报、楚天都市报,开始策划“为中国加油”“为湖北加油”系列抗疫漫画。首批28部作品2月6日上线,第二批漫画作品也已制作完成,陆续上线。“目前的疫情只是国漫发展大潮中的一个小插曲,从长远来看不会对行业产生太大的影响,未来2-3年,国漫将会迎来崭新的春天。”郑方平说。

漫禾影视承担了一部分《哪吒之魔童降世》动画特效,包括其中“万鳞甲”。当时,国内实力最强的公司,都把自己最优质的资源拿出来,为这部凝聚了中国动画人希望的电影添上最美的成色。

“这次武汉蒙难,各方支援,是国家团结力量的象征,用‘万鳞甲’比喻每个城市投入精华力量支援抗疫,很有趣也很贴切。”在红鲤动画CEO戈弋看来,“万鳞甲”的比喻,标志着大众对《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认可。“《哪吒》是国漫春天的强有力的信号。国漫之所以之前遭到冷遇,印证着一句话,自己不努力,别人也看不起。当我们整个动画圈都努力向上拼搏奋进,拿出最好的作品时,大众也会看到。”


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海报

原本,动画电影《姜子牙》定于春节上映,业内都寄予厚望,它就像动画行业的又一件“万鳞甲”。“上映前,《姜子牙》在春节档的7部影片的‘想看指数’中排名第二,大众期待值很高,这是《哪吒》上映前所没有的。如果没有疫情,相信《姜子牙》会把国漫推向新的高度。即便调整档期也没关系,好和不好最终取决于作品本身。”

如今,国产动画品质和20年前相较,各方面都有显而易见的进步。戈弋介绍,有数据统计,海外动画片在国内的票房占比逐年下降,已经被国产动画超过,这是国漫复苏的表现。“相信这一比值会越来越大,中国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属性,有些‘梗’只有我们自己才能理解,相信观众一定喜欢看属于中国人的情感故事。”

去年,面白映画将动画电影《罗小黑战记》海外发行至日本市场,目前在日本票房成绩已经超过95%国漫。“我们希望它哪怕和日本其他动画片比起来,也是不输的。中国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我们有信心未来越来越好。”董志凌说。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图片编辑:徐佳敏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