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区情 > 浦江眼 > 文章详情
【我在上海这些天】除夕租车从湖北孝感返沪,子夜到家,初一一早居委打来电话
分享至:
 (103)
 (6)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唐烨 2020-02-16 06:31
摘要:那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上门进行测温后,给我们一家四口每人发了一张“解除居家隔离证明”,连我3岁的女儿也有。我要帮她留好,这也是她人生中一段难得的经历。

除夕夜,我和先生带着两个孩子,驾驶着租来的“鄂A”牌私家车,奔驰在从湖北到上海的高速公路上。

当车子开进上海小区那一刻,我望了一眼坐在后座上的女儿,她睡着了。

在14天的居家隔离后,我们全家无恙。那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上门进行测温后,给我们一家四口每人发了一张“解除居家隔离证明”,连我3岁的女儿也有。我要帮她留好,这也是她人生中一段难得的经历。

这么多天的经历,我可能终身难忘。


 在湖北

我的老家在武汉市,具体位置在江夏区。是的,就是雷神山所在的地方。我先生的老家在孝感市。像往年一样,今年我们回老家过年。

因为第一次带3岁的“老二”一起回老家,今年我们没有自驾,而是选择乘坐高铁。1月20日11点半左右,我和先生拖着两个行李,带着两个娃,出现在武汉市中心的火车站。

我们计划先去位于江夏区的我母亲家,过几天再去先生的老家孝感市,所以提前预约了租车服务。从火车站出来,我们就上了租来的SUV,由先生驾驶。

这辆租来的车,成了我们后来能够返回上海的关键因素。

现在回忆起来,过年前的那个星期,除了在武汉的人,其他地方的老百姓对疫情的认识好像还比较模糊。启程前,在上海的我们也感受不深,当时上海的马路上几乎没什么人戴口罩。倒是在老家的母亲给我电话说,武汉人都戴上了口罩,让我们回老家前也买好口罩。实际上,那天在高铁车厢内,我也没有看到有人戴口罩,下火车的时候大家才纷纷拿出口罩戴上。

驱车一个多小时,我们来到母亲家。母亲很久没有见两个外孙,在一起过得很开心;但她对我们留在武汉过年有些担心。家里有些亲戚在武汉一线医院工作,会传递一些信息过来;再加上每天看着网上对疫情的报道,我和先生开始有点后悔回来过年。

1月22日,小年夜前一天,我们决定离开武汉,先去位于孝感市的公婆家看看情况。也幸好,在这天晚上我们去了孝感。因为第二天上午,武汉就“封城”了。

我的公婆家在孝感市下辖的一个镇上。住在镇上的好处就是:家家都住得独门独户,关起院门,和外界没太多接触;家家后院还有大片的菜地,居家的日子,蔬菜起码可以自给自足。

当时,镇里面已经要求居民:不要串门、不要集聚,待在家里。居民们相互都认识,对镇里面的要求都能很好地遵守。

公公是镇干部,他对我们说,疫情形势很严峻,待在孝感也不安全。其实,当时看到武汉“封城”,我们又开始担心孝感也会限制出城。如果那样,我们无法及时赶回上海,年后可能孩子们开学上不了学、我们上不了班;长期逗留在孝感,也给老人增加负担。

我和先生在忐忑中度过了小年夜。当晚与公婆商量后,我们决定,第二天,也就是1月24日,一早驾车回上海。


在路上

1月24日,大年夜,一早9点,我们一家四口驱车上路了。

后备箱里装上公公从菜地里面采摘的新鲜蔬菜、婆婆亲手炸的肉丸子、我母亲给孩子买的本来打算过年吃的零食。

来到离公婆家最近的第一个高速上口,远远就看到黄色的路障。我和先生心中一凉。一位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高速口半小时前封了,不能再上去了。

赶快奔向第二个高速路口,也封了。我有点慌了。先生安慰我说:没事,这里的路,他熟悉,前面还有一个高速口。

我们赶快奔着第三个高速路口去,幸好那里还开着。就这样,在地面折腾了1小时,上午10点,我们的车终于上了高速。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见过车最少的高速。虽然这天是大年夜,往年这天很多人已经在家过年,高速上的车并不算多。但这天,我们在湖北境内的高速上开了两个多小时,前后只见过5辆车。

往年一直非常拥堵的安徽境内高速,这天的车也少得出奇。

先生的车开得飞快。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一望无垠的空旷高速,我有一种很梦幻的感觉。

3岁的女儿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闹着要看动画片、吃零食,还想让爸爸把车子停下来,让她下去玩。13岁的儿子已经很懂事了,一路上会帮助我们安抚妹妹。

在武汉和孝感时,我就收到了上海不少单位领导、同事与朋友的问候微信。这天在回来的路上,他们的微信更是很多。很多人询问我们路上的情况、孩子的情况,还有家中老人的情况,让我们一定要注意路上安全、做好防护,回到上海后无论多晚,要给大家报个平安。收到的问候微信很多,以至于我都没有来得及一一回复。

但我还是很感慨:我和先生来上海打拼十多年,在上海安家落户,身边有这么多关心的我们的人,心中很感恩。领导也通知我:上海市对湖北等地区回沪人员要求居家隔离观察,让我们回家后立即开始隔离。

因为想早点到上海,我们只在高速旁的两个服务区停留过,给孩子泡了点方便面。大人就将就一下,饿了就啃啃面包。

我们开的是“鄂A”牌照的车子,所以每次进服务区的时候,我们尽量把车子停得离其他车辆远一些,我们下车都戴好口罩,不希望给别人造成困扰。但实际上,两个服务区里的人与车非常少。

就这样一路飞奔,晚上11点半,终于回到了我们居住的上海闵行区。当车子开进小区那一刻,我望了一眼坐在后座上的女儿,她睡着了……


 在上海

1月25日是大年初一,一大早我就收到了居委干部打来的电话,向我们核实情况,告诉我们立即要居家隔离14天。

我们从湖北回来,为了我们和大家的安全,居家隔离是必需的,我们全家都非常支持。其实,前一天一进上海,我就收到中国移动发来的居家隔离通知,正打算第二天一早按照上面的电话,向相关部门报备我们的情况。

不一会,居委干部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就上门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为我们测量体温,并告诉我们隔离期间的注意事项;居委干部详细地询问我们去了哪里、路线是怎么样的,并进行了记录,还告诉我加入小区物业管家微信群,有任何需要就在微信群提出来,居委干部与物业人员会帮助我们解决。

加入小区物业管家微信群后,我才发现,这是一个针对小区居家隔离家庭的微信群,当时连我们在内一共12户人家在里面。

居家隔离,主要就是买菜的需求,特别是我家有两个小孩,小孩吃饭没办法将就。

我觉得,在我们那个居家隔离家庭微信群内,大家都蛮自觉的,想让服务的物业与居委干部少跑几次,每家都开出长长的购物单,一次请他们买很多。

我们也是。记得第一次,我们请物业与居委干部买了400多元的商品。他们很快就买好了,整整三大包放在我们家门口,他们敲了敲门,让我们一会出来拿。绿叶菜、肉、蛋,都是我们需要的东西,一样不差。

单位领导与同事也会发微信问我们,是否需要帮我们买点菜什么的。我们说,我们有“管家”了,都帮我们做好了。他们也会说,真不错啊!

我们居家隔离人员的生活垃圾是单独处理的,每天固定时间放在门口,过一会就会有专人来收走。有一次,我从窗口看到,一位穿着隔离服的人员进了我们门栋,不一会我家门外有声音,我再去窗口看,他手里拎着一个袋子走出门栋,我们家的垃圾就被放在那个袋子里面,要拿去进行单独处理。整个过程,我觉得很规范、很安全。

14天,过得也很快。2月7日,我们解除了居家隔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上门进行测温后,给我们每人发了一张“解除居家隔离证明”,连我3岁的女儿也有。我要帮她留好,这也是她人生中一段难得的经历。

我和先生在2月11日复工,都是居家办公。我们有不少项目需要到实地去探访,但现在对方还没有复工,就没有办法去;但我和同事抓紧采写文案,做好准备工作,等一切恢复正常,我们可以马上投入项目中。

我关注着疫情的发展,更关注着我在湖北的亲人。我的母亲告诉我,她与90多岁的外婆现在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居委干部有时候会帮助他们买些菜,她和外婆很好,不用担心。我的婆婆告诉我,做镇干部的公公每天要穿着防护服在镇上巡逻,公公说,只要大家不到处乱跑,不会有事情的。我的亲戚中有人坚守在武汉定点发热医院,好多天没有回家了……

我现在由衷觉得,我们大家每个人都做好自己的事情,响应号召、服从安排,我们一定可以渡过这个难关。

口述者:林晴(化名) 整理:唐烨

栏目主编:唐烨 文字编辑:唐烨 题图来源:邵竞 设计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6)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