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选秀艺人利用疫情“卖口罩”诈骗28万被上海警方抓获,“造星花路”为何屡成歪路
分享至:
 (49)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简工博 邬林桦 2020-02-14 05:55
摘要:不妨把选秀舞台看做一个“面试”,认认真真做好这份工作。

昨天,上海公安部门发布一则消息:警方破获一起利用疫情以“卖口罩”为名实施的系列网络诈骗案,涉案金额达28万元。有网友发现犯罪嫌疑人黄某某是曾经参加偶像团体选秀节目的黄智博。昨晚黄智博原属的经纪公司乐华娱乐发布“紧急声明”称已与黄智博解除合同,变相证实涉案人正是黄智博。

2018年底,黄智博参与男子团体选秀节目《以团之名》,但并未获得最终的“出道”资格。自2004年湖南卫视举办《超级女声》至今,十几年间各类音乐选秀节目层出不穷,但真正长久在演艺圈生存的选秀艺人并不多。这条看似灿烂的“造星花路”,到底有多坎坷?

犯罪嫌疑人系选秀艺人,警方通报显示“无业”

记者从上海公安获悉,今年2月1日上午,家住浦东的陆女士来到浦东公安分局王港派出所报案,称其在家中通过某贴吧寻找到一位卖口罩的商家,微信联系后商定以每个单价0.9元购买40万个口罩,并预付了定金10.7万元。商家收到预付款后,要求陆女士自行前往扬州提货,当她赶到扬州后却无法找到提货地点,发现自己被骗后报警。

接报后,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会同浦东公安分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开展侦查,确定一名黄姓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并锁定其在广东省陆丰市的藏身地。在广东警方支持下,犯罪嫌疑人黄某某于2月5日上午被当地警方抓获,并当场缴获作案用的手机、电脑、银行卡等物品。

经讯问,22岁的黄某某交代在疫情防控期间,发现群众急需口罩等防护装备,遂以出售口罩为名通过网络诱骗他人购买进而骗取钱财的犯罪事实,而事实上,黄某某根本没有口罩可供出售。同时黄某某还交代另外两起案件,总案值人民币28万余元。目前,犯罪嫌疑人黄某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侦办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中。在警方询问为什么想到以卖口罩之名实施诈骗时,黄某某竟称自己“脑子一乱,然后就……”

黄某某曾在微博上为抗击疫情加油,却以疫情行骗

记者从相关部门也获悉,目前有人在网上以“有口罩销售”为名骗取定金、购物款,事实上根本没有货源,一旦被害人询问便以“海关征用”“政府扣留”之名行骗。警方特别提醒,上海市反电信网络诈骗中心已牵头成立“疫情诈骗”案件打击工作专班,24小时全天侯对全市疫情诈骗警情“统一接报回访,统一甄别研判,统一落查打击”,市民遭遇此类情况应及时报警。截至目前已为市民群众挽回直接经济损失144.5万元。

选秀节目沉浮史:从个人到多元,从专业到流量

警方公布消息之后,有一些网友发现黄某某很可能是曾隶属乐华娱乐的练习生黄智博。2018年年底,黄智博曾作为乐华娱乐选送的练习生参加优酷与优制娱乐制作的选秀类节目《以团之名》。

昨晚21时59分,乐华娱乐发布“紧急声明”,称已与黄智博解除《训练生合同》并深表歉意,同时“强烈谴责利用疫情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犯罪行为”,坐实了被上海警方抓获的正是黄智博。

乐华娱乐的紧急声明证明了涉案的黄某某身份

记者注意到,在警方公布的消息里,22岁的“黄某某”显示为“无业”。还有网友看到其被抓捕的现场时评论称:“这居住环境,跟我的出租屋没啥两样。现在明星都混得这么惨?”

选秀辉煌,要追溯至2005年第二届《超级女声》横空出世。留着男孩式短发、舞台上有着各种各样小动作的李宇春闯入大众视野,其中性风格收获大批粉丝的同时也遭遇大量诋毁。那年夏天,《超级女声》成为全民话题,少男少女走上街头为偶像拉票。决赛时冠军李宇春获得352万票——在移动互联网尚不发达的年代,这些选票全靠一条条短信投出来。由选秀偶像催生的“玉米”“凉粉”等粉丝团通过网络聚集,并在一次次投票中日趋专业化。

上街为偶像拉票是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草根偶像”爆红,有人开始剑走偏锋。2006年东方卫视《我型我秀》的舞台上,来了一名相貌清秀的男选手,在舞台上耸肩扭胯跳起了《舞娘》。这个名叫师洋的男孩在巨大的争议中一路闯入总决赛第四名,并获得人气冠军。但他并未能持续在演艺圈发光发热,此后转战直播平台成了“带货”博主。

2013年湖南卫视的《快乐男声》已开始24小时网络直播,网友随时可以上网看选秀男孩们生活、训练的场景,粉丝甚至能在他们睡觉时一边看视频一边聊天。但“平民偶像”式选秀也日渐式微,当届冠军华晨宇被网友称为选秀的“最后荣光”,目前正在参加湖南卫视以专业见长的节目《歌手》上。2017年《快乐男声》成为迄今举办的最后一次“超快”系选秀,但冠军网络投票数还不足197万。

厌倦无休止的投票竞争后,强调“声音”的《中国好声音》受到追捧,刘欢这样的业界大拿出任第一季导师

湖南卫视的“超快”系选秀节目开启大众投票培养出中国第一代“粉丝团”后,单纯拼“人气”的选秀方式屡遭诟病,就连粉丝也因疲于“投票”“打榜”而厌倦。2012年的《中国好声音》,以导师选择、专业力量和现场观众综合投票等方式,将重点放在“声音”上,让人耳目一新。但原本作为“声音”补充的选手介绍越来越喧宾夺主,有人打“亲情牌”,有人自曝患病,网友甚至称之为“中国好故事”。央视索福瑞的数据显示,2012年的《中国好声音第一季》CSM44城市网收视情况显示,接近收官的第十三期收视份额达到17.40%,但《中国好声音2018》CSM52城市网收视情况第十三期收视份额为6.78%。

近年来,音乐选秀类节目日趋细分。《声入人心》主打美声唱法,《中国好歌曲》走原创之路,《明日之子》强调“互联网”属性,甚至加入了虚拟歌手,而《创造101》《偶像练习生》前后脚推出则开启“团体”选秀出道的新模式。黄智博参加的《以团之名》正是这样的团体选秀节目。

韩国偶像团体成员几乎全部要经历练习生阶段

“练习生”制度起源于日韩,是演艺公司挖掘新人的一种模式。演艺公司发掘有潜力的新人进行培训,然后选拔佼佼者组成团体出道。近年来国内多档练习生选秀节目,从上百名各演艺公司选送的练习生中,通过“真人秀”式节目制播,由观众选出不到10人组团出道。

虽然都由观众投票选出,比起2005年李宇春等人“想唱就唱”还强调一份大胆展现自我,这些偶像团体选秀高唱“pick me pick me up”“你越喜欢我越可爱”则毫不遮掩地展示偶像艺人与粉丝之间的“养成”关系。由于参与人数过多,要尽可能收获粉丝,有综艺感、有话题的人物更容易脱颖而出。《创造101》中的杨超越因其姣好的外形和接地气的谈吐、垫底的业务能力形成的巨大反差,引发网络极大关注,晋级三甲之列。甚至有节目制作人公开宣称“做节目的人遇到杨超越这样的选手,简直做梦都要笑醒。”此后她甚至因为“什么都不做就拿了前三”在互联网上被调侃为“转运锦鲤”,收获一大波流量。

选秀花路旁满是荆棘

“任何一个行业都不可能仅靠一腔热血就能做好,背后的专业素养、个性魅力都很重要,而且可遇不可求。”一名专业人士透露,选秀节目举办至今,真正灰姑娘式的“平民偶像”并不多,大多数能留在舞台上的人都有专业背景:“很多参加选秀的人其实都有科班背景或演艺团体训练经历,早年被人说唱功不好的李宇春考四川音乐学院,专业成绩第二。”在他看来,专业能力之外“辨识度”更重要:“选秀舞台来过很多老师级的人物和幕后大拿,但最终能在舞台上活跃的还是特别有个人魅力的。”2007年,四川音乐学院老师王铮亮参加选秀,却屡遭网友批评“唱功完美但缺乏辨识度”,直到后来才以其原创的《时间都去哪儿》登上春晚舞台。

李宇春至今活跃在舞台上

一些业内人士坦言,经济下行对娱乐产业影响明显,商演资源减少使得艺人生存艰难,特别是知名度不高的艺人。2011年《快乐女声》冠军段林希,就曾自曝因演出机会少,不得不卖牛肉干、南红玉石,开出租车维持生计。“以前选秀一个人还有一首歌的时间,现在选团体一上来就是上百人,一首歌十几个人唱,太难被注意到了。哪怕近年来那些选秀出道了的艺人,真正能活跃台前的又有多少?很多只能靠参加些综艺节目维持人气,有些选秀艺人甚至不停辗转各个节目之间,被网友说成‘回锅肉’。可怎么办,资源就这么点,他们也要生存。”

和李宇春同为选秀冠军的段林希一度以开出租车为生

黄智博并不是第一个涉嫌犯罪的选秀艺人。选秀节目的参与者中,有人酒驾肇事逃逸致人死亡,有人怀疑女友与人暧昧持刀伤人,有人吸毒自毁前程,还有人在网上传播淫秽物品。有业内人士坦言,现在“95后”参加选秀年龄压力已经很大了,但他们的心智并未成熟到抵御名利的诱惑:“很多人在舞台上说到‘梦想’痛哭流涕,可他们在乎的真的是表演的舞台,还是舞台带来的镁光灯,很多人自己都搞不清楚。高压力和名利诱惑以及惨淡的现实,有些人容易走偏。”

2007年《快乐男声》十强选手阿穆隆因酒驾逃逸致人死亡获刑

业内人士也坦言,希望年轻人有正确的价值观。“一档选秀就是一个节目,艺人不过是一份职业,就像任何职业只有顶尖人才才会获得高收入一样,大量艺人也就是一份普通工作。不妨把选秀舞台看做一个‘面试’,认认真真做好这份工作。虽然未必能走上偶像花路,但至少不能走上歪路。”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简工博 题图来源:新华社(资料图片)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