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海上记忆 > 文章详情
【海上记忆】当年上海的夜晚,是从家家户户生煤炉开始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桂俊杰 2020-02-13 16:28
摘要:煤炉烟囱是白铁皮做的,铁皮匠常会挑着担子,走街窜巷叫卖。柴爿就是自家各处去找木头劈,这也是个力气活。在我们家住的这条弄堂,每天总有一个可怜的驼背老太推着婴儿车,车内没有婴儿,座位上面放着一筐柴爿,叫着:柴爿要伐柴爿啊?每筐一块钱。

我是八零后。我会生煤炉。我五岁就开始生煤炉。

生炉子需要煤渣。奶奶常去针织厂门口的煤渣堆里拾煤渣,有时在别人家丢弃的煤球堆里搓煤球,只为能够回家生炉子时能够多点不要钱的燃料。煤炉,还分煤球炉和煤饼炉,煤球炉生活在最底层。在没有煤气的年代中,在上海,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这么一个生火烧饭的家伙,这也是城市居民所特有的炉灶。

每天下午四点半起,弄堂里的景象是:几乎家家户户都开始生火做饭,弄堂里的空气也便污浊了起来。因此弄堂里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四点前必须收回晾晒在外的衣物,不然后果自负——后果,也就是所有待干的衣物被褥,沾上些烧烤味。

生煤炉,第一步是拎出家中煤炉倒煤灰,把昨天熄火前在炉膛里剩下的红白色煤渣倒出,用一把专用小铲子伸进风门里掏灰,再用一个带弯的钩子,协助掏灰。等把炉膛里的灰掏干净了,便开始生火。生火,需要先垫些引火的细柴放入炉膛,然后拿一张废报纸点上火,塞入炉膛。再慢慢加细柴,然后随着火势,由小到大加入柴爿。同时加盖一个烟囱,把火往上拔。

烟囱是白铁皮做的,铁皮匠常会挑着担子,走街窜巷叫卖。柴爿就是自家各处去找木头劈,这也是个力气活。在我们家住的这条弄堂,每天总有一个可怜的驼背老太推着婴儿车,车内没有婴儿,座位上面放着一筐柴爿,叫着:柴爿要伐柴爿啊?每筐一块钱。看在她八十岁上下的份儿上,每天总能卖个两三筐,对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上海人而言,算是不菲进项。

自家的柴,都堆在自家门口的筐中,有时不够也会去隔壁“借”,但从来不打招呼,邻里间不少争吵常常为了“偷柴爿”。有一次,我父亲劈了一筐柴,他别出心裁,用了一筐毛竹来劈,所谓“爆竹”可想而知。我家用毛竹生火时,烟囱好几次被竹子的爆裂炸倒在地上。等到竹子的性质平稳,冒出的厚重浓烟弥漫在整个弄堂,骑车经过的人穿过浓雾,完全失去了视线,大声骂着这不知名的燃料。后来居委会了解此情,上门批评:不准再用毛竹当柴爿!

等烟囱拔出了火,烟势变小,便可以开始用煤球钳往火上加煤球,再加上烟囱拔火。当时大家用的所谓“无烟煤”似乎也不那么纯,要让柴火燃起煤,必须用蒲扇往风门扇风。这就成了我们小孩力所能及的小事。我当时为了求表扬,也为了写周记,干过这“煽风点火”的事。

待烟囱没烟了,炉子就算生好了。家里戴着厚手套的大人,就单手把炉子拎到“厨房”,必须在煤球烧尽之前把饭和菜都做好,因为煤球炉子是不太能续换煤球的。所以弄堂里每天总有人到处询问:你家火还有吗?因为他家炉子用到一半没火了。我忘记了,大人们是先烧菜还是先煮饭,但吃到夹生饭是常有的事。尤其在没有高压锅的年代里,巧用火候成为了家庭主妇们的看家本领。

煤球炉的炉膛偏小,但煤饼炉炉膛的直径就够放进硕大的煤饼了。用煤饼时,常堆在燃烧的柴爿上,加上烟囱一起烧会儿,再用煤饼钳夹走烧了半红的煤饼,用炉钎子将柴火往下捅,再将那只煤饼加上。这样生煤饼炉不太废柴也节约时间。往往煤饼一边烧一边会往下掉,因为柴火慢慢烧成了末子,这样,就能加入第二个煤饼。另外一个技巧是,蜂窝煤之间的空隙必须对齐,用煤饼钳帮助煤饼排放整齐后,还要用炉钎子把煤饼里的上下眼捅一遍,确保上下两个煤饼“对上了”。

周而复始,用煤饼炉可以做到不断火,尤其是过年那几天,断火当然不是好兆头。为了确保烟火不断,大家就要用上一些平时鲜用的招儿“封炉子”。封炉子,是用碎煤和成泥,铺在炉口,封严后用炉钎戳个洞,第二天一早“开炉子”,用炉钎子戳开那层快要燃尽的煤泥,便还能看到保留的火种。但,这样微弱的火也就只够加热一个早饭,没有续煤饼来得有效。

“妈,煤气味道怎么那么重呀?”

“隔壁招妹娘娘又在加煤饼了。”

我家隔壁的招妹娘娘是一个比较懒的主妇,不爱生炉子,家境富足的她每天就在续煤饼。煤饼撒上点水能够让它烧得慢点,不完全燃烧的煤,也就排出了不少一氧化碳,还好老房子漏风,竟然也没有出现过煤气中毒。

“芝芳,煤饼借我用用好吗?”

招妹娘娘从我妈手中接过了刚生完的炉子,借着热劲儿把她家熄灭的炉子再次点燃,因为她不想生炉子,而那天,我家吃的就是夹生饭,也就为省一个不该续上的煤饼。

栏目主编:沈轶伦 文字编辑:沈轶伦 题图来源:王徐峰 摄 图片编辑:苏唯
内文图:视觉中国、新华社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