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武汉日记】在新加坡被隔离11天后,我终于回家了!
分享至:
 (9)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毛锦伟 2020-02-10 17:31
摘要:对于我们这些滞留在外的武汉人来说,虽然武汉疫情严重,但是我们并不怕!我们只想回家,不想在外流浪。

讲述人:武汉市民 林女士

1月21日清晨,我和爸妈一起坐上前往新加坡的“酷航”TR121航班,开始期待已久的阖家旅行。从来没有想到过,这次“旅游”会变成这样……

说实话,出发时疫情消息已经开始刷屏,令人担忧。但我们绝未料到事态会发展得那么迅猛,武汉也随即“封城”应对。否则,我们无论如何也退票呆在家里。这当然是后话了,当时,出游的开心冲淡了我们对于疫情的忧虑。我还记得,飞机上人不多,我们坐的这排前后两排都没有其他乘客。在新加坡入关时也很顺利,因为当时我查了新闻,新加坡尚未发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迅猛的疫情很快波及到了我们,新加坡“酷航”停飞了武汉的班机,这意味着1月25日我们无法顺利返回武汉。我们马上下单了飞上海的机票,打算先回国内再想办法。就在机场提着行李准备出关时,意外发生了:自助过关的机器将我们3个人拦住不放,随后,海关工作人员将我们带至一旁的柜台。检查完护照后,我们被关进了一间屋子,没有说任何原因,只是让我们等着。当时我只是觉得奇怪,并未往疫情方面去想。等了一个多小时,又一名海关官员模样的工作人员将我们带至机场另一侧,并叫来了一名医生,说是要帮我们测量体温和血压。当然测量结果一切正常,但对方依然不让我们离开。

飞机起飞前,我最终被告知无法离开,必须在新加坡隔离14天。原来,我们飞来新加坡航班的旅客中,有一名53岁的女性武汉居民在抵达的当天下午就出现了发烧、咳嗽和感冒症状,1月22日就医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作为密切接触者,我因而被要求隔离。但奇怪的是,坐在我身边的父母亲却被允许离开,可以乘坐航班前往上海。父母亲当场提出要隔离一起隔离,要走一起走,被对方拒绝。对方声称这是“政府行为”,要求我予以配合。

惶惶不安中,我和其他4名同在机场被拦下来的武汉人一起,被送去了一个类似酒店度假村或者是疗养院的地方,据说是新加坡的定点隔离场所,里面已经隔离了不少人。我父母在1月26的凌晨抵达上海后,也被送往了浦东新区的一家锦江之星,予以隔离。

说说在新加坡隔离的这些日子吧。疗养院里估计已住着几十人,每人一间,但大家互相看不到,无法交流。新加坡人对我们态度很好,前两天吃的是冷的,通过电话反映之后,马上改为了热食,后面基本每天都有水果,还发了很多零食;房间内有WIFI,生活用品也十分齐全。新加坡卫生部的工作人员每天会通过电话问三次体温,期间我长了湿疹,他们还派了医生来给我看病开药。刚开始两天,既担心爸妈在上海是否安好,又想不通为何只隔离我一人,因而情绪有些崩溃。后来和国内的亲戚朋友同事陆续联系上了,和父母也沟通顺畅,逐渐心情平静下来。不过,隔离的时间越长,对于祖国和武汉的思念之情日涨,每天都盼着能结束隔离返回武汉。

隔离了11天后,我被告知可以离开了。后来才知道,14天是从接触飞机上确诊患者那天开始算起的,因而到2月4日隔离就算结束了。而此时,我又得知国家外交部和中国民航局安排了一架东航的飞机,专门接我们这些滞留旅客回武汉。听到这个消息后真是高兴极了,我终于可以回家了。2月5日,我和其他几名一起被隔离的武汉人搭伙,抢了包机的机票,一起去樟宜机场,一刻都不想耽搁。对于我们这些滞留在外的武汉人来说,虽然武汉疫情严重,但是我们并不怕!我们只想回家,不想在外流浪。

2月5日下午近6时,包机载着我们147名湖北籍旅客落地武汉天河机场。由于父母还在上海隔离中,我被接到了亲戚家中暂时安顿。说实话,回了家,见到亲人当然心情激动,但更多还是担心,担心不知道在离开隔离场地后又接触了这么多人,自己是否健康,是否对亲人的健康带来影响。当然也很担心父母,因为他们结束隔离后怎么回武汉还是个悬而未决问题。但我相信,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作为这次疫情中经历较为特殊的个体,我从一开始崩溃抱怨,到平静接受,再到积极面对,这种心态上的改变给我带来了力量。积极调整心态,我想这也是在武汉、在湖北正在抗争的人们所需要做的。


上观新闻正在征集抗击疫情新闻线索。

无论您是患者、家属、一线工作者,还是身处武汉及周边的普通市民,如果您有关于这次疫情的故事、见闻,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如下:

记者 王 潇 微信/电话 15216704513

记者 杨书源 微信/电话15216825039

记者 张凌云 微信 rtclouds 电话 13585695928

记者 殷梦昊 微信/电话 13162822376

记者 王 倩 微信/电话 15620692605

记者 雷册渊 微信/电话 15900859665

记者 李楚悦 微信/电话 18801794272

记者 郑子愚 微信/电话 15800910823

记者 肖书瑶 微信/电话 15201920158

记者 李彤彤 微信/电话 13857726992

记者 脱崟 微信/电话 17801077237

记者 胡雨松 微信/电话 18801939657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来信请注明联系方式)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