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武汉日记】大年初八,我注册成为外卖员,朋友觉得我疯了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殷梦昊 2020-02-09 15:58
摘要:如果可以,他会坚持到武汉开城的那一天。

新冠肺炎笼罩下的武汉,仿佛被按下暂停键。

但仍有一群人在努力维持着城市的正常运转,那就是日夜穿梭在空旷街头的外卖员。

30岁的内蒙人辛野本是一名健身教练,大年初八晚,他决定在某平台上注册成为一名外卖员,为那些出不了门的人送去食物、药品和消毒水。

“朋友都觉得我疯了。”他坦然笑道。

尽管至今仍未找到一个普通医用外科口罩,只用最简单的布口罩来保护自己,但他并不后悔。

他对自己的免疫力有信心。他说,目前来看身体一切正常,如果可以,他会坚持到武汉开城的那一天。

以下是辛野成为外卖小哥前后的心路历程。

讲述人:辛野 30岁 健身教练临时转行外卖员

一天能蹦几千订单,就是没人接

疫情爆发后,我就一直在想自己能做些什么。

每天看微信里的各种信息,求救的、帮助的、鼓励的,心里乱得很。我发现很多人都只顾讨论,并没有解决实际问题。

也试过参与抗击疫情,却一直缺乏合适机会。

听说火神山医院开建,我给工程部打电话,说愿意去做工人,没酬劳也可以。电话打了两天才打通,结果对方说要专业工人,会电焊、水暖的那种,而且最好是一个工程队来,那样便于人员管理。我显然不符合要求。

后来各地开始捐物资,我想去当志愿者,联系了几个领头人,但发现要么太远,隔几十公里,要么要求有车。但我又没车。

直到大年初八晚上,我发现一个市民互助微信群里有人说,买菜也成问题了,特别是家里有老人和小孩的,走不开,又不敢出门,怕传染给他们。

我看了心里很难过,心想反正我一个人住,也不害怕传染给谁,而且我健身多年,身体还不错,就立马就下软件、传资料、交保证金,当晚就跑出去接了两单。

其实成为外卖员很简单,关键还是你愿不愿意干。现在武汉特别缺外卖员,不是一般的缺,平台上的订单天天都是爆的,这周以来,我的手机一直在响,基本每秒都有新订单,一天都能蹦几千条,就是没人接。

单子主要分三类,百分之七八十都是食品,包括蔬菜水果、米面肉蛋;其次是医药用品,比如感冒药、酒精、消毒液;还有些奶粉、纸尿裤、婴儿辅食。

一些人会在备注里写一大堆,但他们不知道,现在东西很难买。

做这事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后来一想,本来也不为什么

武汉光谷附近某超市,人们正在排队买菜。(受访者提供)

不经历不知道,当外卖员真太累了。

刚开始对路不熟悉,我吃了不少亏。接第一单第二单的时候,发现各种封路,小区进不去,走了各种冤枉路,晚上又特冷。

我的电动车不是那种专业送外卖的,电量储备有限。每天晚上都是车没电了才回家 最远一次从华师园北路推车十几公里,到家已是12点多。

那时候真觉得自己有毛病,问自己做这事到底是为了什么?但后来一想,本来也不为什么。

很多小区不允许外卖员进入。遇到家里有小孩或者老人,我总是是会想办法。他不让我送上楼,我都会送上楼。

说来有点不好意思,我进小区的办法就是假装是业主刚买菜回来。门卫看我没穿外卖服,也就没盘问我,放我进了。不过就算送上楼,我也是见不到对方的,把东西放门口就走。

其实刚开始送的那几天,我还能见到人。对方开了门也是全部武装,手上套个塑料袋,离我特别远,神情特别警惕。

我想我有这么可怕吗?大半夜给你送外卖,你还这么排斥我,心里挺不舒服的,不过后来也释然了,能理解。

大部分武汉市民都挺可爱的,我起初经常迟到,他们会告诉我别着急,慢慢骑,注意安全。拿到东西也是各种感谢,说你很辛苦。

还有个隔离家庭,主动跟我说自己还在隔离期,抱歉,不能出来感谢你。

印象最深的还是第一单,那天很晚了,对方给我加了10块钱跑腿费。虽然我不图这个,但很激动。

第一天买不到,就第二天一早再去买

新闻里都说物资不断在往武汉送,但我感觉物资还是紧张。

当地超市一般上午十点开门,下午三四点就关门,因为要花时间消毒。货是一阵一阵的,可能第一天东西挺足,第二天第三天就不太行了,有个周期性。也看到有超市摆出了外地捐来的爱心菜,便宜是便宜,就是量少。

超市每天排队的人都很多,很多菜去晚了就没了。前两天帮人买挂面和火腿肠,都没有,水饺汤圆、火锅丸子,更是想都别想。方便面的话,常见的牌子都卖没了,只剩些进口的小众牌子。

一些下单晚的,基本当天都买不到。我就跟他们建议,说现在菜没了,缺的几样我明早给你排队去买。第二天一早,我去帮他们买齐、买多。他们要5个,我会给他们买10个。

有的单子要买的东西太多,别人嫌浪费时间不接,我会接。所以我买菜总是特别多。别人买一盒鸡蛋,几根排骨、几包青菜,我都一车一车地买,每单都在七八百左右,加起来得好几千。

辛野某天买好的菜品。(受访者提供)

我基本每天上午十点进超市,下午三四点出来,在超市里的7个小时把所有东西买齐,再挨家挨户送,大概晚上六点半左右送完。

奈何精力有限,我会筛选出那些一看就很紧急的订单。比如有个订单要求买感冒药、阿莫西林、各种水果,加上主动要求无接触配送,看上去是个感冒病人的所需。这个单子很长时间没人接,我想可能怕接触感冒病人吧。

那天时间很晚了,药店快关门了。我还是接了这单,跑了几家药店买全了药。

有一单要的是婴幼儿奶粉、尿不湿这些,跑腿费不高,也没人接。我接了,不能让小孩子没吃的不是。

还接了两单去医院的,也没人接,我去送了消毒液和酒精。

大家觉得我疯了,其实我状态还不错

我一天平均也就送五单,一单挣三四十,跟别人一天十几单的不能比。

但我觉得自己比较尽心尽力。有人买菜,看到菜没有就直接走了。我会再等。其实有时超市有货,只不过暂时没拿出来,所以我经常买十样菜,要分五六次买齐。当然,超市明确说没货的时候,我就不等了。

我真心想帮别人把菜买齐,哪怕买得慢、送得少。最少一天我就送了三单,不过我本来也不是奔着赚钱去的。想到自己每跑一单,少个家庭出门,就少一家人感染的可能,就挺开心。

送货的电动车。(受访者提供)

我毕竟不是经过正式培训的外卖员,没有帽子、衣服和泡沫箱这些装备,算是“编外人员”,所以不能享受外卖小站里的喝水、充电、上厕所的各种服务。加上时间太赶,这些天我都没吃午饭,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正好,也省得上厕所了。

听说很多外卖小站都会给正式的外卖员发口罩,我也是没有的。我用的一直是自己之前买的普通口罩。有顾客看到也提醒我,说你这口罩不行啊,别人都戴两层n95呢!但我现在上哪找口罩啊,根本买不到。

我所能做的就是回家一进门就洗手,然后不停喝水,家里有酒精,也会喷一下。我感觉这几天虽然累,但休息得还行,每天也都坚持锻炼,所以状态还不错。

不用太担心我,我会自我调节。这两天比较累,我就休整一天,也给自己买点菜。

几天前发朋友圈说了这事,大家都觉得我疯了。也还没跟家里人说,老一辈相对比较保守,跟他们说了只会徒增烦恼。

似乎很多人现在对武汉特别恐惧,我反而不这样觉得,可能跟我思维习惯有关系,我倾向于从另一个视角去看问题。

每个时代都需要一些人吧,说不上是奉献者,但事情总得有人做。和千千万万的医务人员、环卫工、志愿者们相比,我实在不值一提。

武汉,你要加油,我要陪着你走向新生。


上观新闻正在征集抗击疫情新闻线索。

无论您是患者、家属、一线工作者,还是身处武汉及周边的普通市民,如果您有关于这次疫情的故事、见闻,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如下:

记者 殷梦昊 微信/电话 13162822376

记者 王 潇 微信/电话 15216704513

记者 杨书源 微信/电话15216825039

记者 张凌云 微信 rtclouds 电话 13585695928

记者 王 倩 微信/电话 15620692605

记者 李楚悦 微信/电话 18801794272

记者 雷册渊 微信/电话 15900859665

记者 郑子愚 微信/电话 15800910823

记者 肖书瑶 微信/电话 15201920158

记者 李彤彤 微信/电话 13857726992

记者 脱 崟 微信/电话 17801077237

记者 胡雨松 微信/电话 18801939657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来信请注明联系方式)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题图来源:图编制作 图片编辑:雍凯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