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原点 > 文章详情
【武汉日记】看不见彼此的夜晚,我们在互联网上志愿互助
分享至:
 (50)
 (5)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谢诗豪 沈轶伦 2020-02-07 11:22
摘要:我能做得太少,他们付出得太多。

谢诗豪在上海读研,寒假回武汉和家人团聚,不料就此被困。夜里1点,睡不着的他给我发来这篇采访。

在手机微信群里,他找到许多被困的武汉市民自组建立的互助群。寂静的夜晚,这座城市里无眠的人们,在惶恐过后,在互联网上报团取暖,行动起来。

谢诗豪说,他不想写日记,但他想记录身边的武汉人。在写完这篇采访后,他开始做Excel表格,他也加入互助群,开始着手登记联络捐赠物资。他给我看互助群的聊天,大家有事说事,有任务领任务。俨然是一个企业在开业务会的节奏。没有情绪性的话语。

谢诗豪一次也没说过害怕。

以下为谢诗豪记录下的“90后”互联网工作者成琳的故事。

讲述人:成琳 “90后” 互联网工作者

2月6日 正月十三 阵雨

我从小在汉口,在六渡桥的铜像下长大,喝的每一滴水都来自长江,我真的觉得我和这座城市水乳交融。眼下,我想这可能是我这辈子经历的最大的事了。

大概从除夕夜,我开始利用微信,在医院和市民之间做牵头搭线工作。我姐姐就是医生,她在湖北中医药大学读的本科,在武汉同济医学院读的硕博,在武汉协和工作过,所以我特别能理解医生的不容易。这段时间每天一睁眼就会看到这样或那样让人悲痛的消息,有天在同学群里,一个朋友说她没忍住闷头哭了一场,看到她的消息,我们也憋不住了,“排队”痛哭,原来眼泪也会传递。我真地很想做点什么。

现在奋斗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中,很多都是我姐姐的同学、同事,所以我很清楚她们需要什么。他们不缺饭菜,但是缺裹腹的面包牛奶,因为防护服太紧张了,如果因为吃顿饭浪费一套防护服,他们自己也会心疼。我在微信上加了武汉医护酒店志愿群,把他们的需要发出去,立刻就有好几个群友响应。

再就是联系酒店,1月23日10点起,整个武汉市的公共交通都暂停了,当时医护人员的通勤很成问题,看到报道之后,很多医院附近的酒店业主自发组织起来,为医护人员提供免费住宿。我清楚地记得,24号晚上,微信群里的酒店业主们一边发自己的酒店信息:在哪里、离哪个医院近、有多少空房、能接待多少人,一边相互鼓励,说“武汉加油”。当时真是感动了我,后来有志愿者做了个网页地图,上面会标出附近免费为医务人员提供的酒店。从1月24日起,我每小时都得处理几百条消息,既看有没有能不能帮助医院的,也看有没有我能够帮忙的。当时群里的消息很多,真假混杂,我特别害怕告诉医院假消息,医护人员根据我提供的消息去酒店,万一发现不能入住,或者本来说无偿临时又加价,这真的会让他们寒心。所以我特别关心真实性。

武汉志愿者自助群里志愿者熬夜分运外界捐助来的物资。 肖雅星 摄

我当时主要对接武汉协和医院和武汉市第四医院。联系武汉协和,是因为姐姐在那里工作过,联系市四医院,是因为我的一位邻居是那里的医生,邻居知道我在做这事后也联系我,我每天都在朋友圈转发互助信息,以及网上流传的消息,我和姐姐,邻居医生确认后会转发到朋友圈,之后或者进一步确认,或者辟谣,多的时候,我一天要发二十多条朋友圈,我都担心其他朋友们把我拉黑了。1月24日,也就是大年三十的晚上十一点半,当时电视里在播联欢晚会,我一直盯着微信群里的消息,邻居医生突然问我能不能帮她们联系附近的酒店,我立刻找到群里在硚口的酒店业主,顺利对接后,邻居医生对我说感谢,谢谢我理解她们……我对着手机瞬间落泪,想到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件,又想我才做了什么呀?哪里值得她们感谢?

现在很多酒店都被政府征用了,现在由政府负责,我们看到了事情在日渐规范……

除了酒店,群里还有很多物资的消息。1月30日,我的一位朋友在微信群求助,说有一批国外的捐赠物资,进不了市区,希望有人能联系到武汉的运输车队。正好我的堂哥在东风出行上班,这是一个武汉本地的打车平台,他们公司有个红旗车队,有通行证,专门负责运输捐赠物资,我就联系了堂哥。

这件事最开始由新西兰华界侨团“武汉加油”募捐团发起,他们联系了蔡甸的厂家,到1月29日晚上8点,一共往湖北捐赠了10万只医用口罩,计划送到武汉的有5万只,但这批货的运输成了问题,武汉当时已经封了城,机动车管理得很严。从1月30日开始,我前后一共跟进了三天,因为厂家每天的产量有限,很多人守在那边,先到先得,新西兰那边和我们对接的同学也不确定具体的发货时间,整件事非常机动,东风出行的人事情多,回复不及时,我又不想让人家感到怠慢,寒心,那三天脑子里一直都绷着根弦,好事多磨,最后这批货总算全部送到了武汉市区的四家医院,当时我也长舒了口气。

有时候我也会听他们对我说谢谢,有开心吧,觉得自己多少做了点事,但说实话也挺惭愧的,真不是假惺惺,尤其是医生对我说谢谢的时候,我总忍不住想到她们每天要面对上百个惊慌恐惧的面孔。我能做得太少,他们付出得太多。

(应受访者要求,成琳为化名)


上观新闻正在征集抗击疫情新闻线索。

无论您是患者、家属、一线工作者,还是身处武汉及周边的普通市民,如果您有关于这次疫情的故事、见闻,请与我们联系。

联系方式如下:

记者 王 潇 微信/电话 15216704513

记者 杨书源 微信/电话15216825039

记者 张凌云 微信 rtclouds 电话 13585695928

记者 殷梦昊 微信/电话 13162822376

记者 王 倩 微信/电话 15620692605

记者 李楚悦 微信/电话 18801794272

记者 雷册渊 微信/电话 15900859665

记者 郑子愚 微信/电话 15800910823

记者 肖书瑶 微信/电话 15201920158

记者 李彤彤 微信/电话 13857726992

记者 脱 崟 微信/电话 17801077237

记者 胡雨松 微信/电话 18801939657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来信请注明联系方式)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王潇 图片编辑:邵竞
评论(5)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