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化观澜 > 文章详情
不去影院,《囧妈》能让你笑让你哭吗?(轻微剧透)
分享至:
 (12)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钟菡 2020-01-24 19:55
摘要:无障碍版的《囧妈》和网络版的《囧妈》哪个笑声和泪水更多?

“郊区的一处公寓,客厅上摆满空酒瓶,桌子上摆着徐伊万和张璐的照片,当然少不了两人的婚纱照,这是两人的家……突然门铃响了。”闭上眼睛,黄轩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配合电影原有的对白,像在听一场广播剧。1月23日,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和首批盲人观众共同体验了《囧妈》无障碍版本。戴上耳机前,记者最关心的是,没了镜头语言,只凭声音,盲人能get到徐峥的笑点吗?

“能不能抱抱她。”“这是一句歌词吗?”看似平淡的台词,让影院里第一次响起笑声。由上海市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制作的解说词优美生动,言简意赅,除了补白台词之间的空隙,也不乏意境的描绘,比如全片的灵魂主旨,“其实,拥抱母亲一点都不难”正是由旁白道出的,这里也许是普通观众看不到,刻意留给盲人观众的一处泪点。

影院里响起的笑声都是轻轻的,出现的地方都是一些饶有趣味的台词,相比徐峥其他“囧”系列影片,这样的笑声远远不够有爆发力。这一方面也许是因为镜头语言的缺损,比如徐伊万和妈妈在一群俄罗斯套娃立板后拍照时,旁白只是简单描述那是“搞笑的照片”,使得这一笑点无法引燃,当演员沈腾的脸突然在电影中出现时,现场依然是可惜的沉默——几乎可以想见,在正常的影院放映中,这一个露面就能引起全场爆笑。

1月23日,视障观众在影院欣赏电影《囧妈》。

电影放映至半场时,片方宣布撤出春节档。“大年初一,看囧妈,抱妈妈”,几番波折,最终,徐峥和他的电影《囧妈》还是换了种方式如约和观众见面。作为商业影片,首次采用全网免费独播的方式,这是《囧妈》成为上海首部商业无障碍电影后的又一次重大突破。

作为一部春节合家欢电影,《囧妈》是一部轻笑点和泪点的电影。有评论认为,《囧妈》是徐峥刻意向文艺片靠拢的作品,相比其他“囧”系列,电影里没有太过夸张的演技和无厘头搞笑,更多是让人会心一笑,恍然若失。网络放映,也许反而能让这部影片成为真正的“合家欢”。影片的前半部分充分展示了母子两代人之间的隔阂,不少趣味提炼自身边的生活,让观众感同身受。

视障人士在观影时可以使用加入解说声道的无线耳机欣赏电影,电影场景、画面的解说将通过该耳机传给视障人士。1月23日,一名观众正在帮助一名视障人士调节无线耳机。

看了《囧妈》,让人想起了同样涉及两代人矛盾的电影《送我上青云》。两者在故事结构上有颇多相似性,父母婚姻不幸,导致两代隔阂,主人公意外和母亲走上同一段旅途,并在其中经历了浪漫邂逅,又最终发现不过是大梦一场。

相比《送我上青云》把母女放在一条起跑线上思考,把矛盾简化为“我十九岁生的你,我怎么知道怎么教育孩子”,《囧妈》花了颇多笔墨刻绘父母一辈的不同——他们年轻时在荒凉的土地上插队生活,看着奉为精神圭臬的苏联电影,那是一辈子走不出的烙印。就像冯小刚的《芳华》所描摹的年轻一代无法理解的父辈的青春和爱情。“囧妈”费尽周折也要来到莫斯科,和小姐妹们一起登上舞台,陶醉地唱着《红莓花儿开》,这一刻,观众反应是否也会截然两分?也许不少父辈的观众会流泪,那是他们的青春怀旧,正如B站晚会里让众多80后、90后流泪的日本动漫歌曲。

影片后半部分,逻辑显得不那么自洽,结尾甚至屡屡用“天降神兵”的方式刻意自圆其说,靠人物独白提炼升华,又让人感受到一种商业电影常见的懒惰。也许两代人的隔阂是无法跨越的。电影抛出了这个矛盾,却无力解决。就像最终“囧妈”摘下了假发,露出稀稀落落的白发时,突然黯然伤神,仿佛卸掉了青春激情,缓缓躺在床上,一声叹息。

电影院里,仿佛一切都有放大效应,观众身处这样的氛围中,笑声和泪水都会被传染。电影的魔力,也许有一半要归功于影院。而身处电视机前,即便观看同样的影片,还能否被感动、被逗笑?

无障碍版的《囧妈》和网络版的《囧妈》哪个笑声和泪水更多?撤档后改在网络上播放《囧妈》,就像影片里的幕布已经落下时,“囧妈”出人意料地登上舞台,不顾被幕布遮住脸,不顾观众正散场,仍然自顾自地唱起了“红莓花儿开”,声音唯美,悠长。

栏目主编:施晨露 文字编辑:施晨露 题图来源:新浪微博 图片编辑:朱瓅
内文图来源:沈阳 摄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名家简介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