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财经 > 创客驿站 > 文章详情
五福、好运卡、红包雨……网络红包“官宣”已破54亿元,但“薅羊毛”能分到多少?
分享至:
 (55)
 (3)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任翀 2020-01-23 06:00
摘要:各式网络红包背后,是不同平台的“小九九”。

“集五福”“红包飞”“集好运卡”“短视频红包”“点赞中国年”……临近春节,各式网络红包层出不穷。据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各互联网平台“官宣”的网络红包金额累计达到54亿元,这还不包括网络红包外的奖励。

部分互联网平台公布的网络红包方案

但是,如此高额的红包,真能拿到吗?

按照往年的“薅羊毛”结果,虽然有个别用户能中到平台的大奖、获得数百元或数千元的奖励;但绝大多数参与者分到的红包金额只有几元钱或几十元钱。而且要获得这些钱,用户花费的时间成本并不低。

以计划发放20亿元红包的抖音为例,相关金额分为四个环节,而且涉及抖音所属的字节跳动公司旗下的所有APP。比如,第一个环节是集卡分红包,分为两个阶段,其中“集金卡”要收集“发财中国年”五个字、“集钻卡”要集齐“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字节跳动旗下的6款产品的logo;第二个环节是红包大会,用户需从10多款互动小游戏中抽取现金红包;第三个环节是红包雨,用户需在1月17日至1月25日的指定活动时间进入活动界面参与;第四个环节是万元锦鲤红包,条件是用户参与集卡或红包大会等活动后,才有机会抽取。

“别人说‘双11’的折扣是‘奥数题’,其实春节的网络红包比‘双11’更复杂、更耗时,而且最后的收益还不一定高。”资深网民陈小姐对各种网上营销兴趣浓厚,但研究了今年各互联网平台的网络红包规则后,决定放弃部分红包,“有些规则实在太复杂了,而且需要你每天都去相关APP打卡。”

相比那些要下载APP、要打卡的网络红包,她个人比较喜欢集卡类红包和短视频红包,“集卡类的红包规则相对简单且透明,比如今年我用15分钟就集满了微博红包,一天里就集满了支付宝五福;这些平台在分配最终奖金时,也会公布已经集齐的用户数量,用户可以通过自己分到的红包金额来判断平台是否拿出真金白银。至于短视频红包的目的不是发红包或抢红包,而是因为互动性比较强,比较适合新年。今年过年,我打算给在外地的父母发个短视频红包拜年,不在乎金额高低,就是传递一份心意。”

还有网友提出质疑:各家平台都说砸了重金组织网络红包活动,但相关金额由谁审核?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并没有相关机构对互联网平台发布的红包金额进行审核。从往年网络红包的发放情况看,除了集卡类红包可以估算奖金,其余类型的红包很难估算平台最终发放的奖金金额。即便是集卡类红包,也有一个问题:最终集齐卡的用户数量是由平台公布的,用户很难辨别真伪。

所以,从各互联网平台目前公开的信息看,用户不用太在意网络红包的高额奖金,毕竟分到个人的金额不会太高;如果真想参与,“图个开心”“凑个热闹”或许更重要。

当然,互联网平台为了网络红包还是花钱的,而且有它们的“小九九”。

其一,网络红包能提高现有产品的下载量、打开频率。比如抖音、百度的红包、集卡活动都会持续一段时间,而且需要用户下载或经常打开相关APP才能完成任务;还有些网络红包的规需要多人组团参与或通过社交分享完成。这意味着平台发放的红包其实是拉新费用。互联网行业的流量越来越高,如果按目前每个参与者平均分到几元钱或十几元钱的红包金额看,平台实际上实现了“花小钱办大事”,用不太高的成本就获得了新用户或活跃度。

其二,有利于推广新产品和新服务。在微博红包中,有微博旗下全新的社交产品“绿洲”,瞄准的是社交市场;腾讯微视的红包,主打短视频红包,瞄准的是5G时代拍摄和分享短视频的新习惯;支付宝的集五福虽然已经好几年了,但这些年引入的合作伙伴中有很多来自线下,瞄准的是O2O业务以及帮助线下品牌建立线上会员体系,还有今年的“全家福”能还花呗,其实是推广“花呗”消费……对互联网平台来说,这类红包可谓多赢:既赢得了消费者,又推广了新服务,还能“讨好”合作伙伴。何乐而不为?

栏目主编:任翀 文字编辑:任翀 题图来源:笪曦 制图 素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笪曦
评论(3)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