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互动 > 民情12345 > 文章详情
上海到江苏沭阳6小时车程,这辆大巴怎开了近12小时?乘客曝光一路4次绕行带客
分享至:
 (9)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毛锦伟 2020-01-21 18:24
摘要:长途大巴站外上客年年整治,为何难以遏制?

1月13日上午8时40分,来沪工作的江苏沭阳人小夏坐上上海长途客运总站开出的“ZZJS0414”车次大巴车,返回老家过年。按正常速度,下午3时左右,她就应该抵达了。可没想到,直至晚上8时,这辆车才姗姗驶入沭阳汽车客运东站。小夏到家后当即拨打上海“12345”市民服务热线,投诉这辆大巴为了带客,一路4次绕行,“走一路,带一路。”

长途大巴车站外停车带客,是每年春运期间的“老问题”了。临近年关,申城“12345”又接到了不少相关投诉。梳理这些投诉发现,部分长途大巴车不仅在上海绕行带客,更“联合”外省市“黄牛”,在沿路高速休息区带客;为了规避监管,一些大巴车还用上了频繁“更换车辆”等伎俩……


“中午的时候还没出上海”

小夏讲述了她1月13日回沭阳的经历。当天上午,她8时20分左右抵达中兴路上的上海长途客运总站,随后通过自助购票机,花了177元买了一张回沭阳的车票。上午8时40分,牌照为“沪BT0913”的大巴车准时开出车站,这辆车车身喷有“上海芷新”字样,车头前方放有“上海—沭阳”“春运”等多块招牌,看起来很正规。只是,小夏称,与想象中拥挤的春运场景不一样,开出站时,车上只坐了15个人,一半的位置空着。


△“沪BT0913”大巴车车身喷有“上海芷新”字样,车头前方放有“上海—沭阳”“春运”等多块招牌,看起来很正规。

开出站后,大巴车并没有驶上高速,而是在上海市区绕起了圈子,先后在上海3个地方停车上客。“都远离市区,很偏僻,不好辨认”,小夏回忆,每个地方停靠时,早有“黄牛”带好六七个人在下面候着,“仅路上就花了2个多小时。再加上停车上客,一直到中午都还没开始往沭阳开。”对于司机的不断绕行,在长途客运总站上车的乘客们颇有非议,但司机并不为所动。

后上车的乘客们讲述,他们大多是凭着小卡片或者是老乡介绍,联系上“黄牛”后,按要求到指定位置集中候车的。据称,“黄牛”每人收取车票130元,比站内票价便宜了不少。

离开上海时,车上已基本满员。本以为就此能一路直达沭阳,岂料,下午4时许,车行至江苏扬州江都区时,再次在一个服务区里停了半天。“又上来不少人,行李没地方放,全都堆在了车里过道上,上下车都没办法落脚。”就这么开开停停,抵达终点站沭阳汽车客运东站时已是晚上8时零1分。“500多公里,平时6个小时就到了”,坐了一天的大巴车令小夏腰酸背痛,饥肠辘辘,她不满地表示:“就是担心春运时坐上不规范的车,才到客运总站买票乘车,没想到还是‘躲不过’。”


△下午4时许,车行至江苏扬州江都区时,再次在服务区里停车上客。图为上客前,车上已基本满员。


站外上客点位多范围广

记者从“12345”了解到,今年春运,上海长途大巴站外上客正呈现“范围广、点位多”的趋势,且不少车站开出来的正规车辆也参与其中。

上海的几个长途客运站周边一向是站外上客的“重灾区”。以长途客运总站为例,1月20日,记者在周边蹲守,就至少发现了4处站外上客的点。中兴路大统路路口,东南角的一排门面房中,就有着两处上客点。其中一处上客点外,旅客的行李箱排成一排,几名旅客坐在里侧的沙发上,手里拿着常见的手写车票,正等着大巴车前来。一名中年男子守在门面房门口,见记者徘徊,便赶紧将磨砂玻璃门关上;向北走,沪太路241号一家汽修店成了编制外的“客运站”,上午9时,记者粗略数了数,至少有20名旅客或在汽修店内休息,或在汽修店外的人行道上踱步候车,几辆电瓶车不断地将旅客从各个方向送来,交给一名中年男子;再沿沪太路向西,沪太路365号旁的一处停车场内,七八辆前往青岛、长治、庆阳等地的大巴车停着休息。几名旅客站在停车场门口等车,一名男子不断地进出停车场,询问驻足的旅客去哪儿,催促他们打电话确认大巴车辆抵达时间。


△沪太路241号一家汽修店成了编制外的“客运站”,上午9时,记者粗略数了数,至少有20名旅客在等车。


△沪太路365号旁的停车场也是旅客们反映的上客点之一。

除了车站周边,据旅客们反映,曹安路定边路加油站附近、宝安公路2991号加油站旁、胜竹西路世盛路路口、南安德路安勇路路口、清水路清河路附近、嘉松中路518号厂区门口以及上中西路凌云路附近等地方,或因位置隐蔽、或因距离高速较近,都是站外上客的常用点位。

除了上海的上客点外,沿途的服务区也成了上客的好地方。在昆山打工的冯先生夫妇日前向“12345”反映称,不久前,他们在工作的厂区门口拿到了一张卡片,卡片上写着要坐昆山至河南的直达长途客车可以拨打电话联系。1月10日,冯先生妻子先返回河南安阳,便拨打了卡片上的电话,对方信誓旦旦称是昆山客运南站开出的正规车。岂料,当天上午9时,冯先生妻子先是坐上一辆面包车,随后被送至沪宁高速阳澄湖服务区内,一直等到下午5时,才在“黄牛”的安排下,坐上了一辆上海牌照、尾号为“013”的大巴车。大巴车前方的路线牌显示,这是一辆从上海开往河南商丘的大巴。去安阳吗?尽管“黄牛”和司机满口答应,但1月11日清晨6时,冯先生妻子还是被扔在了商丘,距离安阳还有300余公里……


△冯先生收到的卡片。

记者随后也以回河南为名,拨打卡片上的电话。对方告知,这班车是每天下午3时从上海开出,“顺路”从阳澄湖服务区带客。记者反复确认,对方称车辆系上海客运总站开出。


“黄牛”揽客猖獗,为何难以遏制?

1月9日,旅客陈女士向“12345”投诉中兴路沿线“黄牛”揽客猖獗。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交警支队三大队随后对该区域的非法拉客和违章停车进行了整治,暂扣及处罚了数辆非法上客的车辆。但1月20日,记者在中兴路普善路路口,依然看到几名“黄牛”不断地询问过路旅客“去哪儿”“要不要坐大巴”……


△中兴路普善路路口,几名“黄牛”守在路口,不断地询问过路旅客“去哪儿”“要不要坐大巴”。


△“黄牛”揽客成功后,会由图上的“黑车”送至附近的各个上客点,等待上车。

长途大巴站外上客年年整治,为何难以遏制?记者找到了一名承包了上海长途客运总站和长途客运南站的苏北某城市线路的承包商。他告诉记者,今年春运的长途客运市场竞争异常激烈,他每天从总站开出的3个班次和从南站开出的2个班次,均处于坐不满的状态,司机们颇有怨言。竞争激烈、客源有限,这就滋生了长途客运市场的种种乱象。一是不同线路“短线长跑”抢进入车站买票的客源。即指明明是只去某个城市的大巴车,却售卖去临近更远城市的车票。如去淮安的车辆,售卖去宝应、涟水的车票,但实际上并不去这些地方,最终中途抛客引发投诉;另一个乱象即依赖“黄牛”拉客,直接在站外争抢客源。

据该承包商称,事实上,长途客运客流下降的趋势早在2016年就已出现。国家交通运输部今年1月8日发布的2020年春运客流预测分析报告中称,今年春运旅客出行结构发生显著变化,长途客运量持续下降,旅客出行目的更加多样。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站外拉客”现象愈演愈烈情理之中。该承包商认为,如若放任不管,“站外拉客”不仅导致运输效率低下,还滋生超载、抛客等违规行为;旅客不经安检上车,更会带来安全上的隐患,最终影响了长途客运市场的整体形象。


解决难题必须进一步加强监管创新手段

遏制“站外上客”,一方面需要监管上的升级。记者将小夏乘坐的上海芷新“沪BT0913”大巴绕行拉客的投诉反馈给了上海芷新客运有限公司。该车为芷新公司合作班线的承包车辆,据排查该车行车轨迹,1月13日当天确实存在多次异常停车。事实上,芷新客运的GPS监控室当天在监控时就已发现上述异常,并通过电话和GPS语音与经营者取得联系,要求其立即纠正这种行为,按核定的线路和站点运营。目前,芷新公司已要求合作经营者暂停该驾驶员的工作,并来公司进行约谈。约谈过程中,驾驶员承认了当天营运中的违规行为。芷新公司已按照规章制度,责令该驾驶员书面检查,停班7天,同时对沭阳班线的合作经营者也进行了处罚。

借助车载设备监控运营行为固然有效。但据记者了解,为了规避这一监管方式,部分大巴线路运营者已研究出了更换车辆的方法,即出站后就以车辆故障等理由更换车辆。如市民高女士称,她1月7日乘坐长途客运总站“AZ0023”班次大巴前往安徽宣城时,车子出了车站后不久,就在沪太路365号停车场处被要求下车,改乘另一辆车。后一辆车随后不断在上海市内拉客,且最终将她抛在了歙县。针对类似的做法,监管理应加强力度、创新手段。

另一方面,客流逐年减少,长途大巴运营企业如何转型发展寻找出路、避免恶性竞争,更是申城运管部门和相关企业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难题。

栏目主编:毛锦伟 文字编辑:毛锦伟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