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视觉 > 图数图说 > 文章详情
年度数据报告⑦:“百强县”风云变幻16年,哪个才是中国“最强县”
分享至:
 (84)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彤彤 2020-01-20 18:24
摘要:郡县治,天下无不治。

2004年国家统计局首次组织评估县域经济并进行了排名,但只持续了两年,此后的“百强县”评比都由民间组织,中郡所、赛迪顾问、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等都出过排名。 

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评估,“百强县”的主要指标还是经济实力。十余年来,有县(包括县级,以下简称市)保持优势,比如江苏的昆山市、江阴市和张家港市自2006年开始就常年霸占排行榜前三名;也有仅仅完成了“处女秀”就不见踪影。 

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郡县治,天下无不治”。县域经济至今仍然是中国经济的根基所在。上观新闻记者汇总了2004年至2019年的16份百强县榜单注:2004年、2005年的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2006年-2016年数据采用中郡所的《县域经济与县域发展报告》,2017-2019年数据则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中国县域经济发展报告》从中窥得中国县域经济发展脉络。

“百强县”约占全国GDP的10%

粗摸估算,“百强县”约占到全国2%的土地和7%的人口,但统计局数据显示,2004年“百强县”GDP总值达到1.63万亿元,约占同期全国GDP的11.9%。2019年,赛迪的《2019年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研究》得出,“百强县”仍然能创造全国约10%的GDP。 

中国经济不断蓄力前行的这15年,靠的不仅是一二线城市的拉动,县域是基石。2004年,排名第一的昆山市实现GDP430.37亿元,前十名共实现GDP4226.41亿元。到了2019年,光昆山一个市的GDP就能和2004年前十名的总额媲美(3832.06亿元),而这一年前十名的GDP总量则达到了2.33万亿元。        

      

强县分布东多西少,江苏省成县域经济强省 

2004年,入榜百强县最多的省份是浙江省,一共30个,山东、江苏紧随其后。到了2019年,江苏以23个县(市)的数量排名第一位,浙江以21位列第二。

     

纵观16年的“排名史”,江苏省的表现也非常突出。16份排名算上并列,共产生1727个“百强县”名额。我们可以看到,江苏历年上榜的县(市)大概占到总量的23%,其次是浙江和山东,约占21%(浙江略多)。这三个省市占据了“百强县”的半壁江山,剩下的名额被21个省市“瓜分”。广西、海南、甘肃、重庆、西藏、青海、宁夏7省暂时无县(市)榜。

     

总体来看,“百强县”的分布除了有个别省份特别突出的现象外,分布也并不均匀。以2019年为例,100个席位中东部占了74个,中部占了19个,西部仅7个。

蝉联、一轮游、改名……“百强县”命运大不同

16年来,虽然有1727个“百强县”名额,但剔除重复得奖的,其实只有221个县(市)获得过“百强县”的称号对照2004年和2019年的排名不难发现,排名靠前的县重合率非常:昆山、江阴、张家港、常熟、慈溪、晋江、太仓……如今排名前15的县中,除了长沙县是2005年首次上榜外,其余均在2004年就有了不错的名次。 

尤其昆山、江阴和张家港这三个县,自“百强县”排名出世以来就一直在榜上,且保持在前四名。连续16次都入围“百强县”的共有34个县),江苏有10个,浙江有12个 

     

也有一些县仅上榜过一次就销声匿迹了,比如山东的长岛县。2004年长岛县排在第91位,但后来就再也没有入榜过。长岛县的地理位置其实很优越,位于黄渤海的交汇处,但因为是一个海岛县,人口不多,在经济发展上有瓶颈。2018年,长岛县的GDP仅为77.8亿元。 

还有以下20个县(市),也都仅有过一次上榜机会。

     

有一些县开始叫县,后来则因为撤县改市用新的名称出现,包括山东邹平市、江苏海安市、湖南宁乡市、陕西神木市、浙江玉环市1983是中国撤县设市拉开序幕的一年,截至1998年底,我国县级市的数量为437个,其中有350个为县改市。连续16年出现在“百强县”榜单上的32个县级市,93.75%都是赶上了这波浪潮。 

还有一些县(市)的境遇比较特殊,没有蝉联,也不算跌出榜单,而是因为改区,变为地级市的市辖区。虽然行政区划等级不变,但市辖区不再参与到“百强县”的评比。像原先的上海崇明县、天津静海县、广东高要市、河北鹿泉市、浙江省绍兴县等。

据民政部数据,2004年-2017年,县及县级市的数量并没有增多,反而在减少。2004年全国共有1464个县和374个县级市,2017年则分别为1355和363个,市辖区的数量在增多,从852个增加962

昆山和江阴的“称霸”之争

16年的“百强县”排行中,江阴市有11年摘得桂冠,其余5年则为昆山市。

从经济体量上看,江阴市和昆山市不相上下,2018年两市的GDP分别为3806.18亿元和3832.06亿元,人均分别为23.05万元和23.03万元。但这对江苏“双子星”的发展路径并不相同。 

江阴市依托的是强大的民营经济。截至2018年,江阴市上市企业数量为48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数量为54家,上市公司总数在全国县市中位列第一。 

江阴的民营经济主要以制造业为主,素来有“中国制造业第一县”之称。根据公开数据,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江阴市的第二产业占比是55%,到了2017年,比重仍然有54.4%。

近年江阴也开始推动新兴战略性产业建设。根据江阴官方的说法,截至2018年,江阴的新兴战略产业,包括新能源、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石墨烯制备等,已在高新产业技术园区和临港经济开发区集聚,但规模潜力还有待提升。

昆山倚靠的则是台资。

台资企业对昆山经济的贡献度非常之高。2019年前十个月,台资企业贡献了昆山GDP的40%,工业总产值的50%利用外资的60%,进出口总额的70%以上。

从上世纪90年代起,昆山通过不断的项目引进和人员外出考察,打造出了电子信息产业等中高端产业的完整产业链。同时,昆山政府还通过不断优化海关、工商等环节,提升产品出口效率和便利度。这种友善的营商环境,让大批技术密集型台湾企业选择落户且长久留了下来。

相较于环沪虹吸带上的其他五个卫星城,昆山的人均GDP远远超越所处省份的人均GDP,且比上海也高出不少。        

“百强县”榜单的科学性

在国家统计局不再公布“百强县”榜单后,“百强县”榜不再唯一。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有四个机构先后发布了排行,先后是工信部赛迪顾问、国信中小城市指数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及中郡所。 

各类“百强县”榜也并非都能服人。2018年,江苏省东台市就通过官方新媒体平台“东台发布”对中小城市发展战略研究院、中城国研智库发布的百强榜进行“揭批”,对评选程序和评选结果表达了抗议。

不过,虽然每个机构的评价指标之间会有大大小小的出入,但总结起来大概是这几个方面:经济发展(主要包括GDP和财政收入)、投资潜力、民生质量(主要包括收入和消费水平)、生态环境、政府服务和城乡融合情况六个大类。          

国信的指标涵盖范围最广,除了投资情况外其余都计算在内,且衡量了政府服务效率和城乡发展的情况,包括城乡差距和城镇化水平。像广西、海南、宁夏,这些在其他榜单中暂无县市入榜的省份,在国信的榜单中能占到名额。

社科院的评价方式最纯粹,指标暂时只包括综合经济实力和投资潜力两方面,计算的是实打实的县域经济竞争力。值得一提的是,赛迪在投资潜力这类指标下还有设新增企业数量、科研投入和专利授权量这些细化指标,是唯一一家看重县域科研创新能力的评价机构。

无论指标千变万化,总的来说,经济发展总是排榜的第一要义。各类榜单最后结果大同小异,昆山市、江阴市、张家港市盘踞前三,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的百强县占比总是过半。 经济学家张五常曾认为,县域竞争是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特征之一。在“五环外”、“下沉”成为新的流行语的今天,可能我们也需要重新认识中国的县域经济,从这个意义上,对“百强县”的研究是远远不够的。

栏目主编:张陌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图片编辑:曹立媛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