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城事 > 海外惊奇 > 文章详情
西中年夜饭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融融 2020-01-19 19:23
摘要:过节过年再也没有大吃大喝的热闹场面,究竟该喜还是愁?尤其中国春节即将来临,华人都在寻找年味,我们的年味在哪里?

2019年的最后一天晚上,我站在炉灶旁,想起中国的年夜饭。那是怎样的规模啊,冷盘热炒大砂锅,满满一桌,竟然不觉得太多。我记得妈妈抱回来一只猪腿,里里外外地擦盐,然后放在大缸里压上一块大石头。我记得厨房里的小石磨,看着爸爸推啊推,推到半夜,把浸泡后的糯米磨成米浆,流进米袋。

记得我站在小板凳上,妈妈手把手地教我如何在煤球炉上,用一个铁质的汤勺做出金灿灿的鲜肉蛋饺。记得用大蒸笼代替冰箱,一碟碟一罐罐的菜肴: 水笋红烧肉,清蒸鳗鱼干,醉鸡,酱鸭,茶叶蛋,等等,陈列在露天的屋檐下。我又想起三十多年前,在美国的华人超市发现冰冻的荠菜而热泪盈眶,看见烤麸和素鸡而欣喜若狂。如今在美国,过年的食材什么都不缺,不需要等到年夜饭,天天都像在过年。可是今天,我却不知道这顿重要的晚餐该如何下手。

洋先生问我,你还记得中国人吃什么菜过年?我说,当然记得。我们吃连头带尾的大鱼,红烧肉,都是你不爱吃的。他说,为了过年,我可以吃一点。这是客气话,我不想得罪他的胃。于是烤两块小羊排,取出自家烟熏的两块三文鱼,切了一些白菜,准备炒大虾,只敢炒四只虾,每人两只。唯一象征过年的,也是外表相似内馅儿不同的汤圆。为了健康,我在糯米粉里揉进了南瓜,用紫薯葡萄干代替白糖黑芝麻。

汤圆是前不久带到华人聚餐会去多出来的。我煮六只,每人三只。中国人戏言只能”塞牙缝”。我向他解释,汤圆意味着团圆平安,你是一定要吃的,何况是甜食,你喜欢甜食,是不是?他连连点头。我把所有的菜肴做好,装在一个玻璃盘里,竟然装不满,暗自笑了笑,难道这就是年夜饭么? 这么一点点。饭在哪里?没有做饭,因为担心这些菜吃不完。

我们倆把菜装进自己的盆子后,不约而同地先吃小羊排,外面是脆的,里面带红色,嫩而鲜美。然后吃烟熏鱼。自家做的烟熏鱼好吃极了,剔除了鱼皮,浓郁的橘红色,一丝一缕的鱼纹清晰可见,用叉子挑起鱼肉,竟然在灯下晶晶闪亮。他不厌其烦一丝不苟地抽出残留的几根大鱼刺,吃得津津有味。然后,我们分道扬镳,他吃完了鱼,吃大白菜和大虾,我担心他要剩一只大虾,结果恰恰是我只吃了一只,吃了一半烟熏鱼,不能再吃了。我要留一点空间给汤圆。他把大虾和白菜扫荡干净,端起空盘对我说,都吃完了。那种高昂的神态,不知在表扬自己还是表扬我的烹饪技术。我回他一个甜蜜的微笑,指指汤圆,未开口,他就插上来说,很抱歉这甜食我吃不了,然后拍拍肚子说,太饱了。我的表情大概有点难看,可能是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他婉转地改口说,我会吃的,再过两个小时。我会吃的。他重复了几次,表示他的诚意。我噗嗤一笑,对他说,我也没吃完,看这大虾和烟熏鱼。但是,我吃完了三只汤圆。其实,他不吃又有什么关系?我家养鸡,从来没有浪费。

本来已经释然的事情,过了两个小时,汤圆躺在白瓷小碗里,仍旧在桌上,已经冷了。我不想提醒他,开开心心过新年比吃几个中国汤圆重要多了。

但是,心里升起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我发现我们的饮食习惯不仅仅是文化融合的问题,更因为健康的原因,把一日三餐改为一天两顿,每顿只吃一点点菜肴,加点水果,胃里已经装不下了。过节过年再也没有大吃大喝的热闹场面,究竟该喜还是愁?尤其中国春节即将来临,华人都在寻找年味,我们的年味在哪里?想了老半天,长叹一声,也许应该多多参加华人聚会,吃不多,看看也好哇!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顾泳 文字编辑:顾泳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图片编辑:项建英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