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城市什么样,可以从屋顶开始看起
分享至:
 (226)
 (34)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王一 2020-01-04 15:30
摘要:不管是生态绿化还是休闲功能,我们有这么多城市中待开发和精细化利用的存量,这是巨大的资源。

我们的城市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人口如此密集、大楼如此高耸、生活如此繁忙,随之而来的是对越来越少可用空间的角逐。但如果观看一座城市的鸟瞰图,就能很快发现大量未使用的空间———屋顶。

这些宝贵的空间可以被用作什么呢?它们可以是空中花园、都市农庄,或是娱乐天地。但现实生活中,大部分屋顶还都处于“闲人免进”的空置状态。

针对屋顶开发的现状和面临的制约,记者试图从上海部分屋顶的实地探访中,寻找一些答案。


「大多数屋顶仍是“素面朝天”」

“你们怎么想到要把这么大的树放到屋顶呢?”在一次关于屋顶绿化的全球交流会上,来自新加坡的专家这样问单耀晓。 

这同样也是白领段茜的疑问:“大树怎么能在屋顶长得这么好?”

他们所说的大树,生长在金虹桥国际中心的空中花园中。这里是段茜周末最喜欢的去处,难得一见的空中绿荫、鹅卵石铺就的步道、假山驳岸、小桥流水,会让她一度忘记这是在空中而不是在地面。


金虹桥的屋顶花园

金虹桥的屋顶绿化面积达5500平方米,共种了175株大乔木,190多株大灌木和3000株藤本植物,还特意选用了银杏、红枫、金叶复叶槭等变色树种,为了营造不同季节不同的绿化景观。无论漫步还是小坐,无论是平视还是仰视,又或是不经意的一瞥,都可以看到浓浓的绿茵和斑斓的花色。

“最初,我们只是想做一个尝试,告诉人们在屋顶是可以种大树的”,负责设计、建造金虹桥立体绿化的上海聚隆园林建设集团董事长单耀晓说,“事实证明,也确实是可行的。”


金虹桥的屋顶花园

在屋顶种大树,固本、防风是关键。单耀晓介绍,金虹桥建筑设计原本就包括了屋顶绿化,所以承重防水排水都有一体化的考虑。楼顶做好防水后,就开工了,按照图纸,种绿化的地方覆盖土层,铺砌园中小径的地方先打梅花桩,填入泥土后再盖混凝土,这样整个楼顶的土壤都是贯通的,有利于草木根系伸展开来,将来长得更好。考虑在前的建设方式,也让立体绿化和建筑更加“血脉相连”,拥有同呼吸的命运。

“上海有东方明珠和外滩,也应该有属于市民的美丽屋顶”,段茜总结自己如此喜欢金虹桥的原因,源于平日里眼睛太“压抑”了。

段茜在恒丰路的环智国际大厦上班,工位靠近窗边,工作间隙从玻璃窗望出去,看到的满是机器和混凝土的灰色楼顶,“这样的屋顶让人感觉是冷冰冰的”。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居民的生活空间不断向上发展,高架桥和高层建筑的不断增多,让越来越多的建筑屋顶进入人们的日常视域,“第五立面”的环境和品质,逐渐影响着城市居民工作和生活的愉悦和舒适。

然而,根据上海市绿化委员会办公室提供的数据,上海中心城区屋顶面积约为126平方公里(12600万平方米)。2019年上海已建成的屋顶绿化约为288万平方米,绿化过的屋顶仅占全部屋顶的不足2.5%。

最让原上海市绿化市容局公共绿地处处长李莉遗憾的“平秃”屋顶是位于陆家嘴正大广场的屋顶,“在陆家嘴区域的大楼林立之中,向下望去,正大广场是个黄金位置,如果这里能添加一点绿,整个陆家嘴的形态都不同了”。

《上海市绿化市容“十三五”规划》显示,到2020年上海将新增立体绿化网络空间200万平方米以上。当城市中心的建设空间愈发捉襟见肘,代表了“城市第五空间”的立体绿化无疑是重要的突破口。

李莉在接受采访时,指着窗外大片裸露的屋顶感慨,“如果它们都变成绿色,上海会有多美!”

「屋顶做了绿化,也容易被“弃养”」

登上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的屋顶,“萧瑟”两个字便可形容记者的全部感受。

枯叶掉了一地,杂草丛生,植物全部野蛮生长,也没有任何喷灌设施。

“而几年前,这里还是郁郁葱葱的景象。齐齐整整的绿植覆盖地面,像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草毯”,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景观学系副教授董楠楠向记者这样描述。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的屋顶

记者在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随机问了5位学生,没有一位知道这栋楼的屋顶是有绿化的,显然,这里已经成了“孤岛”,无人问津。

董楠楠解释:“屋顶绿化是持续性的,养护不能断,断了前面就白干了。”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上海博物馆,在上海的众多屋顶花园中,上海博物馆的屋顶是董楠楠最喜欢的一个。在这里,你可以360度全景俯瞰人民广场最繁华区域,视野极其开阔。然而,震撼的景色之下,屋顶的草坪却由于疏于养护,泛黄并杂乱,严重影响了视觉体验。

三年多前,位于闵行的七宝万科广场刚开业时,商场屋顶的“花园市集”一时间成为行业热议话题。那时,花鸟虫鱼等小租户都开设在屋顶,很多人专门跑到七宝万科,就为了看看那里的屋顶。

可如今,想走近这个花园市集可并不容易,商场的直梯并不通往屋顶,而通向屋顶的扶梯已经停运,只有找到标有安全出口的楼梯,爬楼上去,才能到达。

然而,映入眼帘的景象却让人有些失望,市集主打的一排花店早已悉数关门,从门外望去,店内的设施显得非常老旧。进入小花园中,观赏座椅上全是落叶,椅面已经脱落,连指路牌、路灯都已破损。


七宝万科屋顶的座椅

屋顶的花草还在盛开,但集市的形态全部消失了。很多人觉得非常可惜,甚至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喊话七宝万科,“希望能够把屋顶好好经营,不要浪费了这么好的资源”。

经常带孩子到楼下早教机构上课的陈毅青告诉记者:“这几年,我是看着这个屋顶从热闹到走向衰败的。孩子们很喜欢屋顶,如果这些店铺能找准定位,还是可以有利润的。”

「垃圾站、体育馆、商场……屋顶也是风景」

可别小瞧了屋顶的一簇绿,如果养护得当,景象则大为不同。

在昌化路500号,一栋高出地面十多米的花园式建筑非常醒目。顺着台阶走上屋顶,满是绿色的小花园映入眼帘。树木相互依偎,营造曲径通幽之感,休憩廊架等丰富的设施,更增添了屋顶空间的艺术性和互动性。正值天气晴朗,附近居民三三两两来到这里享受冬日阳光,好不惬意。

几乎想象不到,这里的“内芯”其实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生活垃圾中转站。住在附近的李云秋很有感慨:“没有人会特别愿意住在垃圾站附近,但这里满眼是绿,还几乎没什么味道。”


垃圾中转站的立体绿化

这个垃圾中转站建于2004年,十多年来,一直有专人负责植物的养护。李云秋经常看到,有绿化工作人员为种在屋顶的乔木浇水,给垂在墙边的黄馨除去多余的枝叶,为草坪修剪出固定的造型。

通过利用屋顶的空间,垃圾站也能成为休闲、观光的景观绿地。整个垃圾站的处理过程均在封闭的地下空间进行,对外影响很小。操作场内的垃圾臭气和车辆尾气都经收集处理后排放,即使略有外泄,也会被花草树木吸除。

人们对屋顶的探索从未停止。

9层屋顶上架起了一个50多米高的摩天轮,涂鸦以及设计独特的休息椅、灯柱等,来烘托氛围,静安大悦城的屋顶引来众多年轻消费者打卡。


静安大悦城的屋顶

静安体育中心13米标高的屋顶上,有上海首个屋顶标准足球场,场地面积达1.6万平方米,设跑道6根及1个标准足球场,仿佛一座“天空之城”。


静安体育中心的屋顶

有机农场和马术俱乐部也开设在了屋顶,在爱琴海购物公园,有数块分割好的田地,有专门的农民负责耕种、打理蔬菜;还有练习骑术的马场和能够喂马、与马合影的马文化区。

作为建筑的“第五立面”,屋顶的面积几乎与整个项目的占地面积相当,如果闲置便是收益上的损失。一个能够吸引客流的屋顶空间可以为整个项目增加人气,形成客流的“瀑布效应”,提升高层店铺收益,并带来消费体验多元性与丰富度的提升。

在屋顶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屋顶空间未来的样子没有定论也没有边界。当屋顶餐厅、屋顶乐园逐渐成为新晋的“网红打卡点”,屋顶经济的发展离我们也将并不遥远。


「屋顶的存量,是巨大的资源」

问:对一个城市来说,屋顶的开发利用意味着什么?

董楠楠: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是看不到屋顶的,因为人们的生活轨迹不在屋顶上,所以屋顶似乎不太被重视。

但上海又是个垂直的城市,你到比较高层的写字楼上面,从玻璃窗看下来,便满眼都是屋顶了。如果屋顶都是绿化,那么整个城市的感受度会更美好。

一个经典的例子是日本,日本很多城市的地面绿化并不多,因为空间局促,但是你对他们绿化的感受并不差,原因就在屋顶绿化上。

如今在上海,有非常多的闲置屋面没有开发出来,你随便找一栋高层建筑看下去,屋顶都是空的。不管是生态绿化还是休闲功能,我们有这么多城市中待开发和精细化利用的存量,这是巨大的资源。

问:上海屋顶绿化的脚步其实迈出得很早。

董楠楠:是的。其实上世纪90年代,当时的上海市园林管理局就开始着力进行攀爬式立体绿化的推广了。那时,市内一些五星级酒店和高端公众建筑,如华亭宾馆、建国宾馆、海怡大厦等都开始建屋顶花园。接着,21世纪之初,静安区开始试点屋顶绿化工作,在一些老房子屋顶上种植轻型佛甲草,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老房结构和承重对屋顶绿化的限制,开创了轻型屋顶绿化的时代。再过几年,世博会促使上海立体绿化快速发展。“十二五”期间,上海市明确提出150万平方米立体绿化的建设目标,这个任务最终被超额完成,上海的立体绿化也因此被推到了新的发展阶段。如今,到2040年的目标是,上海将形成点线相连、环洲相映、块面同辉的绿色网络结构,中心城区将绿屋星布、绿墙浓翠、绿柱林立、绿链多彩。

问:屋顶的一簇绿,星星点点加起来,会给城市带来什么?

董楠楠:绿色生态屋顶,像一个“遮阳帽”,夏季能减少城市热岛效应,冬季能减少建筑热量散失,还能拉近人和屋顶的距离。以静安区为例,通过植物光合和呼吸作用,屋顶绿化能使整个城区夏季降温0.6℃。

它还是一台超级“空气净化器”。1公顷立体绿化每年可去除大气污染物0.85吨,有绿化的空间要比没有绿化的空间消除35%左右的大气污染。处于高空的屋顶绿化和其他立体绿化对PM2.5的作用尤其效果大。如果城市屋顶绿化达到一定规模,城市大气中二氧化碳和硫化物将大为减少。

此外,还有能源的节约、噪音光辐的降低、雨洪危害的缓解等,是能切实改变人们生活的。

问:屋顶绿化好处多,但实际推行范围却不大,采访中发现很多人都表示“只听说过,没见过”。这是什么原因?应该如何解决?

董楠楠:很多高楼没有被利用,确实有着现实的原因。屋顶绿化收益低、回报周期长,养护费用比建设费用还高,导致很多人不愿意去碰这一块。企业认为自身经营尚且不易,不愿意把钱扔在“看不见”的地方;房地产开发商则只管拿地,不顾社会回馈,能不做就不做;对于居民楼来说,住顶层的居民认为楼顶是公共空间,不该由自己一家出钱,住下层的居民又认为自己没有收益,平摊不公平,建设资金筹集困难。此外,不少业主、物业管理者或开发商担心房屋渗水、产生虫害及老房屋承重不够等,这些老观念也是一大“拦路虎”。

屋顶绿化的推广离不开配套政策的推动,可将屋顶绿化作为城市的基础设施看待,如出台优惠政策,将新建公建项目屋顶的绿化面积折算成绿地率指标的折算比例提高;对既有屋顶绿化建设、养护给予更多的财政补贴等,以促进屋顶绿化的普及。

此外,我觉得如果有专门针对屋顶规划、建设、养护为一体的托管公司就好了。维护一个屋顶费用比较高,托管上千个,综合成本就低了。

问: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屋顶,您心中的屋顶是什么样的?

董楠楠:我心中的屋顶是这个城市的千千万万个屋顶。我们理解的立体城市就是高楼林立,但真的垂直城市不仅仅是高度的发展,而且是在横向有各种高度的联系的。高楼不是像一根根竹笋,而是在不同层面有网络的。

人们也不只是在地面流动,而可以从这里的2楼到对面的5楼,再到旁边的3楼。比如说你可能从一栋楼出去就是其他建筑的屋顶了,你穿过去,又进到另一个商场的室内。这种垂直的联系度就非常丰富,这样的话,这些屋顶就成为城市的第二个公共面了。


「国际对标」

商业区与自然无缝对接

位于日本大阪的难波公园彰显了一种自然生态的生活方式,空中花园、屋顶绿树,公园直接跟大街相连,为钢筋混凝土林立的城市里带来了一股清新的气息。人们可以欣赏成群的大树、岩石、悬崖、草坪、溪流、瀑布池塘及露台,徜徉在空中花园中尽享体验式购物的乐趣。远看该建筑是一个斜坡公园,从街道地平面上升至8层楼的高度,层层推进、绿树茵茵,仿佛是游离于城市之上的自然绿洲,与周围线形建筑的冷酷风格形成强烈对比,成为嘈杂背景下的一处生动、温馨的街景。

它不像传统购物中心那样,将顾客引入封闭式的购物区,而是将商业区、餐饮区与自然和开放空间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让人能够享受在公园中漫步、参观、购物、娱乐的多重乐趣,让购物成为一种“经历”。

车站屋顶的风景线

英国伦敦横木车站顶层有个非凡的世界———屋顶花园极具异国情调,连接了两个高架区域,形成了共享的园景花园。当你从远处眺望时会看到这一道出乎意料的风景线。华灯初上,它就成了这片商业区高层建筑上的一个灯塔。

屋顶300米长,像是一层围绕着横木车站的保护壳。特殊结构可在花园中心打开,不但能够让自然光充分透进来,而且可以利用雨水进行自然灌溉,还提供了波普拉区向北部延伸的视线。保温隔热材料一方面为人们创造一个舒适的环境,享受花园的四季变换。另一方面形成有利的小气候,为花园内特殊的植物花卉提供良好的生长环境。

屋顶花园还建造了一条景观人行道和多条分支小道,为游客创造偶遇的机会,产生出更加真实的逃离城市环境的感觉。花园中的圆形剧场还提供了各种灵活的演出空间和当地学校室外教学的场所。

高空的最美拍照地

去过洛杉矶最高的开放式屋顶平台OUE Skyspace的人们基本都会拍摄两张照片,一张是背靠洛杉矶全景,站在由柯莱特·米勒创作的天使翅膀前摆出各种造型;另一张是坐在70层高空的玻璃滑梯入口。

天使翅膀意在提醒人们“我们都是生活在地球上的天使”。玻璃滑梯由坚固的材质打造,滑下去的过程让人感觉是悬挂在大厦之外,非常刺激。两个装置的成本不高,占用的资源也有限,却已经被评价为“洛杉矶最美拍照地”,为运营商带来了一笔丰厚的门票收入。

(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栏目主编:龚丹韵 文字编辑:王一
评论(34)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