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世界观 > 文章详情
深度 | 一半是焰火,一半是火焰:世界这样“打开”2020年
分享至:
 (75)
 (6)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张全 2020-01-01 21:13
摘要:世界将变得更加动荡,还是孕育更多希望?

刚刚过去的一天,全球告别了不平静的2019,开启了21世纪第三个10年的序篇。从曼谷湄南河畔的璀璨烟火,到伦敦大本钟翻修后首次敲响钟声;从首尔清溪川的各色彩灯,到纽约广场上降落的跨年水晶球,都发出一个共同的声音:你好,2020!

全球正在以何种方式“打开”2020?对于各国政要而言,毫无疑问,一年一度的新年贺词成为他们的“保留节目”,也传递出有关国家发展新方向的信号。对于各国民众而言,与烟火表演、鲜花派对的祥和气氛相伴随的,还有另一幅混乱画面——躲避火灾、举行抗议以及表达对核武的担忧。展望2020年,世界将变得更加动荡,还是孕育更多希望?

一半焰火,一半火焰

随着新年钟声敲响,世界各国先后跨入2020。新西兰是全球最先一批迎来新年的国家。奥克兰市中心天空塔绽放的焰火,照亮了夏季的夜空。

相比之下,同处大洋洲的澳大利亚人迎接新年的心情有些复杂。在山林大火肆虐的情况下,悉尼的跨年庆典烟花表演在争议声中举行。10万枚烟花升起的同时,该国东部沿海地区的数千人只好在海滩上,一边躲避山火一边辞旧迎新。

在广袤的欧洲大陆,伦敦的大本钟、巴黎的凯旋门、雅典的帕特农神庙等地标性建筑上空都焰火绚烂。从伦敦眼和泰晤士河上的游船上,能远眺一场场活力四射的表演,也能望见严密的安全戒备——由于最近极端分子对伦敦桥的袭击造成3人死亡,英国多地加强管控。

在朝鲜,金日成广场中央的华丽舞台上,牡丹峰、三池渊等著名艺术团以优美的旋律将朝鲜民众带入新的一年。大约200公里外的军事分界线南侧,韩国的民众则在普信阁的撞钟声中祈福半岛和平稳定……

和普通民众一样,各国领导人也以不同的“画风”度过新年。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温暖的佛州肆意挥杆时,法国总统马克龙却因为大罢工而焦头烂额。与此同时,“大忙人”俄罗斯总统普京则一如既往,在工作中度过大部分时间,以至于总理梅德韦杰夫都给出忠告,建议他在可能的情况下“稍作休息”……

当然,一年一度的新年贺词,依旧是绝大多数领导人的“标配”。他们都对2020年提出新的期待。

“2020年是个快速发展、充满变化和矛盾的时代。俄罗斯人应竭尽所能促进国家的发展,使生活中的一切都变得更好。”——这是普京的新年致辞。他强调,2020年俄罗斯将庆祝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先辈们在俄罗斯困难时期体现出的团结和坚强为当代俄罗斯人树立了榜样,可以帮助俄罗斯人有效应对各种挑战。

印度总理莫迪的贺词则凸显“新媒体元素”。他在推特上晒出一首“印度神曲”视频,满满印度风的曲调配上节奏明快的说唱,细数了莫迪2019年的政绩——火箭发射,半高速列车运行,首位海军女飞行员诞生。莫迪为这个视频“打call”,称这是“极好的汇总”,希望2020年继续改变印度,为13亿人民的生活赋权。

日本首相安倍不忘借新年契机力推政治目标。他提及去年日本开启令和时代,主张“推进关乎国家形态的重大改革,之后的是修改《宪法》”。这是2014年以来再次在新年感言中直接提及修宪。关于外交和安全保障,安倍明确表示“不会拘泥于以往的想法,将推进不断调整安保政策”。

相比之下,文在寅的新年贺词较为简短,表示争取让2020年成为回报全体国民的一年。1月1日一大早,文在寅还与被选为“2019年度义士”的7人共同攀爬位于首尔广津区的峨嵯山,参加元旦迎日出活动。

欧洲主要国家英、法、德的领导人新年贺词各有侧重。

英国的关键词是“脱欧”。在加勒比海私人岛屿迎来新年的首相约翰逊,承诺将以“朋友”的平等身份与“留欧派”合作。他说,自己是所有人的首相,而不仅仅是为那些投票给自己的人服务。除了强调将完成“脱欧”大业,他还提及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和提升教育质量的计划。

在法国,马克龙发表了18分23秒的长篇致辞,关键词是“退休体制改革”。他重点阐述了这一竞选承诺的必要性和迫切性。眼下,法国反退休制度改革的示威延宕不休,一度出现了16条铁路13条关闭的惨况。“浪漫之都”被各色“花式”抗议围困——芭蕾舞演员打着抗议横幅跳《天鹅湖》,歌手在巴士底狱剧院台阶高唱《马赛曲》。鉴于马克龙的致辞依旧没有触及具体操作问题,1月7日的政府—工会谈判以及1月9日的跨行业大罢工将上演何种戏码暂未可知。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她任内第15场新年讲话中,提到了数字进步、气候问题、国际间合作等事项,呼吁全体人民拥有勇气、信心、新思维。“默婶”说,2020年将是德国统一30周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多的人民拥有工作。”她指出,德国只有在欧洲良好发展的情况下才能实现长期发展。2020年,德国将接任欧盟轮值主席国,要“把欧洲的声音更多地带入世界”。

特朗普用自己方式过新年

相比其他国家领导人陆续发表新年贺词,美国总统特朗普仅在推特上发了一条置顶祝福:“新年快乐!”

“特朗普用自己的方式过新年。”美国“政客”网站称——相较2018年年底因为政府停摆,特朗普在推特上抱怨“今晚我在白宫工作时,你们正在派对上狂欢”,2019年末特朗普终于可以放飞自我。他早在上月20日就提前“闪人”,前往佛州海湖庄园度假。

美媒称,特朗普将在庄园待到跨年之后,随即将马不停蹄地展开竞选活动。首场活动于1月3日在佛州迈阿密市举行。佛州历来是关键摇摆州,拿下选举人票对其成功连任至关重要。

“政客”网站说,由于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受到攻击,特朗普在2019年最后一天没有打满全场18洞高尔夫,而是在高尔夫俱乐部里开了一个关于中东的会议。

2019年12月31日,抗议者冲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以此表达对美国上周末空袭行动致死多人的愤怒。对此,特朗普在“推特”接连发文,指责伊朗策划大使馆遇袭事件,威胁对方“将付出非常大的代价”。伊朗同日发表声明拒绝背锅。与此同时,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在新年前夕表示,美国将向中东派遣约750名士兵。

美国媒体分析,在充满变数的时刻,特朗普试图展现领导力,“他或许想到了2012年美国驻班加西领馆遇袭事件。其果断的反应迅速赢得了盟友赞扬。”

同日,特朗普另一个受人关注的举动,是他在海湖庄园参加新年夜派对前接受媒体采访。在9分钟多的采访视频中,特朗普提到了电子烟、弹劾、朝鲜和伊朗等问题。

被问及来自朝鲜的最新“威胁”时,特朗普表示,他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关系很好。此前,金正恩表示,朝鲜将推进战略武器开发工作,全世界将很快看到朝鲜即将拥有的新的战略武器。

韩联社认为,朝鲜所谓的“新路线”已经浮出水面,就是“正面突破”,时隔1年8个月重返“核武开发和经济发展”并进路线。根据朝中社对朝鲜劳动党七届五中全会的介绍,“正面突破”或“正面突破战”的表述出现23次。

韩媒分析,综合金正恩的发言,“正面突破”新路线是指不屈服于国际社会的制裁,通过自力更生发展经济,同时继续研发新型战略武器,加强国防力量建设。但与此同时,金正恩也表示将根据美方态度调整应对方式,为朝美对话留有余地。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王俊生指出,金正恩的表态,对外是向美国施压,要求对方照顾到平壤的合理关切,采取对等措施,对内是安抚国内对和平机制构建有不同考虑和想法的势力。

“朝鲜今年是进行洲际弹道导弹试验还是进行核试?现在难下定论。但朝鲜极可能掌握运载工具的技术,核弹头小型化的技术测试也在进行。”王俊生说,“既然具备了技术基础,开发出来是迟早之事,所以朝鲜并不急需核导,它的主要目标和任务仍是在经济上突破美国的施压,因此会以核导为威慑。”

展望2020年,王俊生认为通过政治对话解决朝核问题的可能性在60%左右。因为美朝有足够多的原因不希望看到事态失控,双方具备谈判动力。但局势升级也有一定概率。因为金正恩看到迟迟打不开局面,采取“正面突破”进行施压,这种方式恰恰容易越过美国“红线”,极可能造成恶性循环。

世界将迎来怎样的2020

在“危”“机”并存、“治”“乱”交织的背景下,世界将迎来一个怎样的2020?

综观国际舆论,对2020年形势持悲观态度的声音高于乐观派。不少人用“动荡”“恶化”等词形容刚刚到来的一年。

英国《经济学人》报道,2020年将是动荡之年,以“不稳定”“愤怒”“政治极化”“全球经济疲弱”为标签。两大话题将长时间占据全球新闻头条:美国总统选举和全球经济疲弱。包括弹劾议题在内,美国总统选举的不确定性因素仍然较多,市场对美国经济、金融市场前景的信心在2020年将进一步动摇。

澳大利亚“对话”网站认为,2019年引发的全球动荡不太可能消退,相反,在全球经济放缓,且几乎没有迹象表明民众不满的根源能得到治愈的情况下,一切问题可能会恶化。该媒体将世界陷入混乱的原因之一归咎为“破坏者华盛顿”——特朗普政府放弃美国作为稳定力量的传统角色,使这种混乱变得更具威胁性。其中,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以及发起对华贸易冲突和技术脱钩,可能削弱全球秩序的支柱,加剧悲观情绪。

但也有媒体在不确定性的阴云中看到希望的曙光。《日经亚洲评论》对亚洲经济体在风险中回稳持乐观态度。东盟前五大经济体(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平均增长预期将由2019年的3.9%小幅回升至4.2%;印度2019至2020财年经济增速预期降至5.0%,下一财年有所回升。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义桅表示,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不是一年两年的过渡期,可能要经历长时间的变化过程。所以2020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年份。

在王义桅看来,大变局突出表现为几个特点:第一,就像马克龙“提醒”西方的,西方霸权正在终结。尤其是首次出现了非西方国家、非美国盟友参与并引领新技术革命的情况。美国不甘心失势,千方百计阻止衰弱进程。政策的调整带动全球力量格局洗牌。

第二,全球经济活力下降。美国2020年7月份起,企业债的集中兑付期到来,可能明显感觉到泡沫“撞针”。其他西方发达国家的主要经济引擎也在失速,典型的是德国去年出现负增长。

王义桅说,从新世纪以来“做蛋糕”到近年来“分蛋糕”的转变,表明全球经济仍处于酝酿新动能的过程中,短期内无法带来突飞猛进的经济增量。很多国家“开不了源只好节流”,引发诸如法国社会矛盾等一系列尖锐问题。

“大国日子不好过,小国就更为艰难。突尼斯、摩洛哥等国,原本依靠英国等欧洲国家的援助带动发展,现在因为英国‘脱欧’而万分着急。经济乏力等问题导致社会治理困境,不少民众诉诸街头政治。不难理解为何面包、汽油、地铁票涨一点点钱,都能激起那么大的社会动荡。”

最后,全球对于意识形态、发展模式、规则制度等问题上的观念发生变化,“莱茵模式也好,其他的也罢,都在失去光彩。很多国家分不清什么是正确和错误,不知道何为进步和落后。缺乏普遍认可的标准。”王义桅说,“反权威、政治去中心化的情况将更为突出,伴随高科技的推波助澜,或将酝酿新的动荡因素。总之,新的一年,各国面临新的机遇,也将面对更多挑战。”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栏目主编:杨立群 文字编辑:杨立群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图片编辑:雍凯
评论(6)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