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文艺清单 > 文章详情
8月大火毁掉排练空间与乐器,没想到9月他们又回到上汽·上海文化广场
分享至:
 (0)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诸葛漪 2019-09-27 15:24
摘要:在视听感、科技感上全面升级。

经历8月一场大火,优人神鼓排练空间和表演乐器付之一炬,其中也包括《墨具五色》所有乐器。幸好团员最终在仓库找到好几面库存的大锣,“很多事情会重新洗牌,重新长出来。” 9月27—28日,这部被誉为“优人神鼓历年来色彩最缤纷的鼓乐作品”《墨具五色》将登陆上汽·上海文化广场,与沪上观众一同“舞文弄墨”。

优人神鼓,来自山林的山中传奇,在三十余年厚实蓄积的底蕴中孕育无数经典剧作。2017年初,优人神鼓艺术总监刘若瑀、音乐总监黄志群再度携手创作,将多年来对生命的体悟寄予这部新作《墨具五色》。这部作品也是两人回到老庄理想初心的呈现,突破优人神鼓以往的创作惯性,在视听感、科技感上全面升级,堪称优人神鼓历年来最科技、最具色彩的作品。

《墨具五色》创作起源来自黄志群受书法家董阳孜墨宝《老庄说》的触动,他从董阳孜行气手笔中,深刻感受节奏旋律,领悟出“一墨而五色具,五色又源于墨”的相生关系,进而创作全新鼓曲,并结合巨型铜锣、瑟、笛等,呈现音乐新风貌。

在舞台呈现上,《墨具五色》结合泼彩画家柯淑玲的创作,一改往日舞台的素静,反以大色块的铺排与冲撞,更利用尺寸变化,创造出碎裂感,同时打破空间的局限性,将空间的含义从限制中解放出来,转而在流动中形变为与时间一般绵长的“无限”。在肢体表达中,除了传统击鼓和武术,刘若瑀用优人团员长年修习太极的身体特质,强调肢体的柔劲与旋转律动,用缠、钻、沉底的身形,展现迥异过去的风格,挖掘身体自由。

刘若瑀表示,“我打鼓就是讲故事。传统上是站着打鼓,因为我有剧场背景,在表演的时候就结合在一起了,有音乐,有故事。对别人来说,是一个普通音符,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像做《墨具五色》,有很多老庄‘庖丁解牛’概念在里面。我们不能拿着牛去台上,黄志群老师击鼓有禅师棒喝的感觉,我就把它放在‘庖丁解牛’里,故事性就出现了,有故事,却是抽象的表达、视觉上的美,不那么直白。”

除却在直观表达中的异于旧作,《墨具五色》在创作构想上更升华了一以贯之的理念——刘若瑀说,“这应是优人历年来最贴近生命本质的作品,如果是五年前,我们绝对做不到这样的程度。”优人神鼓多年的创作都在探索生命特质,《墨具五色》以音乐展现老庄思想的意境,每个演出与段落都是体悟的展现。在刘若瑀看来,这是她与黄志群的内在写照,是她心中最典型的“优人”风格创作,也是集结优人精神的大成之作。

《墨具五色》分为《恍兮惚兮》《大鹏展翅》《庖丁解牛》《鼓盆而歌》《庄周梦蝶》《道隐无名》六个章节,演出仿佛事件之流转,来来去去的表演者就如同于事件中体现幻化之道的众生。

自2015年起,优人神鼓分别将《时间之外》、《勇者之剑》、《听海之心》带到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这些作品都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和好评。对比西方舞台作品的引进,文化广场也始终致力于本土舞台艺术的发掘与传播,找寻符合中国观众文化审美的佳作。八月至今,文化广场与优人神鼓开展了一系列表演艺术工作坊,借助优人神鼓表演艺术训练系统,携手为大家带来了精华体验课程与线下分享会。黄志群在分享创作经验时表示,“我在云门的时候,学了很多东西,每天都是练基本功,几年过去,就扎实积累了很多东西。基本功是所有的艺术的根源。没有技术,就没有艺术;没有艺术,只有技术,也不成为艺术,就像一条河,需要有两岸,它才能流向大海。”

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说:“我们从优人神鼓剧团身上看到了现代都市人普遍缺乏的气质,那就是宁静的力量。也希望优人创造的内心状态及对自然、纯净的向往能一如既往震撼观众,留存为自我、社会辟出的那一湾清泉。”

栏目主编:李君娜 文字编辑:张熠 图片编辑:邵竞
本文图片:主办方 提供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