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纵深 > 文章详情
当老艺术家在节目中拍抖音、玩国潮,代际可以这样“趣”对
分享至:
 (3)
 (1)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俊珺 2019-09-27 16:22
摘要:我们已经到了一个不得不自己去研发节目新模式的阶段了

最近,东方卫视推出的一档综艺节目《花样新世界》引发了有关代际沟通的诸多讨论。

倪萍、张晨光、范明三位老艺术家在节目中拍抖音、玩国潮、打卡网红场所……不断解锁网络世界的新技能,收获了许多奇妙的经历。他们身上的岁月痕迹,与新潮的青年文化形成了有趣的反差。节目在解答老一代群体对潮流文化的困惑的同时,也促进了代际情感沟通。

倪萍、张晨光、范明在《花样新世界》中体验潮人生活


感知新时代青年真实的内心

这是一档挺“折腾人”的节目:让不会跳舞的人,来一段街舞;让第一次听rap(说唱乐)的人,非得学上一段……而被“折磨”的对象,还是三位家喻户晓的艺术家:知名主持人倪萍、演员张晨光和演员范明。他们同时被这部名为《花样新世界》的节目选中,成为“被折腾”的对象,原因只有一个:年龄大。

客观地说,他们的年龄算不上很大:倪萍60岁、张晨光63岁、范明55岁,但在网络世界的“原住民”———“90后”、“00后”眼中,他们无疑是“网络小白”。在12期节目中,三位“老艺术家”跟着90后歌手朱星杰、黄子弘凡,认识了一群网络短视频达人,感受年轻人的潮流文化,并完成了短视频的拍摄任务。在学网络语言,体验无人驾驶、虚拟偶像、动态捕捉,感受无人酒店,尝试失重餐厅,玩转国风文化、游览潮人集市的过程中,他们不断解锁网络世界的新技能,收获了许多奇妙的经历。

为了体验在年轻人中流行的国潮文化,三位嘉宾来到武义璟园古民居博物馆,他们的任务是根据名画《韩熙载夜宴图》演绎短视频。在那里,他们结识了传播汉服文化的网络红人“汤圆姐姐”。2018年她以一组“唐朝仕女”吃汤圆的图片爆红网络,她把自己扮成唐朝女子面对一碗汤圆欲拒还迎的姿态,让人忍俊不禁。此外还有喜欢汉服文化的颜值时尚达人彭十六、我国首个新国风数字乐团“嗨的乐团”、礼衣华夏超模队等。

三位嘉宾跟着他们边体验、边学习,并模仿“汤圆姐姐”学做“表情包”。第一次挑战古装扮相的倪萍感慨:“这些历史人物在我们眼里原本是厚重的,服饰、衣着、头型、发型、妆容,都是一个表面,但是没想到这些有志向的孩子会把背后的东西挖掘出来。”

在《花样新世界》中亮相的网络达人在当下年轻人群体中都是备受喜爱的“新星”,拥有庞大的粉丝群,但在老年人眼中却是截然陌生的年轻人,通过这个节目,他们向广大观众展现了自己的才艺,有的擅长歌舞,有的在语言、科技、手作等方面有独特的才能。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身上都充满了正能量和年轻人积极的价值观。

在东方卫视主持人、该节目制片人陈辰看来,当老一辈抛开一些成见去拥抱年轻人的世界,可以感受小一辈的喜怒哀乐,更能感知新时代青年真实的内心想法。正如张晨光在跟着李昃佑做完直播之后所说:“用兴趣去连接上代和下代,是一种最好的沟通方式。”

东方卫视主持人、《花样新世界》制片人陈辰在节目录制过程中

从电视到手机的跨屏互动

如今在网络上流行着这样一种说法:“老一辈不认可小一辈的潮流,而小一辈不认可老一辈的守旧。”在《花样新世界》里,老艺术家们不仅走进了年轻人的网络世界,他们的艺德与人生经验,也令年轻人受益良多。比如倪萍告诉张欣尧、姚大等网络达人,不要轻易地自我满足,要不断努力,有更高的追求。

在一家高科技失重餐厅进行体验时,倪萍发现只有年轻人带着孩子来尝新,却没有人带着年纪大的父母前来。“我们总是想当然地认为父母老了,不会赶时髦,也赶不上时髦,于是任由他们在奔跑的时代中掉队,却未想过在自己赶路的时候等一等身后的父母。”一些年轻观众看了这期节目后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在节目中带领长辈们拍创意短视频的朱星杰很感慨,虽然这些活动对上了年纪的长辈来说是不小的挑战,但没想到他们这么敬业,这么愿意积极学习新东西,也如此渴望融入年轻人。“从来没有哪个时代,像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那样,发展如此迅猛,别说是老年人,就是年轻人只要几天不上网,就会错过很多热点,错过那些刚刚被发明出来的新词。在拼命追赶潮流的时候,我们却常常忘了自己的父辈们,他们可能还停留在原地,被时代抛得很远了。”

随着节目的播出,三位老艺术家录制的短视频在抖音上的人气一路攀升,实现了从电视荧屏到手机屏幕的跨屏互动,而这也正是这档节目的初衷。网络世界就像一个平行世界,电视荧屏、网络视频、手机短视频受众的分化已愈发明显,每一个世界里的人都未必了解另一个世界发生的新鲜事。陈辰表示,制作这档节目不仅想要引发大家对代际沟通的思考,同时也想实践一次跨屏幕的沟通。 


综艺节目不仅要“下饭”,还要给人营养

上观:作为一档电视真人秀节目,《花样新世界》最终所呈现的更多的是三位嘉宾的真情流露,还是他们的表演才能?

陈辰:他们在真人秀里并没有演,我们所呈现的是他们面对年轻人和新鲜事物时最真实的反应。按照节目的设置,他们要在每一期节目里录制并发布短视频,他们像年轻人一样摆弄表情,渴望被留言、被点赞。在努力学习的过程中,他们也谦虚地承认:我们在一些网友的心里真的不如那些孩子。这都是非常真实和动人的。

在第二期倪萍的短视频主题“游子回家”中,倪萍见到一位年轻的农民歌手“菜棚哥”,坚持要给他包饺子,她系起围裙和面,调白菜五花肉的馅儿,捏饺子,最后还动情地流下了眼泪。她说:孩子小的时候就盼着他什么时候长大,等到孩子真的长大了,离开父母了,又盼着他什么时候回来。爹娘和儿女的感情,是不需要演的,自然就会有的。

我们并没有刻意地煽情,但一些动人的瞬间就这样自然地闪烁其中。我很怕做一档只能提供娱乐、给人“下饭”,而没有任何营养与社会价值的综艺节目。

上观:综艺节目在给人以娱乐的同时,还可以给观众提供怎样的营养?

陈辰:我觉得节目首先要接地气,要给观众以共鸣,在此基础上再给人以新的知识或者是思想上的启发,体现时代的潮流,折射时代的积极一面。我也希望观众在看了节目之后,可以稍稍做出一些改变,比如年轻人看了《花样新世界》后,能够更多地体谅、了解自己的父母,多带着他们体验身边的新鲜事物,不要让父母被网络社会所抛弃。在一个喧嚣的年代,作为一档主流媒体制作的节目,更应该凸显主流价值。

上观:您近年来从主持人转型制作人,制作了《闪亮的名字》等一系列综艺节目,制作人在一档节目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陈辰:一档节目最初是由一个小团队进行创意研发的,虽然这期间会推翻很多个版本,但研发的过程是一件很快乐的事。而接下来将一个创意变成现实的过程就会比较痛苦,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个理想的模式,模式成立之后,要寻找合适的元素、搭建导演团队、敲定演员。制作人在其中更多的是扮演一个做判断和决策的角色,会面临很多的选择和道路,并且要为每一次选择承担责任和结果。

这些年,综艺节目的圈层化已经越来越明显,看电视的人很少去看网络节目,看网络综艺的受众则很少会看电视综艺。作为制作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课题,就是要在节目制作完成之后吸引更多的观众。

上观:成功的模式对一档综艺节目至关重要,在您看来今后的电视综艺节目会有哪些新的模式?

陈辰: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趋势是不能盲目跟随的。过去我们看到了选秀节目、户外游戏节目、棚内观察类节目,到现在职场节目,很多欧美模式、韩国模式在中国也取得了成功。但现在国外综艺的优秀模式产出也在放慢速度,即使想要借鉴,也几乎跟不上中国节目的出产量了。现在所需要的是静下心来,观察与思考观众究竟需要的是什么,他们在想什么,时代的潮流是什么,然后从这个洞察出发,找到合适的节目表现方式,而不是选择一个模式去简单地模仿。我们已经到了一个不得不自己去研发节目新模式的阶段了。电视节目不仅要满足观众的需求,更可以引领他们的需求。

栏目主编:龚丹韵 文字编辑:龚丹韵
图片由东方卫视提供
评论(1)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