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出恭”与“出虚恭”
分享至:
 (2)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陈鲁民 2019-07-03 10:32
摘要:贬者斥之为斯文扫地,有辱学问,低级趣味,可笑之至;赞者称其为不落窠臼,特立独行,小中见大,接地气,说实话。

“出恭与出虚恭”,我觉得这个题目比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硕士高建伟的毕业论文《关于屁的社会学研究》要显得更文雅端庄。

明代科考规定:考生内急,须领取“出恭”牌进厕所。后来,大家就不约而同将如厕称为“出恭”,放屁自然就称为“出虚恭”。高先生的毕业论文就是研究出虚恭的,有无意义呢?网友们议论纷纷,见仁见智,吵得不亦乐乎。贬者斥之为斯文扫地,有辱学问,低级趣味,可笑之至;赞者称其为不落窠臼,特立独行,小中见大,接地气,说实话。

其实,“出虚恭”之研究并不算稀罕,也谈不上开创性,古代虽无专门论文研究,但也有不少说道,留下几多逸闻。昔日宫女入宫后,常会碰到三大困难:睡觉、吃饭和出虚恭。最怕的是当众出虚恭,轻者耳光责罚,重者乱棍打死,宫女也想出不少招数应对。也有反其意而用之的,电视剧《如懿传》里,青樱为在选秀时不被三阿哥弘时选中为妃,吃了很多豆子,故意当众出了个虚恭,被视为缺乏教养,因而成功落选。

如今,关于“出虚恭”的研究早已进入学术领域。新西兰、澳大利亚的科学家和学者研究牛“出虚恭”已有多年,相关论文著作不胜枚举。他们研究发现,牛屁里含有大量甲烷气体,全世界上亿头牛释放的甲烷气体是地球变暖的重要因素之一。因而,研究如何减少牛屁的甲烷含量,如何变废为宝,利用牛屁的甲烷气发电,都成了环保科学的热门话题。可见这“出虚恭”也非小事,事关人类未来命运。

人们之所以习惯性地把研究“出虚恭”的话题视为低级趣味,就是因其污秽不雅,故而避之不谈,一窝蜂地去关注那些玄虚话题,张嘴三坟五典,动笔八索九丘,这些研究大都沦为空谈务虚,毫无意义。比较起来,倒是古人更为达观务实,更脏更臭的“出恭”也被拿来说事,且有理有据,颇具影响。《庄子·知北游》记,东郭子向庄子请教:道究竟存在于何处?庄子说:道无所不在,在蝼蚁、小草、砖瓦、屎尿之中。严复《救亡决论》释之:“以道眼观一切物,物物平等,本无大小堑久贵贱善恶之殊。”李鸿章的解释更巧妙,他问下属何谓枪炮抛物线,下属讲了一大通后,李仍不懂。下属说:“李中堂,撒尿就是抛物线啊!”李一下子明白了,幽默地说:“原来庄生‘道在屎溺’就是此理啊!”

弗洛伊德说:“人类诞生于屎尿之间,这是个悲剧性的事实。”所谓“出虚恭研究”与“道在屎溺”之说,除了比喻道之无所不在,可以小见大,以微见著,以低下见巍峨,以污秽见高洁,也有相当的现实意义。时下如火如荼的厕所革命即源于此理。我们要关心诗与远方,也不能回避吃喝拉撒,也要关心出恭文明。《左传》记:晋景公姬獳腹胀,如厕跌进粪坑淹死。今天的茅厕当然没那么凶险夸张,但不够文明舒适方便也是普遍存在的客观事实。因而,学者们多写几篇实实在在的研究如何实现文明如厕的论文,远比那些高大上的空头文章要更有价值。是故,高建伟不仅凭借“出虚恭”论文通过硕士论文答辩,还被评为“优秀”,这并非那些评委都追求“低级趣味”,而是他们有个基本共识,即使是在最低贱的事物中都有道的存在。

再换个角度来说,“出恭”即办实事,见真章,拿出黄金白银;“出虚恭”则是口惠而实不至,听起来声响不小,却不见实物。不论个人、单位、企业抑或政府,若老是说空话,不落实,久而久之,最后势必遭受信誉危机,连放屁都不臭。若再出台个利好或政策,大伙也会哈哈一笑,嘻嘻,这厮又出了个虚恭!便一哄而散。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栏目主编:伍斌 文字编辑:伍斌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