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黄梅雨季,漏了?请看今日“捉漏记”
分享至:
 (1)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秋末 2019-07-01 07:51
摘要:关于修补屋顶漏水,不少写作“捉漏”,如许宝华、陶寰《上海方言词典》和盛益民、李旭平《富阳方言研究》也写作“捉漏”;而朱彰年等编著《宁波方言词典》收入了“漏”“捉漏”“筑漏”这三种说法。哪种更贴切、传神?

房子漏,自有房就没断过。在工厂呆过,跑冒滴漏,企业一件头痛的事儿。江南多雨,十屋九漏,十年八漏,建筑难解之困。杜甫有茅屋秋风歌,以己度人,心怀天下。漏,捉漏,其意深焉。择几而记之。

01

住在顶楼,有个大平台。平台好,可晒衣,可乘凉,冬天也可葛优躺暖洋晒太阳,坦胸露脐可补钙,无碍风化。凡事有一利总有一弊,平顶房极易漏水。有的还祸及下层,开始不知,发觉时地板已经烂了。谁之过?平顶之过。有的推翻重来,重做防水,重浇平顶。有些地方,政府解民之困,平改坡,做了好多年了,市民拍手称好。近住女儿买的房,说是香港人来设计的,颇为洋气,一大缺憾,也是平顶,也是家家漏水。先是物业修,过了保修期,还是漏水,只好搭阳光房以避雨。一个小区,满眼阳光房。洋气一扫而光。

——结构之漏,大漏,根子之漏。补漏,需动结构。小修小补无济于事。结构防漏,设计无漏,百年大计。若体制有漏,得补体制,补者,改革也。

02

楼下邻居诉,天花板缝里漏水。应该道歉,应该修好。滴漏在卫生间台盆之下,是台盆水落到了地坪上,再渗漏下去的吗?检查,台盆、地坪均无水迹,看来落水管漏水了,很有可能,修理盖橡皮圈老化渗水了,得到楼下邻居家打开扣板修理。邻居也同意,但拆扣板易损坏,修理工不能保证不坏。忽发奇想,不妨台盆下另设一管通到另一个落水口里,原来的下水口堵掉,另改通道。试用,不漏水,再用,又漏水了。原因何在?水电工告:两个落水口连在一根管子上,原来渗水处又没修,水会流过去,当然会漏水。卫生间停用,在厨房盆里洗手,倒水,又漏,方知厨房、卫生间用同一根出水管,都是相通的。书生着实长了一个见识。谁来修?人家受害,水是你漏的,当然得你修。想,买房时集过大修理基金,主管道、落水管均属共用设施,应有单位(物业)来修。与单位一联系,答:按规定可修。点一点网上,1999年建设部财政部发的相关规定跃在眼前。发给邻居看,释然。

——知否?知否?漏有公漏、私漏,公漏公负责,私漏私负责。别搅在一起。有没有公漏变成私漏,公产漏到私的口袋里去?有。得补。

03

外墙漏水,内墙渗水,一大滩,似挂着一幅地图。若画上红箭蓝箭,俨然一幅军用地图。虽没滴水,实在扫兴,似眼中刺。一日,去同一小区朋友家,见在内墙补漏,用新方法,打洞压进防水剂,阻断渗水。大喜,同一毛病,有救了,请师傅去敝舍捉漏。

捉漏师傅欣然答应。价钱?打一洞五百,若能药到病除,一洞一千也行。老子没来,儿子来了,打了两洞,装小铁管压进塑料泡沫似的液体,把管口封了。一周至十天,再来拔管。收费一千。二话没说,交钱。师傅只管打洞,不管清理,地板上墙灰一塌糊涂,清理了好一会。管子拔了,墙面破了,也不管,还得请人重刷。不到一月,下雨,打洞处的地图没了,一米外的地方新挂了一幅地图。再请师傅,说这不是原来的地方,再打二洞,优惠一点,六百。隔了半月,还是挂地图,不是一幅,而是两幅,都在原来的地方。理赔?谢谢,没精气神了。醒了,不能再打洞了,外墙漏水不除,内墙打洞,一垛墙打穿也没用。

漏在何处?天知地知,人不知。上有平台,可能渗水,外墙有缝,可能渗水,墙体接缝处,可能渗水。师傅说,很难找准,确实不知什么地方漏水。一不做,二不休,三“捉”齐下,平台搭阳光房,部分外裸墙体用铝皮包了,接缝处涂了几次防水材料。还漏吗?阿弥陀佛,不漏了。

——捉漏,为何用捉?捉贼捉强盗,不易,贼与强盗狡滑,漏水亦如此。因与果是一致的,有什么样的果必有什么样的因,有一果多因,漏水不至一处。要承认,知道果而不知道因,是存在的。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是无法穷尽的。人的认识要不断修正,不断追根究底,才会有所创造,有所进步。

04

捉漏,补漏,可称专业。街上常见到一辆停在街边的面包车,车上大书:“补漏”二字,修漏者躺在驾驶室,守株待兔。而网上专业补漏的成千上万。捉一漏,付费少则数百上千,伤筋动骨的以万计。既是专业,当然由专业来干;有些小修小补,自己也可动手。一则省钱,二则也是乐趣。补漏材料,网上均可购得。车库下水管口被树叶堵了,爬梯上屋清理,完了返回,一脚踩在邻居家的屋面上,石棉瓦一个大洞,人掉了下去,没受伤,买了块板给邻居修好。金盆洗手了吗?没有。修一次,多一次经验。屋里漏水,除了屋面、墙体,还有管道、龙头、洗涮等与水相关的地方,这儿漏水更多。换水龙头、换下水软管、换台盆,手到病除,包括马桶也可换。手艺从何而来?先看后干,先做学徒后做师傅。几次一来,就老练了。还兼做一级电工、木工,换灯管、修开关、重布电线,修室外地板。绝对保险,水、电总阀关了再修。每修补好一次,夫人总问工钿多少?我说:管饭就可。

——治跑冒滴漏,需要专业,需要专门人员,也需要人人动手,尤其那些力所能及、技所能学的、职责所在的。打虎捉蝇,反贪治黑,也是如此。

本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栏目主编:伍斌 文字编辑:伍斌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