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政情 > 十二公民 > 文章详情
从深圳飞到加拿大“陪读”,我家爱犬是如何出境的
分享至:
 (3)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凌 2019-01-01 07:06
摘要:要做一只有远大理想的狗,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所谓家,就是彼此之间的爱与陪伴。

 

四年前我们终于让步于孩子们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请求:养条小狗。

 

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念之差,对我们的生活居然会有如此之大的影响。一条五个月大的通体雪白的小博美犬成了我们家的“第五口”,名唤“小白”。

 

小白自来到我家的第一天起,就十分“阴险”地扩大它的影响力,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孩子们拥抱我们越来越少,抱小白越来越多;家庭照片里我站的位置越来越偏,小白的位置越来越中心......小白用它的呆萌赢得了自己的坚实地位。

 

穿上了铁人三项服的COSPLAY

 

扎了小辫子的小白

时光荏苒,转眼四年过去了,它有了某些方面的强烈欲望,考虑到无法为它的行为负责,狠心为它“去势”,刚开始它有些萎靡不振,但没有几天就恢复从前的活蹦乱跳了。

 

去势后,风姿不减

 

2018年下半年,我们家里有了一个变化,孩子们成功申请到了去加拿大渥太华的公立学校里“游学”,我也将去陪读。

 

老公于是扬言有了一个伟大的计划:未来的日子里,他将带着小白在中国广阔的大地上去肆意奔跑。孩子们叫嚷起来:“小白要和我们在一起!爸爸,你老忘了喂它,你没时间遛它,你都不会给它洗澡!”最后以压倒多数的表决意见,同意小白也跟着去“游学”!

 

我在网上搜攻略,欣喜地知道:加拿大对宠物入境比较宽松,只要打足规定的疫苗,凭接种证明去出入境检验检疫部门办妥中英文版的动物卫生证书即可。

 

我们时间太紧事情太多,就委托了一位熟悉程序的人在某市海关办理了小白的出国检验检疫,共用了2000大元。如果自己去跑,应该会少花不少钱。

 

很快家里多了一个宠物航空托运箱,训练小白不畏幽闭空间的重任由孩子们接下了。孩子们隔着笼子的铁栅栏给它讲“狗生哲理”:要做一只有远大理想的狗,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它已经不那么排斥呆在里面了。箱子看上去不大,但它在里面可以站立和转身。

 

我购买南航机票时声明有小动物需要托运,并取得了南航的同意。小白将乘坐飞机上货仓里的有氧仓位(也保温)。随机托运的宠物是最后一个进飞机货仓里的有氧仓位,第一个出货仓,轻拿轻放,并不象普通行李一样处理。

 

只有直飞航班可以托运宠物,转机航班没有办法。起飞地和到达地的气温都必须在-12度以上,才能随机带宠物。 我们查看了往年的历史记录,12月底多伦多确实有不少日子低于摄氏-12度。今年幸运地遇上了北美难得的暖冬,多伦多气温一直在-2到5摄氏度之间徘徊。小白上辈子的“狗品”不错!

 

12月26日早上,小白在广州机场的停车场里跑圈,呼吸这醇香浓厚的中国版汽车尾气。它好好地释放了一把,在生它养它的祖国土地上留下生物印迹,不知道下次回国的时候还会记得不?

 

临出发前终于找到了一个小狗喝水的专用装置,那是一个倒扣的水壶接一个弯弯的壶嘴,狗不舔不漏水,舔了就出水。小白对此一副懵圈的样子。算了,总不能由人来示范舔给它看吧。未来十几个小时它能不能喝到水,就看它自己的智商和本能了。

 

终于到了办理登机牌的时候,同时办理托运手续。小白连笼带狗10KG不到,是南方航空宠物托运的第一档,计价1000元。想起曾有朋友说带着阿拉斯加大型犬出境,计价了数千元,不由得在心里表扬了小白:浓缩都是精华!

 

航空箱里铺了张吸水尿垫,外面被打上坚实的带子,再套上一个大网兜,就是头牛也顶不出去。小白明白越狱无望,安稳的趴在箱里,一言不发,一脸忧伤,让人心疼。

 

 

值机工作人员突然问:“是长鼻还是短鼻?”我懵,长鼻不是多指大象吗?小白的鼻子差太远了,于是我自信的回答:“是短鼻。”工作人员一下子站了起来:“短鼻的不能托运!”我顿时紧张了,空气仿佛都凝集了。

 

工作人员递了一张表格给我,列出了短鼻的众多犬种,博美并不在其中。我用力将笼子举了起来,小白也很配合的把尖尖的小鼻子伸了出来。 工作人员笑了:“这是长鼻啊!”博美、银狐和萨摩耶一样,都属于“狐狸犬”。

 

后来才知道:京哥、巴哥、斗牛等短鼻犬不能航空托运,这是因为短鼻犬呼吸系统有先天性缺憾,在高空状态下易缺氧窒息。

 

小白被提到一个专门办理特殊行李托运的柜台,放进了传送带。笼子越来越远,小白无限忧伤,大眼睛使劲看我,但并没有吭一声。

 

一路航行不表。十五个小时后,还是在12月26日,我们到达了多伦多皮尔森机场,下了飞机第一步是在屏幕上自助填行李申报单过海关。我一时手滑,全部填写了NO,其实其中有一项是问是否携带了动物应写YES。

 

顺利通关后来到取行李处,我急急在传送带上寻找小白未果, 忽然想起,小白进去时是特殊行李,出来时大概也是“特殊”礼遇。 遂问工作人员,人家客气地领着我直奔那个柜台!

 

我终于又看到了我们家的小白,它还活着!!看到我来,它低低的呜呜了几声,还是一脸忧伤,让我好生心疼!

 

和孩子们汇合后,小白开始激动了起来,用爪子使劲地刨门,发出了急切的叫声,惹来不少“粉丝”观望。带着狗狗,我们不能走绿色的免申报通道,而是要走行李申报通道。排着不少人,有个高大的帅气歪果仁,随身行李中有四个宠物航空箱。孩子们好奇地凑上去一看,乖乖,妥妥的七条狗!

 

女官员热情地查看各种资料,特别地问清了我们的住址,补录在电脑系统里。她充满爱心地看了看小白,为它的颜值竖了大拇指,然后利索地收了35加币的费用。末了,告诉我:你的行李申报单填写错了!

 

到了旅馆,终于借到了剪刀剪开了笼子上的扎带,小白冲出囚笼胜利大逃亡,自由地奔跑在多伦多的夜色里,满身长长的白毛在风中幸福地飘动。

 

它不能进酒店房间,只能委屈地在车里暂住一夜,酒店工作人员提出可以给小白一张毯子。博美犬的毛很丰富,据说就是在寒带培养出来的狗种。肉身自带保暖外套,这点小冷算什么!只有小女儿非常担心,对我们的狠心表示了愤慨。

 

第二天,也就是12月27日,起了个大早来看小白。刚开了车门,就听到它急急的叫了起来。等不及了吧,小伙伴!

 

从多伦多开车直奔在渥太华临时租下的房子,一路上走走停停,折腾了近六个小时。这期间小白表演了它的科研成果——使用专用装置喝水,动作娴熟,老司机!

 

 

27日晚到达渥太华,已是掌灯时分。时值圣诞节,有些人家装点得美轮美奂,映衬着白雪皑皑的大地一片璀璨。 我们停车,取了钥匙开门。小白第一个冲进门,在地毯上兴奋地上蹿下跳......

 

28日早上起来,看到小白,是一副如此惬意的模样。

 

推开房门就是白雪,小白怪叫一声冲出来,回到了它的祖先所生活的环境里。它在雪地里跌跌撞撞的撒野,翘起一条后腿,在北美大陆的皑皑白雪上留下了自己的味道。

 

白天去沃尔玛购买了装备和粮草,回来后赏给了小白几根肉条,它快乐地打滚。幸福就是如此地简单!

 

后注:现在有些航班已经允许宠物狗进客舱了,当然会有种种要求。前几天,还有朋友亲眼目睹一位乘客背着一只小小狗坐了从上海去纽约的美联航航班。人类和动物的关系,越来越和谐。

栏目主编:王海燕 文字编辑:王海燕
  相关文章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