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天下 > 互联网观察 > 文章详情
倪光南院士:有的企业在国外受到限制,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这些公司的竞争力
分享至:
 (8)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刘璐 2018-12-31 06:28
摘要:79岁的倪光南,手机里存满了花花绿绿的App。

手机里有200多个App

 

79岁的倪光南,手机里存满了花花绿绿的App ,分门别类装进不同的文件夹。他饶有兴致地向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介绍,在北京他用哪个品牌的共享单车多一些,网购更青睐谁家;还有一些不常用却有意思的App,比如可以连接摄像头看到餐厅的后厨。被问到究竟装了多少个App 时,他轻描淡写地说:“200个有的吧。”

 

这位跟计算机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人,显然很乐于享用技术进步带来的便利。倪光南是中国工程院的首批院士,曾两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早先经历过联想、方舟波折,在被人称为“堂吉诃德”时,他坦然回应:“没做成事之前,都会被当成唐吉诃德。”如今,他仍在为自主可控的国产芯片和操作系统奔走疾呼。

 

在2018网络安全产业创新(上海)论坛上,他又一次介绍了当前网信界出现的新潮流——“开源芯片”。这是他近来在公开活动中谈论较多的议题。今年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中国开放指令生态(RISC-V)联盟正式成立,担任联盟理事长的正是中科院计算所研究员倪光南。发起单位包括中科院计算所、北京大学、清华大学、阿里—中天微、百度、中芯国际等近20家机构和企业。

 

 

开源芯片、5G,

都是新的机会

 

为什么要做“开源芯片”?他以“开源软件”作类比。美国的亚马逊、Google、Facebook,中国的BAT,这些互联网巨头多是基于开源软件构建服务平台的,因为开源软件能够更快地顺应市场需求。“我们希望,开源软件的成功模式在开源芯片业也取得类似的成功。”

 

倪光南认为,开源芯片将大大降低芯片设计的门槛,为中小企业创新团队带来便利:“你可以将创新算法做成软件,也可以把算法放在芯片里做成定制芯片。过去芯片的设计可能需要上亿研发费用、投入上百人,这个代价是相当昂贵的,小团队根本承受不起。我们希望这种投入很小的开源芯片可以推进国家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与此同时,他也在措辞上表现出了科学家的谨慎:“当然,我不敢说一定,但它能够给具备聪明才智的科技人员多一个竞争工具,给创造发明提供新的机会。”

 

他眼中同样充满机会的,还有即将到来的5G时代。

 

从1G、2G的“没份”,到3G时代中国以TD_SCDMA技术开始“跟跑”,到4G时代中国主导的TDD技术可与国外的FDD技术“并跑”,倪光南认为,中国在这个过程中“追赶得比较明显”。5G时代,中国在某些方面甚至有望“领跑”。在他看来,除了使通信业进入新一轮发展期,5G还将通过与新一代信息技术、生命科学、航天航空等领域的联系,带动整个新科技革命的进步。

 

“我们看到像华为等公司现在受到了发达国家的一些限制,但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这些公司的竞争力。假如不受限制,它们可能在世界市场上发挥更大的优势。”他说。目前,5G尚在试点推广阶段,他希望中国的企业能够在标准制定中起到更大的作用,争取更多发言权。

 

一个尚未充分暴露的风险

 

“但是,假如我们不掌握核心技术,那么将来基于5G的网络安全就可能难有保障。”倪光南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采访指出。中兴事件后,近五年未曾发表个人微博的他更新了微博状态,称该事件暴露出一个问题——如果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就要受制于人。

 

除此以外,还有一个可能比供应链安全更严重的风险尚未充分暴露,那就是网络信息安全问题。近年来,世界各地此类“血的教训”并不鲜见,仅大众熟知的就有“棱镜门”、乌克兰电网被黑、伊朗核设施受攻击等。因此他认为,对关键核心技术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因为即便“今天能过了,不能保证明天没有这个问题”。

 

倪光南深知,核心技术只能靠自己,用他的话说就是“要不来、买不来、讨不来”。只有把核心技术紧紧握在自己手里,才能不至于受制于人,至少不会因为人家“卡脖子”,就立刻自身难保。

 

令他感到欣慰的是,我国的网信事业发展到今天,已经按照习总书记的要求把网络安全和信息化视为一个整体、同步发展。“过去,我们有个倾向叫‘重硬轻软’。”他介绍,说到信息技术往往就是硬件为主,在硬件上舍得花钱,对软件就舍不得,因为软件的投入看不见、摸不着,成果也不容易鉴定。有时候花大钱买来的装备,结果发现稍微改一改就不能用了。“因为人家只卖给你装备,软件不卖给你。”倪光南说,“现在大家知道,软件的价值有时候比硬件还高。”

 

今天在软件方面,互联网相关应用已成我们的“长板”。倪光南欣喜地表示,像社交、电商、移动支付这些应用,他与见到的不少国外同行都认可中国走在世界前列,并且优势明显。要说“短板”,他也指出了两项——芯片和基础类软件。后者主要包括操作系统,以及集成电路、精密制造业等所需的工业制造软件。

 

“把短板补上去,发挥长板的优势,先做到自主可控,才能确保网络安全,带动整个行业的进步。这需要理念、制度、人才等多方面的保障,需要我们沉下心来、持之以恒。”这么说的时候,倪光南的语调透着一股温和的坚毅。他晃了晃装满了App的国产手机,半开玩笑地说:“不过技术的发展太快了,像我这把年纪,现在的软件公司都不招啦。”

 

栏目主编:刘璐 文字编辑:刘璐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图片摄影:刘运生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2021年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