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文化 > 朝花时文 > 文章详情
和儿子的一问一答
分享至:
 (4)
 (0)
 收藏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李武 2019-01-04 07:06
摘要:最后他说:那时候的你们可真好玩,我真希望过你们以前那样的生活。但是,孩子我要告诉你,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我也希望你有你的经历和故事。  

初冬的夜晚,我坐在书房灯下泡茶,将灯光颜色调成暖色调,读三年级的儿子这时跑过来,跟我共坐在一张椅子上。于是有了下面有一搭没一搭的一问一答。

 

问:我有姑姑,我姑姑哪去了?答:嗯,出了意外吧,早不在了。

 

问:书房6000多本书,你积累了多久?答:大概从小学六年级积累到如今,以前从乡下骑自行车到县城的新华书店买,如今偶尔在书店买,但大多数在网上购买了,划算。这些书跟随我跑过很多地方,每挪一个地方,成了我最大的负担。如今这些书终于有了自己的“家”。

 

问:那你小时候读的第一本课外书是什么?答:你大爸爸(伯父)给我买的《作文怎样开头和结尾》,还在乡下书柜里保存着,这本书对我写作文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引用的范文都是名家作品,下周回去,我找给你看看。

 

问:你小时候是不是没有电视机?手机和平板?答:没有,那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跟小伙伴们捉迷藏,到处找蛐蛐。拿稻草做“哨子”,做得好的,吹出来的声音很动听,有风正好吹过的时候,哨声也会变得婉转起来。

 

问:那时候是不是也没有电灯?答:没有,用煤油灯。额头前的头发经常被灯的火焰烧焦,次日早晨起床,洗脸时发现脸都被熏黑了。油灯结灯花,需要用一根小铁棍不时去挑挑灯芯。

 

问:那你第一次见到电视机是什么时候?答:什么时候不记得了,只记得那时你爷爷跟你奶奶去县城百货大楼,买了我们村第二台黑白电视机。那时候电视机里播放《西游记》,几十号人围坐在我们家看韶峰黑白电视机里播的《西游记》,很多农人从田里直接上来,连脚上沾着的泥巴都还没洗,坐在门口看得津津有味。我们家大门口都围得水泄不通。那时一晚上仅播出两集,很多人意犹未尽摇着头离开,无奈地等着明晚的两集。

 

问:那时你怎么去上小学?答:跟着你姑姑去一个叫“桃花初级小学”上学,离家里不是很远,大概走10几分钟就可以到。我那时不肯跟别的同学坐在一起上课,非得跟你姑姑坐一个位子上,但是你姑姑又读三年级了。后来我慢慢习惯了,跟别的同学也熟了,以后我就跟别的小伙伴上下学。

 

问:那你读初中呢?答:翻山越岭走路去读书,如果星期天下午没去学校,星期一天还没亮就要动身走,经过一个叫“高粱冲”山坡,然后坐船过河,再走一段路才能到学校,走路的时间足足要40几分钟。到学校后,天已大亮,早自习的铃声响起,同学们都飞奔进教室,开始一天的学习。那时你奶奶炒足够我吃一个星期的菜,都是黄豆、豆豉干辣椒等不容易变质的菜,从食堂打了热饭,回寝室将这些带的菜夹进饭里,菜也就热了。

问:那时候是不是冬天会下大雪啊?答:当然,雪花从黄昏开始纷纷扬扬,次日早晨起床一看,大地像盖了一床厚厚的棉被。几只麻雀在屋檐下晾的红薯苗里叽叽喳喳,几只鸡在雪地里走,鸡爪在雪地里踩出一个个“个”字。我还跟几个小伙伴滚雪球、堆雪人,雪球由一点点大滚到滚不动。雪人的鼻子是红萝卜做的,眼睛是木炭做的,雪人坐在村口的台阶上,我们真希望雪人一直这样不会融化。

 

问:那时乡下家里卖东西?答:开了南杂店,卖咸鱼、海带、糖果、酱油等等,那时的酱油是散装的,别人来买酱油,都是自己带着瓶子来装,是真的“打酱油”。我那时经常偷吃家里卖的果丹皮、山楂片。有一次我偷偷地躲在被子里吃,被你奶奶发现了,但是没有挨打也没有挨骂。那时你大爸爸(伯父)开三轮车,帮别人运输货物,也帮家里运农药、种子、肥料回来卖,那时我们家是农药、肥料代售点。

 

问:那你小时候喜欢去哪里?答:有时跟着我爷爷走路去县城,不过得走路。很多时候跟着你爷爷骑自行车去县城进货,县城那时就一条人民路,路面很窄,是沥青路面,我的记忆里,有一个修理钢笔的铺子,那个老太太很慈祥,总是笑眯眯的,戴着老花眼镜,将旧钢笔的笔尖取下来,换上新笔尖。还有一家修二胡兼写对联的,店子老板经常坐在门口拉二胡,引来很多人围观。我跟你爷爷去县城进货最期待的是去人民路的国营冰厂吃绿豆稀,吃完绿豆稀你爷爷就会带我去东街口吃糖包子和米粉,那时的包子馅里,放的都是桂花糖。米粉实在太好吃了,以至于我吃完一碗后,还想再接着吃第二碗,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问:那时你喜欢看书?答:当然,我经常坐在你姑姑的自行车后面,去县城新华书店买书,那时我们合理合法砍树卖,我赚的钱,买的第一本书就是《红楼梦》,看不懂,有些不认识的字需要查字典。由于是文言文,对那时9岁多的我来讲简直是读天书,但是就是这种不求甚解,使我以后慢慢喜欢上了阅读,也慢慢爱上了写作。

 

问:如果我姑姑现在还在世该多好啊。答:我也想,但她已经不在世很多年很多年了。你紫琼姐姐(我姐的女儿)如今都读高二了,你姑姑是在你紫琼姐姐还没断奶就去世了。问:爸爸,那姑姑到底是怎么死的啊?答:具体我也不记得了,人死不能复生,不过你姑姑很勤快,切猪草、做饭洗衣都做得非常好。

 

儿子问以上这些没有逻辑,想到什么就问什么。最后他说:那时候的你们可真好玩,我真希望过你们以前那样的生活。但是,孩子我要告诉你,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故事,我也希望你有你的经历和故事,等我老了,你可以唤醒我的记忆,也有可以分享的经历和记忆。

 

(本文编辑朱蕊)

栏目主编:伍斌 文字编辑:朱蕊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
评论(0)
我也说两句
×
发表
最新评论
快来抢沙发吧~ 加载更多… 已显示全部内容
上海辟谣平台
上海市政府服务企业官方平台
上海对口援疆20年
上海品牌之都建设推广服务平台
举报中心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关注我们
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