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力社区治理,老办法发挥新作用

五里桥街道传承创新“三会”制度,引导居民商户各方协商解决社区难事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唐烨 2021-06-30
■本报记者 唐烨

黄浦区五里桥街道鼎达公寓小区,5部加装电梯最近立项了。在完成安装后,小区具备加装电梯条件的7个楼栋将实现加梯“全覆盖”。鼎达公寓也将成为黄浦区第一个加梯“全覆盖”的小区。加梯能跑出“加速度”,小区居委会主任、业委会主任尤慧芬说:“‘三会’制度发挥了大作用。”

22年前,五里桥街道首创了“三会”制度——通过听证会、协调会和评议会,实现了“居民的事情,居民说了算”。“三会”制度推广到全市,成为基层社区引导社区自治、解决治理难事的好办法。时代在发展,社区治理的新问题也不断涌现。老房加装电梯、商居共处乱象等等,都是近年上海中心城区遇到的新治理难题。在党建引领下,五里桥街道近年传承与创新“三会”制度,引导居民、商户等社区各方协商解决社区难事,激活社区治理的内生动力。

推动老房加梯跑出“加速度”

在尤慧芬的“加梯工作”小本上,密密麻麻记满了文字,这是过去一年多来她所参与的加梯会议的记录。为推动加梯,去年以来,尤慧芬入户走访230余次,召开协调会、听证会23次。

老房加装电梯,放在哪儿都是难事。“刚开始上门征询业主意见时,很多业主不理解,用不信任的眼光看着我。”去年加梯工作启动时的不顺利,尤慧芬还历历在目。“但我们不放弃,一次次上门征询、进行动员工作,业主们慢慢敞开了心扉。”

在居委干部、业委会成员入户了解业主意愿的同时,居民区党总支引入了街道扶持成立的社会组织“斌菱电梯加装事务所”,为业主提供政策宣传、手续办理、加装电梯设计、项目实施“一条龙服务”,用专业化助推加梯进度。

水到渠成。在居民区党总支和居委会的支持下,业委会发起了两次“听证会”:第一次是了解小区全体业主的加梯意向;在全小区三分之二业主同意的基础上,第二次“听证会”聚焦各个楼栋,明确每个楼栋的加梯意向。

此时,小区加梯的矛盾点陆续出现了。在居民区党总支的引领下,业委会邀请持有不同意见的业主召开了“协调会”,让大家把加梯的好处与顾虑都摊开来说。尤慧芬与居委干部、热心党员居民则将“协调会”还一次次开到居民家中。一户一策,大家坐在一起讨论问题、商量解决办法。

此后,业委会又召开了一次“听证会”,这次拿出了具体方案。召开第三次“听证会”这天,加梯楼栋的全体业主都到场了,共同表决,并将方案列入物业、电梯公司和业委会的“三方合同”中。居委会邀请了社区律师对合同文本进行把关,避免后续产生纠纷。

“‘三会’制度是老办法,但经典、管用,解决新问题有用。”尤慧芬颇有感触。

鼎达公寓的头两部加梯从启动群众动员工作到竣工,仅用了9个月。整个桥一居民区目前成为黄浦区首个加梯完成与立项全覆盖居民区。放眼五里桥街道,街道实现加装与立项的电梯数为37部,在黄浦区各个街道中数量最多。

“商铺自管会”化解商居矛盾

在桑城居民区,由于历史原因,一些沿街商铺存在乱堆物、乱搭建和跨门经营等情况。“过去,在五里桥路上,周边居民别说行车,就是走路也得‘提心吊胆’,生怕踩到了堆放在路上的物品。”桑城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邬耀耀说。

商铺是社区大家庭中的一分子,也是社区居民。街道将“三会”制度的运用从小区延伸到街区。2016年起,在街道党工委支持下,桑城居民区党总支创新了“三会”制度,探索了“商铺自管会”自治共治模式。建立“自管会”之初并不顺利,不少商户担心:成立“自管会”是街道、居委约束与管理商户的行为,并不太愿意参加。首轮排摸下来,仅三分之一商户支持,还有三分之一反对,三分之一“无所谓”。

要厘清矛盾焦点,先要找到关键人物。居民区党总支对比较抵触的商户展开了民主恳谈工作,了解他们的诉求。原来,他们所从事的业务,如塑钢门窗店、快递公司、仓库铺位等,确有占道堆物的需求。针对这一问题,居民区党总支牵头组织了居委会代表、街道相关部门与支持方和反对方的代表展开专题“协商会”。

“我们提议,对确有占道之需的商铺,可分时分段堆放,并确定早上6点至9点、下午4点至5点为临时堆放时间段。”商户陈真洁说。这一方案,当场就得到了与会代表们的赞同,更是打消了原来那些持反对意见的商户的顾虑。

矛盾迎刃而解,“自管会”成立了,首批有34家商户参加。他们商讨制定了《商铺自治管理公约》:明确要文明经营和自我管理,改善商铺周边环境。

拆违期间,商户们自觉查报违章搭建,自行商讨拆除,全程无须执法部门干预;春节禁燃值守期间,各商户留沪职工积极报名参与,维护社区平安……

在桑城居民区“自管会”的示范带头下,街道19个居民区全部成立了“自管会”,共有523家商铺加入。今年5月,街道成立了以街区为单位的商铺“自治联盟”,有121家商铺经居民区党总支和各商铺“自管会”联合推荐,成了联盟首批“商铺代言人”,并拟定通过了《街区商铺自治联盟章程》。

“三会”制度在黄浦区得到深化发展,形成了“议题征询—听证—公示结果、民主恳谈—协调—落实责任、监督合议—评议—作出承诺”的民主协商机制,实现了基层协商的“全过程民主”;适用领域从政府项目延伸到公共事务治理,凡涉及居民群众切身利益的事项,都必须通过“三会”开展民主协商,实现了基层协商的“全领域”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