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适老化、精细化和数字化

城市风险管控应提升常态化管理水平




三井不动产(上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加藤晃一

上海玻机智能幕墙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 田学勤

上海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 蒋利学

上海隧道工程股份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 熊诚

上海地产集团养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业务总监 周国荣

三菱地所(上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平濑豪宏

同济大学城市风险管理研究院院长 孙建平

虹梦建筑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 本间贵史

上海申通地铁集团有限公司总裁 毕湘利
文/束涵 戚颖璞

安全是城市运行的底线。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安全与风险管控在今年更加受到人们的关注。上海正在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如何提高风险管控水平,打造一流的城市建设与管理,成为当务之急。

东京经验可供参考。在世界超大型城市中,东京城市管理特别是安全风险方面的管控全球领先,各项措施细致到位。由于东京和上海在中心城区面积、中心城区人口、城镇化率等指标上水平相当,具有很强的可类比性。从2018年起,上海建设领域启动开展城市精细化管理对标工作,探索学习东京在城市建设、运营、管理方面的经验举措。

克服疫情影响,12月25日,由上海市住房和城乡建设管理委员会主办的“2020上海-东京城市管理精细化研讨会”如期举行。会上,中日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围绕城市安全和风险议题,剖析了若干典型案例,总结两地的发展脉络和成功经验。专家们表示,要加强城市风险管理,各个社会主体都要有危机意识,在适老化、精细化和数字化上不断探索。

适老化改造需顶层设计,更需关注细节

人口快速老龄化,是上海和东京作为超大城市共同面临的难题。一项数据显示,若把65岁以上人群定义为老龄人口,中国和日本的老龄人口占比从7%提升到14%,分别只用了24年,而法国用了115年,瑞士85年,英国47年。

超大城市是一个复杂有机体,老龄化现象可以说是这个生命体最具代表性的问题之一。它更是一个社会性问题,需要各行各业共同推来破解。在研讨会上,中日专家认为老龄化会给城市运行带来诸多风险,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从顶层设计到生活细节快速给予反馈。

关注细节

东京的无障碍化,可以从一扇门说起。人们会发现,羽田机场的卫生间隔间采用折叠开关,而不是传统的直接开关。这样设计的初衷,是为了让普通人和残障人士、老年人都方便使用。

虹梦建筑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董事长本间贵史介绍,人们感到在东京生活很方便,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城市里的许多场景都使用了无障碍设施,甚至将无障碍做到极致。在羽田机场,即使是普通卫生间也设置了能够保证轮椅使用者移动轮椅以及放行李的较大空间,甚至连一家澡堂也专门引入多人包厢,包厢里的两个澡池相邻而设,方便看护人和被看护人一起沐浴。总的来看,日本已经有90%以上的卫生间进行无障碍改造,位于全球领先水平。

关注细节,同样是上海适老化改造的重点。上海地产集团养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业务总监周国荣介绍,上海居家适老化改造可以根据老人居住状况、支付能力和房屋状况“量身定制”。在凌云街道的一位老年轮椅使用者家中,早期进行的家装没有考虑到老年生活的不便,存在诸多使用安全风险,如卫生间门洞过小、轮椅无法进出,淋浴房有台阶,老人无法自主迈入,超大台盆占据了轮椅回转空间。针对这些细节上的不便,建筑师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改造,如使用快排地漏、无障碍面盆等,更将施工周期大幅压缩,避免给老人生活造成更多不便。

专家指出,城市设施无障碍化的受众应该从老年群体走向全龄化。也就是说,不仅要让老人和残障人士,而且要让儿童,甚至是提着行李不方便行走的年轻人这类健康人群,都能享受到便利的城市设施。东京街道的信号灯是有声信号灯,这是通过声音及时提醒人们过马路。羽田机场的无压力登机廊桥甚至没有一个台阶,人们可以畅通行走、快速通行。

羽田机场的另一个特殊设施,充分反映了无障碍设施的精神——“人文关怀”,以及东京公共服务之精细。为了治疗大肠癌等癌症以及炎症性疾病,一些市民不得不通过手术佩戴人工瘘管,用腹壁上的造口进行排泄。随身携带的造瘘袋可以容纳排泄物,但需要适时倾倒。这类功能障碍人士,通过外表往往无法辨认。羽田机场考虑到了这类特殊群体的需求,在多功能卫生间内安装了专门的水池,水池高度适宜,并提供温水和肥皂,方便人们清洗造瘘袋。

因地制宜

不同城市有不一样的特点,也决定了应对老龄化而进行的城市建设需要因地制宜。

上海正迈入深度老龄化社会,60周岁以上的户籍人口占比约35.2%。“按照‘9073’标准来看,我国养老方式分为居家养老、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其中居家养老已经成为绝对主流。但大量老年人住在老旧小区里,这种房屋普遍缺少安全防护与适老设施。”周国荣表示,上海针对这一特点,成立了上海市居家环境适老化改造服务平台,采用政府监管叠加功能性国企运营管理、市场化主体参与的运作机制。全市60岁以上人群都可以在平台上申请适老化改造,由专业机构上门评估,结合老年人生活习惯、支付能力、改造意愿等出具评估报告和改造方案,改造完成后还提供两年的质保服务。

不同空间的适老化改造内容也不尽相同。在公共空间,改造主要包括提供通行无障碍的环境、公共休闲活动和健身场所、休憩缓冲空间与设施;在楼道空间,改造更着重于空间安全性和功能补充,包括加装电梯、设置楼道助力支撑设施;在居室空间,改造从预防隐患的角度出发,着重于空间的安全性、舒适性、功能性。主要包括增设身体机能的代偿设施,如通行无障碍化设置、地面防滑甚至护理康复辅具。

根据新特点进行建筑改造,反映出城市风险管理需要与时俱进。上海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利学认为,建筑运维安全评定与监测技术也应该根据新特点和新要求进行补充和调整。城市管理日益精细化,但建筑强度检测中有不少传统的常用方法难以达到精确的效果,因此建科院提出了一些有效手段去解决这类问题。

上海的老房维护主要是托底维护,在房子出现问题的时候去打补丁或进行大规模修缮。而东京已经建立一种文化观念,将养护管理放在日常生活中进行,通过持续维护保持房屋状态,用小修小补来避免积少成多造成严重隐患。蒋利学建议上海建立全生命维护的管理机制。另外,根据防灾安全标准,上海既有房屋的既有设施维护仍存在薄弱点,专家建议通过数字化和智能化手段进行补充。

以人为中心

人口老龄化等城市风险的复杂性显而易见,如何研判,如何治理,需要城市管理者不断探索。专家认为,无论是顶层设计还是具体的实践,都要以人为中心,把人的需求作为落脚点。

在日本,为了更好地推动城市标准化适老化改造,相关理念已经写入了法律规范。本间贵史介绍到,日本相继出台了关于促进老年人、残疾人等移动更加顺利化的法律,东京还有更加完备的福祉城市建设条例。无障碍化建筑物的出入口、走廊、电梯、厕所等特定设施,必须符合无障碍法及建筑物无障碍条例规定进行设置。

同济大学城市风险管理研究院院长孙建平也表示,要以人为圆心共建城市安全生态圈。在他看来,无论是应对老龄化问题还是应对其他城市风险,应该营造多云共享共治的格局,让每一个元素在城市安全生态圈中都充分发挥作用,从而打造出强大的城市免疫系统。

免疫系统首先来源于人的共识,应该从个体延伸,引导市民自发协助城市建设,培育市民关于安全和风控的文化观念。其次,构建优质的应急救治系统、应急供给系统,让风险出现时能够及时处置。通过经验和数据的双驱动决策能力,解决物资保障这个卡脖子问题,确保在灾难来临时,能够调配正确的人员、正确的装备、正确的物资。

随着风险治理的日益精细,必须从小尺度出发,评估城市运营,辨析其中可能存在的风险。塑造城市安全生态圈,强化规则机制的设计。倡导以政府为主导的风险管控机制,让居民成为机制的参与者、管理者和评判者。着力构建党建引领,市场主体社会参与的多元共治机制。同时,打造法律、科技、保险多元协同的多重保障机制。

以数字化构建城市“免疫系统”

对于超大型城市来说,由于城市更新、社会转型等原因,城市风险表现出相互叠加、危害放大等新趋势。面对这样复杂的局面,该如何进行研判与治理?

与会专家认为,数字化在构建城市“免疫系统”方面至关重要。要充分利用大数据、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围绕风险感知参数化、数据挖掘知识化、人机结合智慧化实现风险适时预警,提高城市风险应对能力。

“一网”感知全城

从玻璃幕墙、燃气安全,到违建治理、保护建筑,数字化正进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高空坠物被称为“悬在城市上空的痛”,提到它,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高楼上的玻璃幕墙。根据市住建委统计,上海拥有1.3万座幕墙建筑,是世界上拥有幕墙建筑最多的城市之一。

在研讨会上,上海玻机智能幕墙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田学勤坦言,上海玻璃幕墙正逐渐步入中年期,一些肉眼很难发现的隐患如果不及时排除,就很容易造成事故。

以前,建筑的幕墙信息主要掌握在各栋大楼所有者手中,很难建立统一的安全屏障。2019年起,上海对上万栋幕墙建筑推进“一楼一档”,目前已有84%的楼宇纳入系统。

通过智能平台,幕墙隐患的发现机制和整改的立案、派单、处置、核查、结案全部打通。检测环节也逐步智能化,“原先主要依赖人力,存在一定的人身安全隐患。如今我们尝试运用悬挂搭载智能算法的高清摄像头和红外探头无人机、加装微距摄像头清洗机器人、传感器等设备,提高了检测效率和安全性。”

在地铁建设运营上,数字化也正大显身手。上海申通地铁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毕湘利介绍了上海地铁在质量、环境、安全、技术等方面精细化管理的探索。

“我们引入了BIM(建筑信息模型)技术,不论是管线排布,还是设备安装,都在搭建好的数字模型里预先完成。”这一技术应用于建设项目管理、设计施工管理、建设运维一体化等多个方面,9号线、12号线、13号线、17号线等项目先后采用。

近期已通车的18号线一期南段,便是上海地铁首次在竣工交付时同步交付数字资产和BIM运维平台,也是首次将基于BIM的运维管理平台从单个车站推广到全线。

为尽可能降低安全风险,地铁运营方设置了上海轨道交通工程建设远程监控中心,施工数据实时传递。还与隧道公司合作成立盾构施工管理大屏监控系统,将盾构安全数据传输至管理中心,做到全覆盖、无死角。“通过这些手段与方法,优化作业方式,完善作业标准,推进施工管理的数字化转型,使得施工过程中风险可控。”

数字化进程正加速渗透各个行业。据了解,作为城市运行“一网统管”的重要平台,“上海城市综合管理信息系统”开发了玻璃幕墙、深基坑、违建治理、保护建筑、架空线入地、燃气安全、群租治理、修缮工程等8个应用场景,实现“一网”可“感知全城”。

让政府逐步“往后退”

城市数字化转型,政府和企业各自要做什么?“双方通过数据的联动,共同形成安全保障的生态。政府可以逐步往后退,让企业和市民慢慢往前走,这是我们最终的管理目的。”田学勤指出。

多方共建、数据联动,是与会专家的普遍共识。上海隧道工程股份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熊诚分享了地面道路运营安全的经验,强调数据跨组织联动的重要性。

隧道股份与上海久事集团开展合作,针对防汛防台恶劣天气下,道路积水情况实现信息联动,降低新能源公交车抛锚运行安全风险,对新能源车的牵引联动展开合作研究。“通过建立起突发事件信息联动机制,以先发现、先告知的方式,提高应急处理速度,使运营更加精细化。”

三井不动产(上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加藤晃一通过柏叶智慧城市建设的案例,表达了相似的观点。

该项目为柏叶校园站周边的四条街区,占地约12.7万平米。在建设过程中,开展公(政府)、民(企业、市民)、学(大学)三方协作,将民间数据和政府数据相连接,构建大型数据平台,并用于健康管理、医疗机构等方面,推进城市进一步智能化。

田学勤提到了一个试点,即在玻璃幕墙管理中,对一些楼宇尝试风险画像。“以五个层次的18个数据作为维度,给楼宇自动画像,同时生成楼宇所在地区管理行为的均值。通过社会认同的原理,引导业主去履行相应的职责。”

与会专家还指出,数字化不仅仅指的是数据的采集与分析,而是对整个管理流程的再造。作为这一进程的有机组成部分,不论是管理行为的标准化,还是政府职能的在线化,都不可或缺。

算好“经济账”

无人机,在桥梁、幕墙检测等领域应用已不算稀奇。有人提出疑问,考虑到无人机的成本,这样的投入是否值得?

田学勤简单列了一组数据,“目前幕墙人工检查的每单位成本是5至6元,无人机大约是1至1.5元。第一次飞行时,无人机成本较人工稍高,一旦实现数字化建模,成本就只有人工的30%。”

实际上,在搭建城市“免疫系统”过程中,用量化的方式计算投入与产出并不容易。“制造业可以通过预测发生的故障以及由此造成的影响,来计算新投入设备的成本与收益。相比之下,城市精细化管理在这方面就很难去估量。”上海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利学指出,城市管理既要经济效益,也要考虑社会效益。“从设备的全生命周期去考虑。通过感知手段,把大修化成中修,把中修化成小修,把小修化成日常运营养护,尽可能延长设施设备为市民提供安全服务的时间。”

城市管理要算的“经济账”,更多的是用最小的成本实现最大的安全和最优的管理。

熊诚以传感器为例表示,一方面,在采购阶段就要注重它的耐久性和实用性。使用过程中,对很多细节加以考虑保证其正常运行,比如传感器检测系统的搭建、通信能力的保障等等。

另一方面,随着技术的升级迭代,设施设备的性能也在提升,成本则在走低。“换做以前可能想象不到,一条隧道可以装几千个传感器。现在在精度提高的前提下,采购成本降低,我们也有能力,去做更多的更新和替换。”

在会上,专家们还强调引入更多市场化企业进入相应领域的重要性。这需要政府设置相关规范、专家确定技术法则等,建立起可持续发展的机制,从而实现具备活力的多方共治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