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抗疫“马拉松”

■本报记者 裘雯涵 杨瑛

英国《卫报》称,在意大利宣布全国封城后,欧洲多国政府都采取了严厉的防疫措施。英格兰首席医疗官克里斯·惠蒂说,疫情一定能被战胜,但这个过程是“一场马拉松”。

防输入,防扩散

除暂时停飞航班,多个欧洲国家还出台或强化其他防输入、防扩散的措施。

奥地利政府10日宣布,将限制意大利人通过汽车、火车或飞机等方式入境,除非有医疗紧急状况。从意大利回国的奥地利人需要自我隔离两周。此外,超过500人的室外集会,以及超过100人的室内活动都被取消。

在疫情较重的西班牙,包括首都马德里在内的部分地区学校关闭;暂停往返意大利的所有航班;由于一名议员病毒检测呈阳性,西班牙议会下院决定关闭至少一周。

德国柏林政府宣布关闭所有剧场、音乐厅和歌剧院直至复活节假期结束。德国已有16个州禁止千人以上集会。

目前,欧盟27个成员国已全部出现确诊病例。欧盟委员会已筹集1.4亿欧元资金用于对抗疫情,并将加快疫苗研究。欧洲理事会9日也发布公告称,将针对疫情采取一系列防御措施,包括减少会议数量,减少参会人数、取消访问和非核心培训等。

还需寻找平衡点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表示,实际上,欧洲领导层面应对疫情的速度似并不慢,欧盟和意大利、德国、法国等国都依据风险及时采取了相应举措,但防疫效果却不尽如人意,给人以“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感觉。

这其中有多方面因素,包括欧洲民众自身对疫情的认识过程、防护意识、生死观不同,民众对本国卫生体系较为信赖,欧洲对个人数据和信息保护相对严格,地方享有更多行政自主权,老龄化程度高等等。

丁纯表示,对政治家而言,如何减少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个艰巨的任务。在信息不完全充足的前提下,采取何种程度的防控措施最为适当、如何避免过度恐慌所造成的经济损失,需要在防疫、经济、民生间相互权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