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议长称今将举行民主党党团会议,弹劾条款最快本周提交参议院

特朗普将迎审判时刻,是否传唤证人有悬念


2019年12月18日,在美国华盛顿,示威者在国会大厦外高举支持弹劾特朗普的标语。新华社发
■本报记者 廖勤

随着美伊危机告一段落,美国总统特朗普即将面临另一个挑战——弹劾“审判”。据美国媒体报道,在“雪藏”近一个月之后,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最快本周向参议院提交弹劾条款,这意味着弹劾案将进入参议院审理阶段。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共和党掌控参议院,特朗普最终获判无罪当无悬念。但是,参议院审理仍有诸多看点,包括是否传唤证人,两党博弈仍将继续。

拖延策略已失败?

上周五,佩洛西终于松口。她在给众议院民主党人的一封信中提到,准备下周将弹劾条款提交参议院,结束与共和党在弹劾审理条款上的激烈对峙。佩洛西还说,将在周二(14日)上午举行党团会议。

关于具体提交时间,精明的佩洛西依然口风很紧。但外界猜测,众议院很可能在党团会议后,最快本周就向参议院递交弹劾条款。

按照流程,众议院表决通过弹劾条款后,需要将其交至参议院,参议院才能开启审判。

去年12月18日,众议院表决通过针对特朗普的两项弹劾条款——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然而,迄今已过去近一个月,佩洛西仍未向参议院“交货”,而是紧紧“捂着”,导致弹劾案的进程一度中断。

对于自己的“一拖再拖”,佩洛西的解释是,她想要清楚地知道参议院将如何审理,是否会传唤证人、调取证据,从而做到公平的审判。

路透社分析称,佩洛西玩拖延战术的目的有两个。

一是迫使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同意在审理时调取更多证人的证词和证据,包括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白宫代理幕僚长马尔瓦尼等人,以便指证特朗普以停止军援为威胁施压乌克兰调查前副总统拜登。二是试图拉长弹劾案进程,以便随着2020年总统大选的升温,使一些选民转而反对特朗普。

不过,“佩洛西的策略似乎失败了,”路透社称,因为麦康奈尔已对佩洛西的想法关上大门。麦康奈尔说,他已获得足够多的共和党人支持,可以遵循1999年前总统克林顿弹劾案的审理模式,不必事先决定是否听取证人的证词。

从对选情的影响来看,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表示,弹劾案似乎也未对特朗普造成负面伤害。相反,选民对冗长的弹劾调查已经厌倦,不希望弹劾继续占据两党议程,相反希望两党能关注一些正事。

佩洛西骑虎难下?

辛苦“雪藏”近一个月,目的仍未达到,佩洛西为何现在打算松开拳头,交出弹劾条款?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分析道,佩洛西之所以改变主意,一是面临党内压力,民主党人已对佩洛西久拖不决颇有微词。

美国“政治”新闻网称,麦康奈尔自称已获得党内支持,无意与民主党就传唤证人问题达成协议,且将自行其是继续推进弹劾案。面对这一局面,民主党人不指望能再动摇共和党多数党领袖的立场,同时对众议长的拖延策略也感到不耐烦。

二是佩洛西可能感到有点骑虎难下,必须有个了结。刁大明说,佩洛西的拖延做法非常罕见,她的目的或许是迫使麦康奈尔接受自己的条件和要求,同时表现出自己的掌控力。但是,这种施压有反作用,也未必能达到效果,再拖下去意义不大。“这对民主党有何加分项?再多的戏剧性场面又有什么用?这波弹劾的效用已经用尽,也到该收场的时候了。”

韦宗友说,麦康奈尔提出的克林顿弹劾案审理模式,指的是参议院先审议众议院提交的弹劾条款,然后根据审理需求,再决定是否需要传唤证人,调取证据。麦康奈尔的做法可以说将了佩洛西一军,让佩洛西手中没了砝码,这也是佩洛西决定不再拖延,转而提交弹劾条款的一个动因。

参院仍要走程序

“现在,球传到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的半场。”佩洛西说。“终于。”麦康奈尔在佩洛西宣布将提交弹劾条款后吐出这个词。

据“国会山”网站称,预计在众议院提交弹劾条款后的24小时内,参议院将开始审理。不过,在正式审理前,还有几个程序要走:

首先,参院需要表决审理程序。刁大明说,在正式审理前,参议院还会就审理程序进行表决,包括一些审理规则、审理多长时间、何时投票等。表决完成后,再按照程序走下去。

其次,众议院需要通过一项决议任命一些弹劾管理人。刁大明解释说,弹劾管理人扮演的是起诉者、递状子的角色,会列席参议院的审理,一般由比较资深的民主党人出任。外媒预计,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和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或是潜在人选,因为两人都是众议院弹劾案调查的负责人。

再者,总统的辩护律师和众议院的弹劾管理人在审判开始前须提交弹劾案的简要说明。

刁大明预计,审理将持续一个月或数周时间,不会拖得很久。韦宗友也认为,共和党希望速战速决,还特朗普一个清白,然后转入大选周期。另有分析称,共和党希望在下月4日特朗普发表国情咨文前结束弹劾审判,为特朗普脱罪,以便让总统轻松上阵。

共和党也有“王牌”

整个审理过程并非没有变数,尤其是围绕是否传唤证人这一角力点,两党会继续博弈。

佩洛西仍未放弃对于证人的执念,她表示,需要在参议院的审判中看到证人和文件,否则,“那就是掩盖事实”。

民主党人一心一意要博尔顿、马尔瓦尼等人“出庭”,认为他们是关键证人。尤其是博尔顿曾把特朗普在乌克兰干的勾当称为“毒品交易”。他之前拒绝出席众议院弹劾案听证,但最近表示如果受到参议院传唤,他会作证。

但是,许多参议院共和党人认为,传唤证人是一个危险的举动,将会拖延审判。

至于最终会否传唤证人,以及博尔顿等人会否现身参议院审判,分析人士认为目前还是未知数。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麦康奈尔打算将审理过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控辩双方对簿公堂。众议院管理人将陈述观点,特朗普的辩护者作出回应。第二阶段,参议员通过主持审理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向控辩双方提问。第三阶段,由参议员投票决定是否传唤证人。

刁大明认为,两党仍处于博弈阶段。在传唤证人、主动塑造选情上,民主党会有所权衡;而共和党手里也有王牌,那就是拜登。如果民主党执意要求传唤一些关键证人,共和党也可以要求传唤拜登或其身边人。这可能会对拜登选情造成伤害,进而使民主党在大选中减分。预计参议院审理仍会有听证环节,两党或许会达成某种妥协。

“我们还没有排除传唤证人的可能。”麦康奈尔周一在接受《福克斯和朋友们》的采访时说。

如果最终必须传唤证人,刁大明指出,拜登及其身边人,比如他的儿子亨特及其合伙人会否被传唤,以及会否影响拜登的选情将是一个看点。

而最终是否传唤证人也需要参议院投票决定,只需过半即可。在100名参议员中,目前,共和党与民主党的议席是53比47。

CNN称,如果有4名共和党人倒戈,站队47名民主党人,可能会让共和党和白宫速审此案的希望化为泡影。

尽管大多数共和党人不主张引入证人,但党内也有一些危险的“异见分子”。

据CNN报道,1999年克林顿弹劾审判和1868年安德鲁·约翰逊弹劾审判也都有证人作证的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