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每百万人口牙医不足100名,全国牙医缺口约15万人

补人才缺口能否引入“口腔卫生士”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黄杨子 2019-11-13
■本报记者 黄杨子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联合第三方机构今年7月首次发布针对中国口腔产业核心领域的深度市场调研报告。报告显示,作为口腔产业的下游,口腔服务机构市场规模达到约800亿元。仅2017年至2018年,我国社会办口腔医疗机构从47033家激增至54779家。这导致原本就存在的人才紧缺问题进一步凸显:我国每百万人口牙医数不足100名,牙医覆盖率远低于欧美等发达国家的每百万人口500至1000名。市民对口腔健康市场有怎样的期待?又如何让更多人才满足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

老年人种植牙3年增八成

随着大众口腔保健意识增强,口腔服务机构原先以治疗为主逐渐转为治疗与保健并重。据摩尔齿科3年统计数据显示,洁牙、种植牙项目的增长需求最大,全年龄段客户的洗牙治疗占比8.2%。在老年人群中,种植项目增长量高达82%,老年患者的洁牙增长量为1.5%。

在摩尔齿科连锁集团副总经理王燕看来,近年来最大的趋势是从“求健康”向“求美”、从“保基本”向“提升生活质量”转变。“做活动假牙的老年患者少了。随着人均期望寿命的提升,半口种植、全口种植慢慢被更多人接受。”她接手的最高龄患者为88岁的刘老伯,老人的一句“不想将就”反映了不少患者的心声。

同样迅猛发展的还有口腔专业的技术化进程。原上海同济大学口腔医院修复科主任陈建荣介绍,以老年人常见的缺牙问题为例,根据第3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调查报告显示,我国中老年人缺牙率高达80%,但以往修复率很低,许多患者并不知道牙齿松动是可以治疗的,“部分患者的口腔条件或基础疾病史不适宜拔牙,而近年来,保真牙的新技术正在为这些患者带来新福音。”

可承担一半以上临床工作

市场的反馈也在资本领域得到印证:自2017年至今,我国口腔产业合计完成融资29起,融资额接近40亿元人民币,且持续加温。报告指出,若要满足现有市场需求,全国牙科医生缺口在15万左右。虽然多点执业、医生集团等多元化人才制度一定程度上带动社会办口腔医疗机构的人才队伍建设,但如何能在“不抢人”的基础上更好完成医疗资源的有效配置?长期从事齿科行业的王三矛提出,“在欧美日韩流行的口腔卫生士岗位,是否能通过本土化培养模式引入中国口腔医疗行业呢?”

1913年,美国齿科杂志首次出现“dental hygienist(口腔卫生士)”。1921年,日本狮王儿童口腔医院开始培养该领域人才,诞生了全球首批口腔卫生士。口腔卫生士相当于“护士+咨询师+助理医师”,较普通护士的工作范围更广。以口腔预防为例,齿科90%的疾病都与龋病和牙周病相关,从青少年时期做好预防工作,对终身口腔健康都有裨益。如牙齿表面涂氟、菌斑显示、喷砂、用专业设备清洁口腔内牙菌斑和牙结石(即洗牙)等工作,其实都可由口腔卫生士完成,口腔临床医师则可将更多精力用于口腔疾病的诊疗工作。业内专家认为,口腔卫生士可承担大量的口腔临床治疗的辅助工作(洁牙、美白、取模等),几乎占口腔医疗全部日常临床工作的50%以上,既可以适当解放临床医师,也为口腔护士提供了更广阔的职业发展通道。

期待设学历专业持续发展

好消息是,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卫生士培训工作委员会去年4月成立。从事齿科护理的朱蓉,期待着社会办口腔医疗机构人员也可尽快参与相关培训。

业内专家表示,我国口腔卫生士应从限定在具有一定年限口腔临床工作经验,且有一定学历和职称要求的临床护士或助理医师中遴选。“除了进行岗位培训,我们也期待相关法律法规政策出台,对资格认定、执业范围等细则进行说明,如是否有定期证书复核、与医师护士工作权限的具体区分等。”

据透露,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已开展口腔卫生士的相关试点培养。

“从长期发展来看,作为独立岗位的口腔卫生士也应有完善的学历教育体系,不能仅依赖护士或助理医师的转岗。”王三矛介绍,美、日、韩等国均设专门的口腔卫生士培训学校,医学院校也设有口腔卫生士专业,如日韩的口腔卫生士专业为3至4年制全日制学历教育加2年口腔临床专业培训,经国家考试合格后取得口腔卫生士执业资格。“我们希望可以积极与公立医院和医学院校进行交流合作,设置口腔卫生士专业,培养口腔医疗机构急需人才,从而满足不断增长的口腔医疗多元化服务的社会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