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联大发表声明施压伊朗,既想维护伊核协议又要顾及盟友美国实属两难

英法德公开批伊朗,暗中仍盼局势降温


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9月23日表示,释放此前被扣押的英国油轮“史丹纳帝国”号的相关司法程序已经完成。这是8月22日在伊朗阿巴斯港拍摄的“史丹纳帝国”号。 新华社发
■本报记者 廖勤

英国、德国、法国领导人23日发表联合声明,指认伊朗应为沙特阿拉伯石油设施本月14日遇袭事件承担责任,但同时又重申支持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美方对这份声明表示欢迎,伊朗则对相关指认予以驳斥。

有分析认为,伊朗预计将在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期间在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事件以及伊朗核问题上与美国展开博弈。欧洲国家既想维护伊核协议,又要顾及盟友美国,实属两难。

“近在咫尺,却远隔天涯”

今年的联大本来或许可以成为美伊历史性峰会的“见证者”。时针拨回数周前,在法国的斡旋下,伊朗外长扎里夫戏剧性现身G7峰会,其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伊朗总统鲁哈尼均互释对话意愿,暗示可能在联大期间会面。

然而,9月14日突发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事件,美国直指伊朗是幕后“黑手”。之后,对话的“空气”急速冰冻。虽然双方都未排除任何可能性,但均表示无意会面。外界感到,美伊领导人在联大会面的前景已很渺茫。

眼下,参加联大的伊朗代表们已身在纽约,与美国对手同处一个时空。“特朗普和鲁哈尼同在纽约曼哈顿中城的一个街区,两人近在咫尺,却远隔天涯。”《华盛顿邮报》如此写道。

《纽约时报》称,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双方将不得不摊牌。

据报道,特朗普将于当地时间24日在联大发言。他将谈及伊朗,指出在美国的极限施压下,伊朗承受前所未有的压力。一天之后,鲁哈尼也将走上同样的讲台发表演讲,计划在联大上提出一项维护地区稳定的和平方案。

届时,美伊可能处处显现针尖对麦芒的交锋态势——美方力争结成海湾“护航联盟”,名为确保霍尔木兹海峡安全,实则威慑伊朗。伊朗则要在联大上提出组建“希望联盟”,旨在团结海湾国家,以不需要域外国家介入为前提,确保航行安全。此外,沙特石油设施遭袭注定会是今年联大上美伊“打嘴仗”的一个焦点话题。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已将此事定性为“战争行为”,美方势必会利用联大的平台,加大对伊朗的谴责力度,促使国际社会进一步孤立伊朗。

美国伊朗问题特别代表胡克周一明确表示,美国将敦促联合国安理会惩罚伊朗。他在纽约出席亚洲协会会议时呼吁安理会15个成员国延长对伊朗的武器禁运。根据伊核协议,对伊朗的武器禁运将在一年内到期。

伊朗方面预计将继续反击各种归罪和栽赃。鲁哈尼已放话,任何把地区内发生的事件归罪于伊朗的说法,只是不断重复的谎言。

欧洲态度仍相对中立

在今年的联大上,伊朗不仅要接美国的“狠招”,还要承受欧洲的压力。在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这个一直在力保协议,被伊朗称为“伙伴”的欧洲似乎也在“变心”。

之前,沙特石油设施遭遇袭击后,当美国一口咬定系伊朗所为时,法德等欧洲国家并未立即附和,仅表示要谨慎对待袭击事件,法国还派出专家参与调查。然而,如今欧洲的态度却在发生变化。据路透社23日报道,英法德三国领导人周一在联合国大会间隙会面后,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认为伊朗需要为袭击沙特石油设施负责,并敦促伊朗同意与世界大国就其核能和导弹计划及地区安全议题进行新的谈判。

《纽约时报》指出,相比一年前伊朗总统和外长出席联大时尚有欧洲的“庇护”,今年情况已截然不同。伊朗在沙特石油设施遇袭后陷入守势。英法德三国联合声明更是加剧了伊朗的困境。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美伊关系积极调解者的法国,这次也表现出“退缩”姿态,自觉降低对联大的目标期待。法国外长让-伊夫·勒德里昂表示,法国出席本届联大的首要任务是缓和美伊紧张关系,而不是促成美伊首脑会晤。外界先前推测法国总统马克龙打算在联大期间促成特朗普与鲁哈尼会面。

毋庸置疑,沙特石油设施遭袭是导致欧洲态度转变的一个现实动因。勒德里昂表示,马克龙总统的调停原本看起来很有希望,直到发生沙特石油设施遭袭事件。他称这起事件是“游戏规则的改变者”,是转折点。

“欧洲立场正在逐步向美国靠拢,这是一个新的苗头。”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研究院院长李绍先说,这是美国希望看到的,也说明美国的策略正在奏效。美国之所以在沙特石油设施遇袭后,第一时间把矛头指向伊朗,强硬地声称“炮弹已上膛”,就是要乘势裹挟国际社会,特别是让欧洲国家跟着美国走。现在,美国已经达到目的,沙特、阿联酋已表态加入“护航联盟”;英法德的立场也在跟着调整。

《纽约时报》也指出,鹰派人物蓬佩奥显然意识到,对沙特石油设施的袭击从根本上改变了谈判的格局。“他终于得到18个月来一直在寻找的机会:一个扼杀欧洲消除(美国)制裁努力的机会。”

胡克在周一表示,欧洲应该对参与伊朗无人机和导弹项目的实体和个人实施制裁。他预计联合国和欧盟将在对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事件的调查结束后采取行动。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中东和北非研究高级政策研究员艾莉·格兰玛耶说,伊朗官员抵达纽约后会发现,欧洲人无法提供任何实质性的经济援助,甚至法国牵头提出的为伊朗提供150亿美元信贷额度的倡议也有可能失败,一则华盛顿方面很可能不会“开绿灯”,二则如果欧洲银行认为自己将被禁止以美元交易和清算,它们也不愿加入这一行列。

但也有分析认为,英法德三国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表态支持美国立场,此次三方联合声明也强调继续用外交手段解决争端,这显示欧洲相对中立的态度。欧洲在伊朗问题上期望值高但能力有限,希望继续担任国际调停者,却又没有足够能力挽回局面,其实处于两难境地。

有观点指出,英法德三国的联合声明整体而言还是例行表态,难以对海湾局势产生较大影响,欧洲依然希望降低美伊两国冲突风险。可以观察到,伊朗近日在强硬表态的同时也在做出一些妥协。从根本上讲,伊朗非常不愿意看到事态进一步恶化,在当前形势下伊朗没有理由主动加剧海湾地区紧张态势。

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23日表示,释放此前扣押的英国油轮“史丹纳帝国”号的相关司法程序和准备工作已完成。伊朗媒体报道说,“史丹纳帝国”号将很快离开伊朗前往国际水域。

中国中东学会会长杨光指出,沙特石油设施遭袭尽管对美伊关系冲击很大,但也可以视为对双方关系的一种考验。目前来看,美伊都经受住了考验,双方均无意让事态激化。对美国来说,若要升级冲突,这是军事干预很好的借口,但美国没那么做。无论是制裁还是增兵,依然延续“极限施压”的逻辑。伊朗方面,虽然一些表态看似强硬,但是鲁哈尼事后依然表示不愿陷入冲突,这同样是一种克制。“事实上,各方都在寻找出路,聚焦点只能落在谈判上。这是必然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