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展首日,记者直击现场,这个延绵的文化磁场吸引读书人集聚——

书与爱书人的12个小时:定格一年一度的相遇


上海三联书店展台设计成稻田里的书店,图为“一粒米”书架。 均 本报记者 蒋迪雯 摄

国学“七天七堂课”系列讲座现场。

陈伯吹童书屋未来阅读体验舱。
■本报记者 施晨露 钟菡

9时到21时,一连7天每天12小时的上海书展,就像延绵的文化磁场,吸引爱书人集聚,分享彼此的故事。今年书展有哪些新鲜事?开幕首日,这些时刻,这些场景,定格了书与人,人与人的相遇。

8:00 展览中心排起长队

每年与老同学新朋友相约书展

距离2019上海书展开幕还有1个小时,延安路上展览中心门口已排起长队。

78岁的方老伯特地从浦东赶来,他已连续参加书展多年。“我喜欢军史、文史以及地理方面的书,平时书店里比较少。”

刚结束中考的陆云蔚早在网上为自己和同学预订了书展门票,5个大男生组团来书展。“想参加哪些活动?”他熟练地滑开手机屏,在“上海书展云会场”活动表上下移动,停在一场名为《流言研究》的新书签售会上,“想听听这类看起来有些奇特的话题。”

林纾亭刚参加完高考,在网上预订了门票。“去年开始有云会场,方便多了。”小林说,书展7天,她打算全勤,“每天都约了不同的朋友,第一天熟悉地形,之后可以带朋友慢慢逛。”她下月将去异地上大学,但她表示每年暑假,书展一定还是与老同学、新朋友必约的地方。

小学二年级的陈欣怡跟着外婆来书展。“去年第一次,以后年年来。”外婆点头,“书对人的成长最重要。”欣怡也说,周末只要有时间,爸爸会带她到各家书店,“书展比书店大多了,逛也逛不完,好看的书太多了。”

9:00 “七天七堂课”讲座

举办讲座比做签售更有意义

9时刚过,友谊会堂门口排着长队,他们是“七天七堂课”系列国学讲座的读者粉丝。“七天七堂课”在上海书展主会场开展第二年,积累了良好的口碑,今年请来莫砺锋、周裕锴、陈尚君等7位古典文学领域顶尖学者。

9时30分,讲座准时开始。“相信大家不是冲着我而是冲着杜甫而来,在座各位都是热爱杜甫的读者。”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莫砺锋将自己与诗圣杜甫六次结缘的故事向读者娓娓道来。讲台另一边,上海大学文学院中国手语及聋人研究中心的手语专家,向坐在第一排的聋人观众分享讲座内容。

2008年,莫砺锋因在《百家讲坛》讲解唐诗进入大众视线,当时讲稿出版印量达十万册,看着雪片般飞来的读者来信,他突然意识到,原来有那么多人爱唐诗。近年来,他把更多时间和精力花在学术普及上,“带领大家阅读经典诗文,比做学术论文更有意义。”

莫砺锋来书展做过签售,讲座还是头一遭,这在他看来更有意义。“在大学教书,来听的多是本科生,人群相对固定。书展读者群扩展到各个阶层,甚至还包括聋人群体。我希望以后来上海书展举办更多讲座,与读者互动,了解他们想听什么,关心什么。”

11:00 主题馆有助寻好书

可穿越古代,也可飞跃未来

这几年,书展主会场出现越来越多不以出版社为主体的主题馆,它们成为读者寻找某一门类图书的好帮手。

逛书展的读者大多冲着新书来,国学馆里最吸引人的恰恰是老书、旧书。馆内最醒目的位置留给总计102种、价值200余万元的《中华善本百部经典再造》丛书,按经、史、子、集分类,包括经部10种、史部10种、子部40种、集部42种,版本选自国家图书馆、国家博物馆、上海图书馆、辽宁图书馆等馆藏珍善本,全部为国家特级、一级文物。

最容易淘到宝的是“老版本”专区,百余种2000年之前出版的稀缺古籍、文史类图书都是当年定价。“国学讲堂”里,每天11时,上海古籍出版社、中西书局、上海书店出版社、凤凰出版社、广陵书社、浙江古籍出版社、黄山书社等7家长三角地区古籍类出版社的社长、总编还会现场坐堂。上海图书公司副总经理石洪颖说,国学馆种种设计,都是为了帮助读者从我国有存目记载的20多万种文献典籍中找到最有价值、最有代表性、最富有启发性的经典。

可穿越古代,也可飞跃未来。以儿童文学作品为主体的陈伯吹童书屋今年主打“未来阅读”概念。现场打造的“未来阅读体验舱”吸引大小读者排队,舱内采用MR(混合现实)技术,戴上互动设备,2018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获奖图书《驯鹿六季》中描写的场景——中国北方的原始针叶林便会映入眼帘,让人仿佛置身其中。“我们希望将童书屋的概念‘复制’到实体书店。”宝山区文旅局副局长赵剑瑾说,无论是陈伯吹儿童文学奖还是书展上的童书屋,都希望推广优质作品、优质阅读,“只有让更多读者接触到,‘奖’才有更大效应。”

14:30 特装展台有趣互动

在书展的“客厅”喝杯咖啡

跟随熟悉的声音,上海人民出版社展台角落区域,读者越聚越多。书展7天,每天14时到15时,SMG新闻主播们轮流带着侧耳团队新书《冬天的树和春天的树》与读者相会。这是读者见面会?人民社文创团队负责人柴畅摇摇头说:“就是在书展的‘客厅’坐坐,大家一起喝杯咖啡的感觉。”

这个“客厅”一面墙是亚朵“竹居”24小时阅读空间,包括上海人民出版社在内的很多出版机构是“竹居”的选书者。另一侧墙上,悬挂着一个个白色铁皮信箱,上面题写着“醉上海主题邮局”,选一张“竹居”定制明信片写上地址、寄语,投入信箱,过几日就能收到这封来自书展的问候。

作家书店首次尝试特装展台,上海作协爱神花园最具标志性的爱神雕像缩小版搬到现场。北外滩建投书局以“潮”为主题,每天的“领航员”都是曾与北外滩发生关联的人物:爱因斯坦、萧伯纳、泰戈尔、鲁迅、钱学森、叶澄衷、“丁丁”和中国张。第一天“登台”的是钱学森,展台上有推荐书目,也有历史照片,仿佛一个小型展览。“当下书店要做的不仅是零售,到书展设台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卖书,而是展现多种多样的阅读体验和基于内容的全套服务方案。”建投书局品牌经理陈佳佳说。

与建投书局一墙之隔的上海三联书店“光明·稻田里的书店”展台,稻米粒的形态成为书架装置,书店还设置大米扭蛋机和“米”字打卡点:将米字拆解,置身其中的读者就成了中间一竖。“稻田里的书店”也是一个预告,这家新型实体书店未来将落户崇明。上海三联书店副总经理陈逸凌说,眼下阅读仍是弱需求,能持续阅读的人不多,“如果上海的书店能像便利店一样随处可见,阅读的供需关系就可能达到平衡。三联与光明合作希望开设更多阅读空间,让想阅读的人读到有价值的书籍。书店与景区、文创小镇互动,值得探索。”

20:00 名家新作系列讲座

到书展不变的身份还是读者

傅杰是去年国学“七天七堂课”的首位嘉宾。今年书展首日,作为上海图书馆“书香·上海之夏”名家新作系列讲座的第一位主讲人,他又来到现场。傅杰的演讲主题是“中国近代文化史的宝库《近代学术集林》”。复旦大学出版社在书展前赶出的这套新书,为浙江大学马一浮书院专刊,汇集影印近代多位学者著作的稿本、钞本、旧刊本、油印本等,不少材料为首次公开。傅杰说,这为探明历史真相、促进学术研究打开了一个宝库。

刚走下新书发布的舞台,浦东模范实验中学语文老师闫玏拉着儿子走进书海。“年年都是书展读者,也会推荐学生来书展体验文化氛围,今年终于当了一回向读者介绍新书的作者。”闫玏和三位来自教学一线的同行编写了传统文化读本《立德树人 贻尔诗文》。她说,自己也喜欢傅杰、陈引驰等复旦大学中文系名教授的解读,到书展不变的身份还是读者,一定要去看看“大家”们的书是怎么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