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家 | 欧元区改革方案为何难产

世界观 2017-10-16 05:52:30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郑春荣
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德法两国之间存在立场分歧,它们与欧盟委员会之间以及德国未来可能的执政伙伴之间也有着不同的诉求,这使得欧元区改革方案依然难产。

在欧债危机经过多年肆虐出现总体缓和之后,如何整固欧元区,是摆在欧盟27国、尤其是欧元区国家面前的一道难题。法国总统马克龙更是把欧元区改革视为优先项,由此,也引发了欧盟内有关欧元区改革方案的讨论。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德法两国之间存在立场分歧,它们与欧盟委员会之间以及德国未来可能的执政伙伴之间也有着不同的诉求,这使得欧元区改革方案依然难产。
  
  

德法之间的分歧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9月26日巴黎索邦大学发表的“重启欧洲”演讲中,再次阐述了他对欧元区改革的设想,具体包括设置一个欧元区财政部长新职位,拨出欧元区专属预算,并成立欧元区议会对预算进行监督。马克龙此次发表欧盟改革一揽子方案演讲的时机颇有深意:2天前的9月24日,德国举行了联邦议院选举,尽管默克尔如人们普遍预期,赢得了大选,但是组阁形势尚未明朗。马克龙有意在德国进行组阁谈判前,提出欧盟改革的议程,以此求得先机,来影响德国新政府组阁谈判中的议程设置。
  
  

虽然此前默克尔对马克龙早些时候提出的类似改革建议总体表示出开放态度,但是,此番默克尔对于马克龙的演说并未作出明确示意,毕竟正式的表态有待新的联合政府组成后作出。不过,默克尔的态度可以从其所在的基民盟/基社盟的竞选纲领中看出端倪,该竞选纲领表示,愿意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合作,逐步继续发展欧元区,以达到稳固欧元区的目的。然而,基民盟/基社盟在竞选纲领中不仅明确反对债务的共同体化,而且针对马克龙设立欧元区独立预算的计划,提出了一个对立方案,那就是设立一个欧元区专有的欧洲货币基金组织。事实上,这个设想非常明显地带有即将卸任德国财政部长职位的朔伊布勒的印记。
  
  

朔伊布勒认为马克龙的改革计划是不现实的,原因是,这些改革中的有些部分会需要修改欧盟条约,考虑到各国艰难而又冗长的批准程序,这是无法实施的。具体而言,朔伊布勒反对马克龙提出的、设立很可能需要通过举债来融资的欧元区预算和一名欧元区财政部长的建议,理由是这一预算会“释放错误信号,带来根本性的法律问题并由此损害整个欧元区的稳定”。作为替代方案,朔伊布勒在其卸任前的“遗产”——一份题为“为稳定联盟铺平道路”的非正式文件(Non-Paper)——当中,提出赋予欧洲稳定机制(EMS)监督各国预算的职责,并且在欧洲稳定机制扩建成欧洲货币基金组织后,可考虑将监督《稳定与增长公约》遵守情况的职责完全从欧盟委员会转至欧洲货币基金组织。
  
  

显然,马克龙的改革计划旨在增强欧盟内、尤其是欧元区内的投资,而朔伊布勒则希望通过设立欧洲货币基金组织进一步强化欧元区内的财政纪律。这事实上也折射出了欧盟内北欧国家和南欧国家在欧债危机爆发以来形成的固有分歧,即紧缩型和扩张型财政政策主张之间的对立。
  
  

德法与欧盟委员会之间的分歧
  
  

欧盟委员会对法国马克龙重塑欧洲的雄心与计划总体表示欢迎与支持。但是,欧盟委员会更多地从捍卫自身权限的角度考虑未来的制度设计。9月13日在欧洲议会发表的2017年度盟情咨文中,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虽然表示赞成将欧洲稳定机制拓展成欧洲货币基金组织,但是他要求,这个欧洲货币基金组织必须置于欧盟的规范与权限之下。对于设立欧元区财政部长,他主张由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与货币事务的委员担任,并由这名委员兼任欧元集团主席。而且,他反对设立专门的欧元区预算,而是主张在欧盟预算中设立一条欧元区预算线。此外,他也不赞同设立欧元区议会,而是认为欧洲议会也同时是欧元区议会。
  
  

虽然容克设立欧洲货币基金组织的设想呼应了朔伊布勒的建议,但朔伊布勒并不赞同容克提出的、将欧洲稳定机制从一份政府间协议转换为正式的欧盟立法的建议。如前所述,朔伊布勒不愿意让欧盟委员会对欧洲稳定机制施加影响,相反,他要把目前欧盟委员会监督各国预算的职能转移到拟设立的欧洲货币基金组织身上。朔伊布勒反对容克的“超国家”性质的计划的理由是,如果将欧洲稳定机制纳入欧盟条约,这意味着需要修改欧盟条约,而这目前得不到多数成员国的支持,因而是不切实际的;而他提出的是一种务实的、政府间的解决方案,为此仅需修改财政契约和欧洲稳定机制协议。但是,由一个中立的欧洲货币基金组织监管欧元区国家预算,这就会剥夺目前欧盟委员会的权限。因此,不足为奇的是,欧盟委员会反对建立这样的双重结构,它对此提出的一个理由是,欧洲货币基金组织如果不在欧盟条约框架内,却被赋予更大权限,这就会带来严重的民主合法性缺失的问题。
  
  

德国国内各党之间的分歧
  
  

德国社民党是马克龙欧盟改革计划的拥护者,它在其竞选纲领中也提出了在欧元区设立一个财政部长及其领导下的经济政府的要求,只不过它未要求单独设立欧元区议会,而是要求在欧洲议会设立相应的结构,以承担“欧元区议会”的职能。而且,社民党也同意欧元区设立专门的预算,以起到投资促进以及遇危机时的稳定作用。不过,社民党也和欧盟委员会一样,主张把欧洲稳定机制转化为共同体法,并将其扩建成欧洲货币基金组织。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来自德国社民党的外交部长加布里尔攻击朔伊布勒阻挠马克龙提出的欧洲愿景。加布里尔在其名为“欧洲需要愿景而非技术官僚”的原则文件中,指责朔伊布勒不愿意为欧洲一体化的好点子投入德国的资金,认为朔伊布勒过去几年所推行的紧缩至上的政策导致了德国在欧洲的孤立,例如这使得许多欧盟成员国不愿意在难民危机应对的问题上帮助德国。
  
  

虽然马克龙非常希望看到德国的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在德国大选后继续执政,然而,事与愿违。由于德国社民党基于糟糕的选举结果而选择成为反对党,德国理论上仅剩下默克尔所在的基民盟/基社盟与自民党和绿党组成黑黄绿联盟。
  
  

在默克尔的未来可能的执政伙伴方面,把欧洲稳定机制转换为欧洲货币基金组织会遭到自民党的反对。自民党不仅反对欧元区设立任何新的预算,而且,他们反对将欧洲稳定机制作为持久的救火队,相反,他们要求逐步缩小欧洲稳定机制的规模,直至它停止运作。不仅如此,自民党要求为欧元区引入国家清算程序,并在保留欧盟成员国身份情况下引入欧元区国家有序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默克尔的另一执政伙伴绿党则与突出非纾困条款的自民党不同,它的总体诉求是要摆脱欧盟迄今紧缩至上的政策,转向以促进欧盟内的投资为优先项。绿党为此建议在欧盟预算中设立一笔未来基金,以支持成员国的社会与生态现代化。绿党也要求将现有的欧洲稳定机制转换为欧洲货币基金组织,但后者必须置于欧洲议会监督之下。绿党也反对为欧元区建立独立的议会,并要求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与货币事务的委员兼任欧元集团主席。总体上,绿党支持马克龙增加欧盟内投资的改革诉求,但在具体制度设计上则倾向于欧盟委员会的方案。
  
  

综上,在未来默克尔新政府推出其欧元区改革方案的过程中,不仅会有联合政府内基社盟、尤其是自民党对拿出德国纳税人的钱而支持南欧国家改革的抵制,而且,默克尔还必须考虑到,在联邦议院内,右翼民粹的德国另类选择党时刻准备着攻击她“出卖”德国利益的政策;在德国另类选择党看来,德国应该退出欧元区,因为德国无以承受这个“转移支付联盟”的负担。由此可见,德国国内要在欧元区改革上达成某种“最小公分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作者为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题图来源:新华社 栏目主编:杨立群 图片编辑:曹立媛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3112014001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