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无法拥有第六类知识?谷歌大中华区高管加盟创新研究院这样说

教育 2017-01-06 18:28:26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徐瑞哲
“第一区间”包括“第二区间”,带综合、分析、评估的人类深度思维,也有可能最终被人工智能所替代。然而,人工智能似乎还无法进入“第三区间”的创意和创造领地。

“AlphaGO已经扫遍了世界排名前五十的围棋高手,这是什么意思?人工智能已经是人类无可回避的一个新潮流。这又是什么意思?”

 

谷歌大中华区首席运营官周平2016年11月刚刚离开谷歌,悄然加入落户同济大学的“上海国际设计创新研究院”筹建。他2006年加入谷歌总部,成为公司首位具有组织发展和工程培训专业背景的全职高管。作为十年谷歌人,也是新任的执行院长,他日前谈及此番谷歌旗下Master围棋大战认为:以“阿尔法狗”为代表的人工智能几乎已经可以掌握人类知识的绝大部分,但有一类位于金字塔尖的知识仍无法拥有。

 


六类知识呈金字塔分布

 

根据美国当代著名心理学家、教育家本杰明·布鲁姆(B·Bloom)的“教育目标分类学”,我们所说的“知识”被非常详细地归为六大类。这六大类知识呈金字塔分布,其实是从最基础的到最顶级的知识。

 

在周平看来,六类也可以相对简化地分为3个区间:第一区间,就是布鲁姆归类的前三种基础知识,即知识的记忆、理解和简单应用。“也不要小看这第一区间的知识,实际上我们现在遇到的很多工作,甚至是科研工作,都是在重复运用第一区间的知识。”

 

接下来,“第二区间”的知识则是比较深入地进行知识的综合、分析和评估,“这其实也必须建立在第一区间知识的基础上,才能进行第二区间的知识积累”。当然,知识分类中最顶尖的部分,也就是位于“第三区间”的知识创意和创造。

 

因此,周平认为,从网名Master的阿尔法狗升级版连胜看来,连柯洁等围棋大师也抵挡不了一个拥有人工智能的棋手,这表明“第一区间”,包括“第二区间”,带综合、分析、评估的人类深度思维,也有可能最终被人工智能所替代。然而,人工智能似乎还无法进入“第三区间”的创意和创造领地。

 

更大的问题来了:在我们引以为豪的“知识经济”中,很多知识经济工作也都可以用人工智能来代替了。在这么一个大趋势中,我们人类应该做什么?“第一区间”是最重要的一块。

 


“后知识经济”是人性经济

 

据杨浦区区长谢坚钢透露,以上海国际设计创新研究院所在的环同济知识经济圈为例,其在2016年贡献了高达370亿元的产值。那么,在人工智能高度发展的背景下,“后知识经济”的未来之路如何走得更好?

 

从经济演进看,人们在摆脱了大资金、重资产以及高密度的低级重复劳动后,开始转向了知识经济时代;但同时,人们也发现,知识经济逐渐并最终信息化、电脑化、智能化之后,也出现一种非常固化的程式的管理系统,“一旦进入了计算机的流程,它就一、二、三、四、五执行,其实很难进行修改。”

 

周平认为,搞过高科技的人都清楚,机器绝对公平,在知识经济的情况下用系统替代人工来操作,本来是一种进步;而实际上,人的需求与机器并不一样,需要破例。“什么情况下破例?”“这种情况下,该不该满足,怎么满足?”因此,在保证对所有人公平的情况下,在高效率的知识经济状态下,通过创造性地系统设计以及调试,也必须自动实现人性化的经济、人性化的服务。

 

周平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事实上,目前西方发达国家在知识经济范畴内已经完成了很大一部分实践,他们转型之后,也开始面对并解决这一种新概念:“人性经济”。他表示,不能等到西方发达国家研究到一定程度时,我们再来研究人性经济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他及其研究院正依托同济大学设计创意学院“上海市设计学Ⅳ类高峰学科”进行建设,先期聚焦“大交通”、“城市服务内容”、“科技、媒体和通信(TMT)”提供系统设计。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项建英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3112014001

热门评论